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城某處,安莎轉著手中的匕首,看著遠處的劇組。

等劇組的人挨個走完之後,她才跳了下去,一把抱住了白慕。

“小白。”

白慕皺眉,想要將人推開,卻聽到她說:“rray死了,嗚嗚嗚。”

安莎的眼淚將白慕身後的衣服都潤濕了。

白慕的身子僵住了幾秒,然後將她推開。

“怎麼死的”

“被池鳶殺的。”

白慕笑了一下,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安小姐,你是在和我開玩笑麼”

池鳶就算有點身手,也不足以能殺死rray。

首髮網址26ks.

“小白,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她抬起雙手,抱住了他的腰。

“rray中了池鳶的一槍。”

“所以你讓我殺聶茵的那晚,你們去殺池鳶了”

他的聲音冷了下去,接著冷笑,“死得好。”

安莎嘟著嘴,放開了他的腰。

“是我不對,但我接了任務的嘛,小白,你彆跟我生氣,rray死了,我真的很難過。”

她的睫毛垂了下去,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

白慕剛想說點什麼,安莎的手機就響了,是簡洲打來的。

這麼晚了,霍寒辭竟然還要開會。

安莎作為秘書,自然要過去。

她抿著唇,學著池鳶的姿態回覆了那邊,然後拿出一顆糖,塞進自己的嘴裡。

“小白,我先走了,rray一死,我身邊就冇人了,你回來好不好”

白慕冇應,隻是看著這個劇組發呆。

安莎還要再說話,卻聽到外麵傳來聶茵的聲音。

“白慕,你一個人在裡麵乾什麼呢”

聶茵掀開簾子走了進來,看到他一個人站在這裡,眼底有些疑惑。

她抬頭四處看了看,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聽,總感覺剛剛有人。

“聶茵姐,我在想明天的劇情,咱們的拍攝馬上就要結束了,有點緊張。”

聶茵覺得好笑,抬手在他的腦袋上拍了拍。

“怕什麼,盛娛會把我們接下來都安排好的,我都想好我要走的路線了。”

白慕也跟著笑,和她並肩著走出去。

兩人說說笑笑的樣子落在安莎的眼裡,安莎站在柱子後,狠狠的嚼著嘴裡的糖,然後開口。

“rray,你有冇有覺得那個聶茵也很刺眼”

但是身後久久冇有人的聲音傳來,她的眉心皺了一下,回頭去看,空空如也。

這纔想起rray已經死了,被池鳶害死了。

嘴裡的糖又失去了味道,她連忙想要再掏一顆出來,卻發現今天帶來的糖已經被吃光了。

這兩天她吃糖的次數明顯變多了,以前一天隻要幾顆,現在卻變成了幾十顆

好像不管吃再多,都無法彌補內心裡的一絲空虛。

這種感覺有些奇怪。

她抿了一下唇,轉身離開了這。

那天她去追殺池鳶,卻在中途猶豫,回去又看了一次rray,於是想再次回去追池鳶時,已經失去了最佳時機。

她似乎被什麼影響了,當時也有些心神不寧。

池鳶並未看到她的臉,所以她還能在霍氏繼續偽裝。

安莎嚼著糖,步履沉重的往外走,緩緩歎了口氣。

心裡有些窒悶,以前也有不少人死去,但rray這條狗顯然是特彆的。

跟在她身邊的時間久,也聽話。

看來她得再給自己找條狗了,這樣就不會寂寞了。

嘴角又彎了起來,眼神裡也變得亮晶晶的。

池鳶此刻已經回到了禦景島,躺下後,霍寒辭就發來了訊息。

馮光輝心臟病去世的事,我讓人重新查了一下,流程裡有可以操作的機會。

如果這個人替換了當年真正的院長的身份,那說明他的手段很高,想要利用心臟病詐死消失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這樣還能給池鳶和霍寒辭之間新增阻礙。

這條線一旦清楚,前因後果也就十分明白了。

池鳶抿唇,發了一條訊息過去。

對不起。

因為院長的事,某種程度上真的怪過他,但當時更厭惡的是自己。

以為總是有人因為自己死去。

所以才能那麼快速的放棄和霍寒辭的感情,因為不希望再看到犧牲。

你在車裡已經道過歉了。

池鳶納悶,反應過來後,臉色頓時爆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池鳶霍寒辭的小說免費下載txt,池鳶霍寒辭的小說免費下載txt最新章節,池鳶霍寒辭的小說免費下載txt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