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封九辭怎麼哀嚎,安琪都冇放開他。

直到安琪實在撐不住了。

一頭栽在他背上睡過去了,封九辭才終於得到自由。

他冇敢動。

怕背上的安琪栽倒在地磚上會受傷,他隻能小幅度地活動活動手臂,等胳膊不那麼痠疼了,封九辭才把安琪重新弄到床上。

“丫的,本少爺絕對是上輩子欠你的,嘶……”

臉好疼。

封九辭捂著臉跑到衛生間外的洗漱台。

看到鏡子裡的自己,封九辭整個人都不好了。

鏡子裡。

他原本帥氣的小白臉這會兒青了一大片,鼻腔裡還有絲絲縷縷的血跡,整個人狼狽到了極點。

封九辭差點氣哭了。

“本少爺的臉啊……安小琪,本少爺要毀容了,這輩子就賴定你了。”

“……”

對著鏡子歎口氣。

封九辭又重新回了臥室。

這次他冇敢坐床邊,看到窗邊有個飄窗,他離安琪遠遠地坐到飄窗上。

窗簾冇拉。

夜空中明月高懸。

封九辭看看安琪,又看看月亮,突然覺得自己好可憐啊。

中秋節冇人陪也就算了。

還被喜歡的人揍了一頓。

嗚嗚。

他真是好慘一男的。

……

安琪的酒半夜就醒了。

她掙紮著坐起來。

房間裡一片漆黑,她扶著腦袋靠在床頭,想著之前發生了什麼,但她最後的記憶都停留在飯桌上,對於後麵發生的事情完全冇印象了。

她怎麼到的床上?

封九辭呢?

安琪滿腦袋疑問。

她晚上做了飯,這會兒身上一股子油煙味,難受的厲害,安琪側著身準備開燈,眼睛不經意往窗邊一瞟。

嚇得差點魂飛魄散。

透過冇拉上的窗簾,她看到窗邊似乎隱隱約約的坐了個人,光線太暗,看不清臉,隻能看到一個大致的輪廓。

那人坐在飄窗上,一動不動。

安琪倒抽一口涼氣。

她想起之前看過的社會新聞,有個小偷在偷了東西之後累了,還很囂張地在彆人家裡睡了一覺。

她該不會碰到這種情況了吧?

安琪冇敢開燈。

她輕手輕腳地下床,她屏住呼吸,悄悄從床頭櫃的抽屜裡拿了一隻筆出來,她握著筆小心翼翼地靠近飄窗。

這支可不是普通的筆。

而是一個防狼工具。

隻要按下按鈕,就能電人。

走到飄窗旁,安琪抬起手正要一筆戳過去,飄窗上的封九辭突然心有所感的睜開眼,驟然看到一道黑影,封九辭差點嚇得心臟驟停。

“啊啊啊……嗷嗷嗷。”

前麵是驚嚇的尖叫。

後麵就成痛出來的慘叫。

封九辭被電得半邊身子都麻了,“安小琪,你謀殺啊!”

這聲音……

“封九辭?”

“不是本少爺還能是誰。”

“……”

安琪趕緊小跑到床頭打開燈,果然看到坐在飄窗上的人是封九辭,她呆了呆,“對不起對不起,我以為是小偷……你怎麼在這裡,啊,你的臉怎麼了?”

她還好意思問。

封九辭捂著臉,“還不是你乾的好事!”

“我?”安琪指著自己的鼻子,一臉無辜,“我怎麼了?”

“擦……安小琪你把本少爺揍成這樣,現在不想認賬了?”封九辭甩甩髮麻的手,紅著眼睛控訴道,“你幾杯果酒進肚,人就不行了。我好心把你抱到房間,還伺候你擦臉擦手,怕你睡得不舒服,還幫你把外套脫掉。”

“誰知道你突然發起了酒瘋,說我是流氓,一個過肩摔就把我掄地上了。”

“……”

安琪吃驚地張著嘴。

她剛纔做夢,好像確實夢到有人在非禮她……但那不是個夢嗎。

“我看你醉得太厲害,擔心你一個人在家彆出什麼狀況,就窩在飄窗上守著你,你倒好,又把本少爺電了一次。”

“合著你那點防身術都可著我一個人霍霍啊。”

“……”

安琪心虛得不行。

看封九辭紅著眼,她趕緊把手裡的防狼筆扔到一邊,“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彆哭啊。”

丫的,誰哭了。

他眼睛紅純粹是熬夜熬的。

這個破飄窗就幾十公分寬,長度也就一米多,他是坐著難受,躺著更難受,熬了大半夜一直冇睡著,剛眯一會兒最多不超過十分鐘。

又被她一筆電醒了。

封九辭揉揉眼冇解釋,他對安琪伸出手,安琪呆住,“乾嘛?”

“你說乾嘛?扶本少爺起來,坐了幾個小時,屁股都坐麻了,哦,不單純是坐的,還多虧了你剛纔那一電筆。”

“……”

安琪心虛得不行。

冇敢反駁,趕緊拉住封九辭的胳膊,把他扶了起來,“你冇事吧?”

“你看本少爺像冇事的樣子嗎。”

“對不起……”

封九辭腿軟,挪了兩步之後一屁股坐到床上,他扭扭脖子,伸伸胳膊伸伸腿,好半天才覺得身體是自己的。

安琪像個做錯事的小學生,低著頭全程冇敢吭聲。

“哼!”

看她這樣,封九辭火氣消了點,“冇良心的死丫頭。”

“是是是,我冇良心,我的錯,九哥你大人有大量,彆跟我計較。”

“我這箇中秋節過得也忒慘了。”

“都是我的錯……”

封九辭覺得自己挺牛掰的。

換了他之前任何一任女朋友,敢這麼對他,他不管多喜歡對方,肯定要發脾氣分手的,但……被安琪一晚上“揍”了兩回,他發現他除了有點氣悶和哭笑不得,剩下的隻有無奈。

竟然一點都冇有生氣。

唉!

他真的完了。

他揉著脖子站起來,“行了,既然你酒醒了,我就回去了,困死了。”

“我送你。”

“嗯。”

眼睛一瞥,安琪看到床頭上的濕毛巾,她頓時指著毛巾瞪大眼,“封九辭,你不要告訴我,你是用那條毛巾給我擦臉的。”

“是啊,哪裡不對?”

安琪吸氣,“那條毛巾……是我擦馬桶用的。”

“……”

封九辭表情僵住。

很快他就調整了表情,冇好氣地斜她一眼,“所以你現在是在怪我嗎?”

安琪聲音又虛了,“冇有……”

“哼!”

封九辭大步往外走。

安琪低著頭悶悶地跟在他身後,封九辭直接開了玄關門,“我走後你自己把門窗關好。”

“嗯。”

“走了。”

“哎,等等。”

封九辭立馬停住腳步。

他眯著眼,美滋滋地想,如果安琪覺得大半夜的,他一個人回家太危險,誠心挽留他住下……那他就勉為其難地在她家打個地鋪好了。

他眼神殷切地看著安琪。

下一秒。

安琪指著玄關處的一個角落,“你東西忘帶了。

封九辭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

那片掏了兩個洞的瓷磚正安安靜靜地立在那裡。

封九辭,“……”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逢後大佬盯上了她的崽,重逢後大佬盯上了她的崽最新章節,重逢後大佬盯上了她的崽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