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鳶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禦景島了,她渾身都跟散架了似的。

房間內冇人,霍寒辭估計去公司加班了。

池鳶心裡有點甜,聽到一旁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看到上麵的名字,她的眉心皺緊。

是霍明朝。

她按了接聽鍵,出口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嗓子有些沙啞。

“什麼事?”

“池鳶,你上午怎麼不在家?我打了你這麼多電話,你現在才接。”

池鳶隻覺得好笑,“霍明朝,我們現在連朋友都不是,我應該冇義務跟你報告我的行蹤吧?”

“池鳶,你是不是又去跟那幾個野男人見麵了?”

除了這個,他實在是想不到其他理由了。

昨晚平安夜,他打了池鳶的電話,冇人接。

今天聖誕節,他早上去了禦景島找人,池鳶不在,打她的電話,也冇人接。

她到底去乾什麼了?

想到某種可能,他就覺得心裡難受的要命。

池鳶之前去找過野男人,他也在她的身上看到過那些痕跡,現在過節,她一個人無聊,有很大的可能跟那個野男人見麵。

池鳶挑眉,想到霍寒辭那張臉,心裡就是一甜。

若是換成以前,她肯定會順著霍明朝的話接,確實去找野男人了。

但現在,她卻很鄭重的告訴對方,“我確實跟一個男人在一起,不過那是我男朋友。”

男朋友這三個字,如一把利刃,直接破開了霍明朝的心臟。

霍明朝整個人都宛如著了火似的,開口便是詆譭。

“你跟我有過婚約,圈內還有誰敢要一個二手貨,除非是圈外人,池鳶,你就甘心跟這樣的男人在一起嗎?一輩子為了柴米油鹽煩惱,你明明有我這條捷徑可以走。”

“行了。”

池鳶直接打斷了他的話,“我累了,冇什麼彆的事,彆打我電話,我們的關係冇到可以打電話的地步。”

霍明朝隻覺得眼裡都在噴火了,拳頭捏了又捏。

他反覆安慰自己,當初這樁婚約可是鬨得沸沸揚揚的,京圈內絕不會有人看上池鳶,雖然池鳶確實長得有幾分姿色,但男人都要麵子,怎麼可能要一隻破鞋。

所以池鳶肯定是在騙他,肯定是不希望他再去糾纏,纔會撒謊。

他的心情緩緩平複,嘴角彎了起來,馬上給薑昱打了電話,想知道入職申請到哪裡了。

薑昱看到是霍明朝打來的的,想到自己的任務,也就按了接聽鍵。

“霍少爺。”

“薑昱,人事部那邊是不是拒絕了我的入職申請?”

“是的,不知道為何,人事部總監也跟著池鳶投了反對票,霍少爺你也知道你的身份特殊,池鳶估計不希望見到你,但是我這裡還有一個職務,你可以直接來頂層工作,怎麼樣?”

去頂層的話,肯定會經常碰見小叔。

霍明朝的內心瞬間變得火熱起來,正好也可以打聽打聽,小叔到底喜歡的是哪個女人。

“好,我來。”

薑昱掛了電話,也就把霍明朝安排在了自己的身邊。

這個職位隻需要他的承認即可,根本不用走其他人的流程。

霍明朝想到自己馬上就可以回霍氏,跟池鳶朝夕相處,就十分激動。

他覺得自己應該給池鳶買份禮物,可是池鳶喜歡什麼呢?

這個問題直接把他難住了。

他好像並不知道池鳶喜歡什麼,討厭什麼。

他皺眉,馬上把車開去了龍舌蘭日落。

本來隻是想在那裡碰碰運氣,冇想到真的遇上了聶茵。

聶茵是龍舌蘭日落的常客,此時穿著性感的小短裙,坐在吧檯點了幾杯酒。

看到霍明朝,她的眉宇快速劃過一抹嫌棄。

但霍明朝彷彿察覺不到她的情緒,直接坐下,給聶茵要了一杯酒。

聶茵冷笑,“霍大少爺,我哪裡敢讓你請我喝酒。”

霍明朝知道他在挖苦自己,有點微末的難受,但想到之前和池瀟瀟的苟且,確實傷害了池鳶,也讓池鳶的朋友對他印象不太好,但這一切都還有機會改正。

“聶茵,我就是想跟你打聽打聽,池鳶都喜歡些什麼?”

聶茵聽到這話,隻覺得冷笑更甚,將手中的酒杯放在桌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池鳶霍寒辭何若曦小說全文閱讀,池鳶霍寒辭何若曦小說全文閱讀最新章節,池鳶霍寒辭何若曦小說全文閱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