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鳶的嘴角扯了扯,反正能做的都做了,利弊分析的清清楚楚。

至於霍鬆年那邊如何選擇,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畢竟項目不算很小,若是霍鬆年連這個小項目都弄出了問題,影響的是他自己在霍氏的地位。

池鳶站了起來,緩緩點頭。

“我要說的就是這些,薑董事你自己掂量掂量吧。”

薑昱簡直氣得半死,總感覺池鳶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但想到自己的目的,他還是儘量緩和語氣。

“既然正事兒說完了,那我們來說說其他的事情吧,池鳶,你覺得我這個人怎麼樣?”

薑昱實在不想玩那些虛的。

把人搞到手,再睡了,拍下照片給明月,明月那邊就會相信。

他在明月心裡的地位絕對會有所提高。

看他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樣,池鳶實在覺得好笑。

薑昱的個人能力不算差,這個位置是從他父親那裡繼承下來的,他本人可以說是極少與人勾心鬥角,所以不知道該說他單純,還是單蠢。

“薑董事,這件事不急,我這幾天遇到了一件很不順心的事情,你幫我出謀劃策一下,行麼?”

見她緩和了語氣,薑昱也就點頭。

“什麼事?”

“我之前與霍明朝不是未婚夫妻麼?但他與池瀟瀟苟且,這事兒對不起我,我在京城有個很漂亮的朋友,我希望我的朋友去勾引他,再把他的窘態拍下來,弄得人儘皆知,你覺得怎麼樣?”

“你這不是把你的朋友推進火坑麼?霍明朝既然花心,那對你的朋友自然也不好,你這樣做,跟人家算是什麼朋友,你們的恩怨為什麼要牽扯到第三者?”

池鳶挑眉,嘴角緩緩勾了一下。

“那靳明月讓薑董事你做的,不就是把你推進火坑麼?若我真的有你們想的那麼不堪,你來接觸我,你心裡能好受?靳明月出於何種目的想要對付我,我不清楚,但薑董事你若是她的朋友,她就不該如此使喚你,不是麼?”

池鳶的高明之處在於,先從自己的角度說了自己的事情,成功引起了薑昱的共鳴。

而薑昱並未意識到,靳明月做的是與池鳶一樣的事情。

薑昱的臉色一下子黑了,這才知道池鳶是在影射自己。

又聽到靳明月的名字,他幾乎是急急撇清關係。

“我想追你是我自己的事情,和明月冇有關係,你彆把她想得這麼齷齪。”

“你也知道這樣的行為很齷齪啊,到底是不是她指使的,薑董事你自己心裡清楚,我言儘於此,告辭了。”

池鳶起身,不再說其他的。

而薑昱坐在自己的辦公椅子上,雙手緊緊的抓著兩側,臉上黑得跟鍋底一樣。

他對靳明月有著很深的濾鏡,對池鳶本人又厭惡不已,所以壓根不會像池鳶想的那樣,覺得靳明月是在將他推進火坑。

他覺得這是靳明月信任他的表現。

正因為是朋友,因為信任,靳明月纔會把這件事交給他去做。

而且他自知自己與靳明月已經完全不可能了,所以絕對不允許其他人阻礙她的幸福。

薑昱這樣的做法,在外人看來,可以用一個很流行的網絡詞彙去形容。

那就是舔狗。

被池鳶這麼一戳破,他確實覺得有些難受。

但想到與靳明月能更進一步,又覺得還能忍耐。

池鳶可真是狡猾多端,故意挑撥他和明月的關係。

而池鳶剛出辦公室,就看到簡洲在不遠處等著。

她並不覺得對方是在等自己,抬腳便要進入專屬電梯。

但簡洲開口了。

“池小姐,總裁有事要跟你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池鳶霍寒辭無彈窗免費閱讀,池鳶霍寒辭無彈窗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池鳶霍寒辭無彈窗免費閱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