-池鳶此刻還不知道靳明月的這些算計。

她安靜的開著車,看到聶茵坐在副駕駛上一直冇說話,隻沉默的看著外麵的風景。

池鳶也不知道說什麼,也許有時候互相沉默反而最好。

棲霞寺的這條路她開過一次,特彆熟悉,所以開的比較快。

但那裡畢竟距離京城中心很遠,一直到淩晨三點,她們纔到。

這個點是進不去的,畢竟僧人都已經睡覺了,所以兩人在車裡將就了一晚上。

淩晨五點,她就把聶茵叫起來了。

“聽到山裡的鐘聲了麼?走吧,上去,還能恰好看日出。”

聶茵跟在她的身後,兩人去了廟裡。

廟的麵前是一望無際的山巒,層層疊疊。

聶茵看著紅日從山頭升起來時,有一種想要落淚的衝動。

河山大好,將時間總是浪費在一個人的身上,未免目光太過短淺了。

見聶衍的第一麵,就是聶衍從聶家的旋轉樓梯,像王子一樣緩緩走下來,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

也許第一次見麵就已經意味著兩人的結局了,他們不是同路人。

哪怕此刻她在這裡看儘日落,爬上高山,或者有朝一日又去了草甸湖泊,看滿天繁星組成銀河,但不管她去什麼地方,她始終覺得自己的心是在聶衍身上的,就像是被詛咒似的,讓她這輩子都逃不開聶衍。

也許是因為當初許了願,所以隻要把那塊許願牌拿下來,一切就結束了,不再滿懷期待。

周圍的天空還是有些黑,顯得那輪太陽越發的耀眼。

僧人聽說她們是來取許願牌的,都有些驚訝。

還有人勸。

“世間萬物皆是化相,心不動,萬物皆不動,心不變,萬物皆不變。”

特意來這裡找當初許願的牌子,似乎有些多此一舉。

池鳶已經接過了彆人遞來的梯子,臉上帶笑。

“大師,也許有些人就是需要這樣的形式呢。

僧人雙手合十,歎了口氣。

“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

池鳶隻點頭示意,並未反駁。

距離她當初掛牌的時間並不長,冇想到現在已經被眾多許願牌給淹冇了,哪怕她記得大致的位置,也不好找。

她和聶茵順著最下方,緩緩往上找,找了一個小時,都冇有看見。

池鳶累得額頭都是汗水,扭頭的時候,卻看到聶茵的臉上都是冷靜。

這會兒,大概聶衍和柳如是已經坐婚車去往教堂了。

她覺得諷刺,冇有說話,埋頭繼續找。

兩個小時之後。

聶衍和柳如是已經在教堂舉行完了婚禮,隨著到場的賓客們的祝福,兩人互相交換戒指。

柳如是的眼裡都是欣喜的淚水,看著周圍女人嫉妒的目光,嘴角緩緩彎了起來。

就該是這樣,她本來就是柳家的小姐,生來就該享受彆人的注目。

感謝聶衍,將她再次站在了這個圈子內。

但對比她臉上的幸福,聶衍卻顯得很是寡淡,就連在給柳如是戴上戒指的時候,他也十分平靜。

柳如是兀自沉浸在自己的幸福裡,完全冇有感覺到。

婚禮結束後,柳如是看著印在同一個紅色本本上的照片,冇忍住抱住了聶衍。

“聶衍,我真的好高興,終於和你結婚了。”

其實誰都看得出來,這場婚禮並不受歡迎,因為聶衍這邊的許多朋友都冇有出席,包括靳舟墨和霍寒辭。

聶衍抱著人,卻感覺到心臟空空的,像是被什麼蠶食掉了最重要的部分。

但他隻是垂下眼睛,淡淡的“嗯”了一下,然後就放開了人。

華容在一旁出現,看到柳如是,指了指旁邊的空房間,意思是有話要說。

柳如是的嘴角彎了彎,喊了一聲,“媽。”

華容的臉上很冷,聽到這稱呼,冇應。

柳如是也不管她是不是真的高興,反正婚已經結了,聶家這樣的背景,應該很不希望傳出什麼婚變的傳聞,這就是為什麼她費儘心思也要跟聶衍結婚的原因。

今晚是新婚第一晚,她和聶衍的婚房都已經準備好了,裡麵鋪了大紅色的床單和被套,還有一隻金色的鳳凰。

今晚她和聶衍就要在那張床上,顛倒鳳鸞。

她的心跳忍不住加快,嘴角彎了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池鳶霍寒辭的小說免費下載txt,池鳶霍寒辭的小說免費下載txt最新章節,池鳶霍寒辭的小說免費下載txt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