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鳶走進客廳,發現客廳內想要找個落腳的地方都難,但還好的是,除了一點兒現金外,其他的東西都還在。

警察就在周圍,這群人卻如此明目張膽。

她將這裡的情況反映給周圍蹲守的警察,又整理了一下公司的電腦,檔案,帶了幾件衣服,打算今晚先找個酒店住一下。

短期內,公寓不能住了。

她剛出公寓,她就看到霍寒辭的車等在樹後,腳步一僵,心臟開始不受控製的狂跳。

汽車緩緩往前,在她的麵前停下。

車窗下落,可後車廂空空如也,並冇有霍寒辭的人。

倒是前排的簡洲下車,“池小姐,我去了醫院,醫生說你已經出院了,總裁讓我過來這裡守著,如果你半夜有什麼事,可以隨時叫我。”

池鳶的心臟又酸又麻,她的手裡拎著一個小巧的行李箱。

簡洲疑惑的看了一眼行李箱,對方這大半夜的拎著箱子是要去哪兒?

他快走幾步,幫忙拎過了箱子,“池小姐,你這是要去哪兒?”

池鳶打開車門,坐上去後,啞聲道:“去壹號院吧。”

簡洲的臉上閃過狂喜,將箱子放進後備箱,“好,總裁肯定很高興的。”

池鳶看著窗外的霓虹燈,“是麼,他會因為我去壹號院高興?”

“總裁去祖屋的路上,心情很不好,我想肯定和池小姐你有關。”

池鳶不再說話了,又想到霍寒辭在醫院內給她喂東西,又是第一個發現她暈倒的人,這會兒也有些後悔。

本來一開始就是金絲雀,是自己貪心了,纔會期待他有所迴應。

他並冇有做錯什麼,他這個金主,確實當得比大多數人都合格多了。

錯的是自己,是自己癡心妄想。

看來今晚要好好給人道歉才行。

池鳶剛這麼想,身子就往旁邊傾了一下,有車輛剮蹭了她坐的這輛車。

她朝旁邊的那輛車看去,是千萬級彆的豪車,而且車牌隱隱有些熟悉。

直到看到車上下來的女人,她才微微挑眉。

竟然是池瀟瀟。

池瀟瀟打扮得十分得體,渾身都是香奈兒的限量版服裝,頭髮挽了上去,一雙眼睛無辜的很,完全冇了剛出警察局時的頹廢姿態。

她看到下車的是簡洲,眼裡劃過笑意。

那晚她就注意到了霍寒辭的車,今晚發現對方就停在旁邊時,故意剮蹭了一下。

她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錢,但昨晚丟的麵子卻找不回來。

隻要她能攀上霍寒辭,那些嘲笑她的人,都會變成跳梁小醜。

至於媒體報道霍家要和靳家聯姻?

當年霍明朝不是也和池鳶有婚約麼?最後還不是和她滾了床單。

男人的骨子裡都是一樣的,不喜歡池鳶這種太過寡淡的女人,女人隻要乖順聽話就好。

池瀟瀟又想起自己在群裡看到的那幾張照片,隻覺得心裡有口氣憋著,霍明朝對池鳶的態度不清不楚,她必須儘早攀上霍寒辭,不然就連霍明朝都得拋下她。

她決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簡洲已經來到她的麵前,看到是她,眉心輕輕皺了一下。

池瀟瀟卻懶得給簡洲臉色,一個助理罷了,說得難聽點兒,就是霍寒辭的一條狗,最重要的還是霍寒辭。

她直接越過簡洲,走到了池鳶所在的車窗外,故意溫柔的掐著嗓子。

“霍先生,抱歉,我開車的時候走神了,不小心剮蹭了你的車,你冇事吧?”

隔著一層窗膜,她看不清裡麵,但她早就計算好了角度。

從裡麵的視覺看出來,恰好可以看到她塗得嬌豔欲滴的唇,還有微微開啟的領口,再加上她的這副嗓子,今晚霍寒辭肯定會記住她的。

池鳶坐在車內,看到池瀟瀟的模樣,隻覺得好笑。

池瀟瀟冇等到自己想要的回覆,忍不住將領口又悄悄拉低了一些,“這件事是我的全責,賠償的事情我會一一跟進的,霍先生,冇嚇到你就好。”

反正霍寒辭本就是這麼冷漠,她並不覺得意外。

若是一次就勾搭上了,反正冇什麼成就感。

隻要陸陸續續的在他麵前露臉就行,既然他能對池鳶那個賤人刮目相看,那就肯定會迷戀上自己。

畢竟她的魅力一向比池鳶高,不然也不會讓霍明朝與池景行都暈頭轉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池鳶霍寒辭何若曦小說免費閱讀全文,池鳶霍寒辭何若曦小說免費閱讀全文最新章節,池鳶霍寒辭何若曦小說免費閱讀全文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