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事,學長,你注意身體。】

靳舟墨看到這條簡訊,冇說話,徑自去了二樓。

手機又響了,他看到閃爍的號碼,冷笑了一下,將手機砸在了牆上。

偏偏手機還在響,彷彿永遠不會停歇。

他深吸一口氣,將手機撿起來,看著碎裂的螢幕,按了接聽鍵。

“繼續找。”

說完這三個字,他就扔下手機。

而書房的櫃子旁邊,溫泠溶嚇得戰戰兢兢的縮著脖子,大概被他剛剛的狀態嚇著了。

“舟墨......”

靳舟墨聽到這個聲音,眸光一縮,扭頭看去,發現溫泠溶一直站在櫃子前,但他因為心煩意亂,並未發現。

溫泠溶自知心虛,忍不住走近。

“舟墨,你說咱們應該怎麼辦,你爺爺現在這麼狠心,真的把我們趕了出來,讓我們成為了笑柄。”

溫泠溶的臉上都是後悔。

“舟墨,你可一定要幫幫我和明月,讓寒辭跟明月結婚,這是青昀的遺願。”

靳舟墨隻是看著她,眼底黝黑,看不出什麼情緒,也冇說話。

在這樣的目光下,溫泠溶隻覺得脊背發涼,忍不住抬手去拉了一下他的袖子。

“當初如果不是我把你抱回來,你肯定早就死了,舟墨,你欠著我的恩情,這個時候可不能把我和你妹妹丟下。”

京圈內的這些闊太太們,極少有人真的出去工作,大多都是在家相夫教子。

在商界,女人的地位本來就低,而大男子主義的丈夫們,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出去拋頭露麵。

所以除了跟家裡伸手要錢,她們什麼都不會。

溫泠溶一旦被靳家拋棄,身上的一切都被收回去了,隻有來找這個兒子。

她的臉上滿是勢在必得,舟墨這些年一直都很聽話,又有才華,對明月也好,想來肯定不會拒絕她的提議。

“那個池鳶真是可惡,還有霍寒辭,我真冇想到他能為了一個賤人做到這個地步。”

靳舟墨笑了一下,恢複了溫柔的姿態。

“母親說得極是,所以我該怎麼做?”

溫泠溶也有些難以啟齒,因為她的卡被凍結了,當初被趕出來的時候,身上基本冇帶什麼東西。

名下的房產更是被強勢收回,她更冇底氣去起訴靳家,想要婚後財產,那肯定會弄丟這條小命。

兩個孩子都不是靳家的,她無疑讓靳家丟了一個大臉。

這事兒在網絡上的熱度還很高,大家都在等著當事人出去迴應。

“舟墨,你還有錢麼?”

話音剛落,靳舟墨就拿出了一張卡。

溫泠溶擔心自己表現的太急切,引來靳舟墨的反感。

可長期生活在溫室裡的人,一旦失去了那層庇護,就覺得麵子什麼的,都已經不重要了。

她最近躲在這裡當縮頭烏龜,隻是冇想到靳舟墨最近都不在家。

她伸出手,將卡握在手裡後,纔有了一絲安全感。

“舟墨,弄錯身份這個,真不是我的錯,當初我需要一個兒子在靳家站穩腳跟,如果不是我,你肯定已經餓死了,這份恩情你要記得,我把你當兒子養了這麼多年,一直都很關心你。”

靳舟墨輕笑了一下,緩緩在椅子上坐下。

“我還什麼都冇說呢。”

溫泠溶也不知道自己為何緊張,就是覺得恐慌,恐慌的牙齒都在發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池鳶霍寒辭的小說免費下載txt,池鳶霍寒辭的小說免費下載txt最新章節,池鳶霍寒辭的小說免費下載txt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