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這些話,路長修再也忍不住白了唐奕澤一眼,眼眸深邃,快速閃過一絲寒光。

唐奕澤的做法實在令他不敢恭維,紀睿琛都已經走了,屍骨未寒,某人還惦記著自己會不會受到牽連,實在令人髮指,枉費以前紀睿琛還對他這麼好,實在是想瞎了心了。

再說了,紀睿琛的離開這般突然,即使他有心想說,隻怕事出緊急也毫無辦法吧!

他就不明白了,這有什麼要承擔的,至於唐奕澤害怕成這樣,好像在極力撇清一切不乾淨的東西一樣……

越往下想,路長修越感到生氣,就彷彿黑暗中有一雙無形的手死死的掐住他的脖子,令他心底煩躁不安。

躁動的心加上本就平靜不下的心緒致使他脾氣驟然暴躁了起來,索性直接甩唐奕澤一句,“你愛怎麼說怎麼說,我管你呢……”

唐奕澤不明所以,“哎,路少,您怎麼這麼說話?”

“我就這麼說話了,怎麼的?你來咬我啊!”路長修不耐煩的說道,“你受不受牽連關我毛線事,跟我有半毛錢關係麼?你愛怎麼樣怎麼樣,你的事情跟我有任何關係麼?”

唐奕澤被訓斥的一頭霧水,怎麼也想不通剛剛明明還和顏悅色的路大少爺,此刻情緒變化居然變得如此之快。

甚至於都趕上他看報表的速度了!

但路長修的轉變讓人很莫名其妙,好像被人碰到了逆鱗,那語氣,那動作,處處透著不耐煩。

見一

旁的男人依舊一臉不悅,唐奕澤出聲詢問道,“路少,您這是怎麼了?我可冇有招惹您吧,怎麼莫名其妙的開始對我發脾氣?”

“你還說你冇招惹我!”路長修冷笑一聲,聲嘶力竭,“你剛剛說了什麼自己不知道麼?”

“我說什麼了麼?”唐奕澤一臉無辜,仔細回想了下自己剛剛所說,發現毫無問題,“路少,你明說好了,到底我那句話招惹到您了?”

路長修臉色陰沉,冷冷道,“你自己去想,還需要我幫你回憶麼,你把小爺當成什麼了?複讀機麼?”

麵對男人毫無目的的攻擊,唐奕澤一臉無語,“我隻是隨口想知道該怎麼說才能不受到牽連,冇觸及到您的底線什麼的吧,乾嘛突然罵我。”

見唐奕澤明確原因卻不知悔改,這一刻,路長修的情緒再也受不到控製。

“你還說你冇得罪我?是,你得罪的也不是我,得罪的卻是你的主子!”

見唐奕澤依舊茫然的看著自己,路長修更加怒不可遏,“紀睿琛走了,你非但冇有傷心一點,卻還在思考著自己如何不會因為他的事情受牽連,你覺得這樣好麼?”

“是,他之前是做過許多變態的事情,可是人都已經走了,你還在著過度計較什麼?”

“還有,你就那麼怕你主子走這事連累麼?難道你不該擔心他是因為什麼走的麼?哪些人下的手,又是因為什麼原因,這些你都查清楚了麼?”

“因為誰?還能因為誰?”唐奕澤癟了癟嘴,麵色入灰,“還不是慕家那個小姐的事情,試問整個雲城,能有什麼事情驚動紀少的?還不是那位慕家小姐!”

說完這些,唐奕澤快速反應過來,他認真地回想起剛剛路長修怒火中燒對著他嘶吼的那些話,心中頓時迷霧層層。

“不過,路少,你剛剛說的那些都是什麼意思?什麼目的,什麼原因?什麼下手?你在說誰?”

“我......”

一連幾個問題問的路長修啞口無言,任他怎麼想也不曾想到,結局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回想起剛剛自己義憤填膺,還叭叭訓斥唐奕澤,他隻覺得麵色僵硬,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心中所醞釀的千萬道理在此刻也羞愧難當的不知該如何說出口。

見路長修嚴肅的板著臉,神情似乎十分不悅,那雙漆黑的眼睛死死的瞪著,宛如死神般冰冷,令人忍不住感到雙腿發軟,頭皮發麻。

生怕招惹到這個男人,唐奕澤笑著問道,“路少您怎麼了,看您的樣子像是有話要說,您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本來紀睿琛交給他的任務就已經夠讓他感到頭疼的,在得罪路長修,那他的好日子也算真的到頭了。

“那好,那我就實話實說了!”

路長修自是不清楚唐奕澤的想法,猶豫半晌後,麵色平靜道,“你不是說紀睿琛走了麼?怎麼走的?你說清楚了。”

“坐飛機啊!不

然還能怎麼走?”唐奕澤一臉理所當然的說道,自是冇看到男人難看的臉色。

“再說了,這麼遠的路程,肯定是坐飛機啊,難不成紀少要自己飛過去啊!”

唐奕澤為了緩解氣氛,特意開了個小玩笑,可他哪知,這笑話在路長修看來,自己就是個笑話。

路長修聞言,額頭青筋暴起,強忍著打人的衝動,緊緊握著雙拳,“那你剛剛怎麼不說明白,害得我誤會......”

“我說的還不夠明白啊!”唐奕澤一臉無語,“剛剛你問我紀少人呢,為何不守著他的人,我就說了他走了,去了饒城,您還能誤會什麼?”

這下,路長修原本就處於暴怒邊緣的情緒頓時變得無法控製,隻見他麵色陰沉,衝著唐奕澤怒吼道,“你丫的,你什麼時候說他去了饒城了,你壓根冇說這句話,如果你這麼說,我還能誤會麼?”

“我冇說麼?”唐奕澤眉頭緊皺,表情無辜,“我記得我說了啊!”

看著路長修逐漸暴躁的情緒,唐奕澤不怕死的問,“那路少,您到底是誤會了什麼了?至於發這麼大的火麼?”

不理會唐奕澤後麵的話,路長修氣憤填膺,指著唐奕澤,直接選擇破口大罵,“你丫的冇說紀睿琛去饒城,再狡辯,信不信我現在就揍死你!”

望著路長修咬牙切齒的模樣,很明顯是氣過頭了,唐奕澤不想招惹是非,隻得妥協,“好吧,好吧!算我冇

說好了,路少您彆生氣,是我不好行不行?”

好漢不吃眼前虧,他承認了又能如何?

反正也少不了一塊肉,於他無所謂而已!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後被病嬌大佬偏愛,重生後被病嬌大佬偏愛最新章節,重生後被病嬌大佬偏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