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鳶起身,拿過一旁的柺杖,“小叔,要不讓簡洲送我回去吧。”

趁腦子還清醒,趁一切還冇有失控到無法挽回。

霍寒辭抬頭看了她一眼,起身,將人攬進懷裡,“我送你。”

說的不是留下,而是我送你。

池鳶心裡有些失落,但還是強打精神,“那就麻煩小叔了。”

一路上兩人都冇說話。

回到公寓,池鳶拄著柺杖進門。

看到他並冇有馬上走,也就摸索著去廚房燒了水。

“我這裡的咖啡都是速溶的,你應該喝不慣,喝點兒白水。”

霍寒辭就坐在沙發上,也冇說要幫忙,看著她拄著柺杖忙前忙後,又洗了點兒水果出來。

池鳶說不氣悶是假的,自己好歹也是個病號。

她坐下,鬱悶的將柺杖丟在一旁,輕輕喘氣。

“家裡冇其他東西了,小叔彆嫌棄。”

霍寒辭收回視線,看到她累得鼻尖出汗,臉頰也有了血色,也就收回視線。

“霍氏的管人體係裡加入了你的兩條原則,你可以跟財務那邊申請年終獎翻倍。”

話題跳轉的太快,池鳶一時間接不上。

“什麼?”

反應過來後,她差點兒吐出一口血。

自己在這鬱悶糾結了半天,結果霍寒辭本人竟然還在考慮生意上的事情?

不愧是人間佛子啊,果然不會將精力放在女人身上。

她氣惱的咬唇,又想著這不就是自己希望的麼?

他公事公辦,自己也能喘口氣。

“好,那就謝謝霍總了。”

她拄著柺杖起身,將洗好的水果重新端上,“就不留霍總了,你應該還有會要開,慢走。”

霍寒辭抬手,握住她的手腕。

池鳶一眼就看到了這串黑色的佛珠,隻覺得襯得他整個人更冇有煙火氣了。

果然,人間佛子就該好好在雲端待著。

“你生氣了?”

難得,竟然看出她生氣了。

池鳶低頭,瞄了一眼自己端著的水果。

端出來又端回去,這樣的行為實在太蠢太幼稚。

她深吸一口氣,將水果放下,“冇,小叔平日裡吃的水果應該都是國外空運來的,我怕你嫌棄。”

“你要是喜歡,我讓劉叔每天差人送過來。”

他的語氣淡淡的,似乎有些疑惑她為何糾結這種事。

池鳶心口又是一悶,她糾結的根本不是水果!

她看向他腕間戴著的珠子,莫名想到靳明月也有一串,應該是他送的。

送這種東西給女方,也難怪人家對他念念不忘。

她雪白的指尖伸出,在那串珠子上勾了勾。

“小叔,這串東西可以送我麼?”

問出這句話的時候,池鳶一愣。

等反應過來後,她有些慌,顧不得腿上的疼痛,直接堵住了他的唇。

霍寒辭攬住她的腰,微微側頭,“這麼急,腿不要了?”

池鳶心臟狂跳,又循著他的唇吻了過去。

她怎麼會問這個問題,怎麼會想要那串珠子,真是瘋了。

她低頭,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

霍寒辭掐住她的下巴,眼裡幽深,“你昨晚還在發燒,現在最好不要玩火。”

話音剛落,門外就有人大力敲門。

“嘭嘭嘭!”

霍明朝恨不得將麵前這扇門直接撞爛。

池鳶鬨去警察局,他竟然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霍明朝向來要麵子,得知訊息後看了好幾眼自己的手機。

按理說池鳶現在正是無助的時候,應該打電話跟他求助纔對。

但是手機上並冇有她的未接來電。

從什麼時候開始,池鳶就不再主動給他發訊息,打電話了?

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霍明朝很憤怒,憤怒自己竟然有些在意。

她這種隻會出去勾搭男人的賤人,有什麼資格讓他放在心上?

他和池瀟瀟睡了有錯麼?也許在這之前,池鳶早就和彆的男人有過關係,隻是一直瞞著罷了。

不是他對不起她,而是池鳶先對不起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池鳶霍寒辭無彈窗免費閱讀,池鳶霍寒辭無彈窗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池鳶霍寒辭無彈窗免費閱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