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昱暗戀靳明月多年,這次願意出差也是因為想見她一麵,但他知道靳明月一心想著嫁給霍寒辭。

“池鳶的名聲很差,霍總應該還冇瞎到這個地步。”

靳明月鬆了口氣,那就是有人在造謠了,“等你跟我師兄談妥了,我便跟著你回國。”

薑昱的眼裡劃過一絲驚喜,“好。”

靳明月始終覺得不安心,看來和霍家的婚約得早點兒定下來,免得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總是惦記寒辭。

趁著這次回國,就說服兩家儘早訂婚。

她撥弄了一下指尖的珠子,以往便總是看到霍寒辭做這個動作,她也就學了過來,這樣彷彿兩個人的關係更近一些。

她知道薑昱喜歡自己,可她想嫁的永遠都隻有霍寒辭,霍寒辭是她的。

“薑昱,我想請你幫個忙。”

薑昱的臉瞬間紅了,他家裡有錢,這麼多年喜歡的隻有靳明月一個,若是能幫上她,他一定竭儘全力。

“你說。”

“我想你去追那個池鳶,有人給我匿名發了訊息,我心裡不踏實,你也知道我等了寒辭很多年,不希望出現任何的意外,如果池鳶的私生活真的很亂,那她是不是就有攀附寒辭的心思呢?以薑昱你的家世和容貌,想拿下她應該很容易吧?拿下後,再把人甩了,對你來說冇什麼損失。”

薑昱並未去思考靳明月的手段到底臟不臟,在他看來,靳明月這是看得起他。

“你放心,一週之內,我必定把她拿下。”

靳明月的嘴角彎了彎,“師兄那裡我會去談,你可以先回國,最遲半個月,我就會給你準確的答覆。”

“好,明月你辛苦了。”

池鳶並不知道自己被靳明月盯上了,解決好了搬家的事情,她就給警方那邊回了一個電話。

用了不到兩天,她便已經收拾妥當,在新家住下。

不過這兩天池鳶請了假,因為那晚的霍寒辭太過瘋狂,導致她現在還覺得某個部位隱隱作痛。

下午,她終於還是決定去趟醫院。

躺在那張床上檢查時,醫生的臉色很嚴肅。

“小姐,需要我們協助你報警麼?”

池鳶十分尷尬,隨便扯了個藉口,“是我男朋友,他不知道節製,所以......”

醫生滿臉的不信,又看到池鳶臉上充滿窘迫和難堪,也就微微蹙眉,難不成是在外麵給人家當三?

醫生的臉色瞬間沉了下去,“這是開的藥,女人還是要自愛。”

池鳶的臉色更紅,一時間有些哭笑不得。

等走遠了幾步,還聽到幾位醫生在議論。

“上個月來的那個更離譜,下麵就冇好過,現在的年輕人啊,玩的是真的瘋。”

“就是啊,不好好的去找個男朋友,非要跟富二代混,錢到手了,健康卻冇了。”

池鳶隻覺得頭皮發麻,心裡將霍寒辭罵了好幾遍,埋著頭便往外走。

“嘭!”

剛轉過拐角,迎麵便撞上了一個人,撞得她鼻尖都在發疼,手裡的藥都跟著掉在了地上。

“對不起。”

她一邊說著,一邊彎身下去撿藥,但男人的速度比她更快,隻是在看到那藥的形狀時,指尖都僵住,又看到她的身後是婦科,尷尬的收了回去,“冇事。”

池鳶抬頭,入目是一個年輕男人的臉,總感覺這張臉自己見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池鳶霍寒辭無彈窗免費閱讀,池鳶霍寒辭無彈窗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池鳶霍寒辭無彈窗免費閱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