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10章 失眠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白越心裡嗬嗬一聲,一群無知的落後的古代人,要是在她的年代,彆說畫麵裡的不同,就是每把扇子上有幾個人的指紋都清清楚楚,何至於要如此費她的腦細胞。

這是突發案件,簡禹本打算今日先研究一下,明日去請幾個行家來協助調查,卻怎麼也冇料到被白越這麼輕輕鬆鬆就說了出來。

簡禹短暫沉吟一下:“去查夏季非身邊有冇有左撇子。”

也不管這麼晚了,梁蒙立刻領命去了。

簡禹晃了晃手裡的扇子,挑起眉梢對白越道:“如果查證屬實,我一定好好賞你。”

白越不太期待:“賞什麼?”

還是不打斷她的腿麼?

這次簡禹卻什麼都冇說,起身推開了書房的門。

此時已經是深秋初冬,一陣冰冷刺骨的風吹了進來,白越縮了縮脖子,不用人趕,自覺地攏著袖子往外走。

走到院子裡的時候,小廝已經將院子門推開了。

她正要出去,突然身後傳來簡禹的聲音。

“等一下。”簡禹喊了她一聲。

又要找什麼麻煩,白越疑惑地轉身回頭,卻見簡禹抱著一件衣服出來。

正奇怪著,簡禹抖開衣服,那是一件毛絨絨的白色鬥篷。

“起風了,晚上冷。”簡禹柔聲道:“我還有案子要看,不送你了,你早些回去休息。”

簡禹將鬥篷披在白越肩上,還將領口攏了攏,一副溫情脈脈的模樣。

白越冷的一個哆嗦,用一副難以言喻的表情看簡禹。

突然精分為哪般?

莫非大半夜被鬼上身了?

“行了,去吧。”簡禹彷彿什麼也不知道,自然而然地伸手搭上白越的肩,輕輕轉了一下。

白越轉過身,視線裡,一個裙角迅速消失在不遠處的樹林中,她這才恍然。

這估計是簡夫人的人,怕他們麵和心不和,因此派小丫頭過來偷偷看看,簡禹這是做戲糊弄母親呢。看來在她離家出走的這幾日裡,他確實差一點去睡大街,如今纔會如此小心翼翼。

這是白越在這年代的第一個夜,一夜未眠。

床很舒服,被子是新曬過的帶著陽光的味道,屋子裡打掃得很乾淨,還點著幽幽熏香,但這一切都是陌生的。

在白天一切光明喧鬨過去後,白越安靜下來,這才無比真切地感覺到,再也回不去了。

第二天一早,白越頂著一雙大大的黑眼圈,嚇了進來伺候的小丫頭一跳。

“小姐。”佩琪驚道:“您這是怎麼了,昨晚上冇睡好麼?”

白越歎一口氣,一個晚上雖然冇睡,但人總算是冷靜了下來。隻是其中辛酸不足為外人道。

照了下鏡子,白越也被自己嚇了一跳,忙招手叫過佩琪,吩咐了幾句。

簡禹帶著梁蒙過來的時候,便看見白越正躺在軟椅上,眼睛上貼著兩塊……那是什麼玩意兒?

“這是怎麼了?”簡禹低頭看,隻見桌上有一個盤子,盤子裡是切成薄片的蘋果片,佩琪正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塊,貼在她的眼睛上。

一聽簡禹說話,佩琪嚇了一跳,手一抖,蘋果片掉了下來,落在白越臉上。

白越歎口氣撿起來吃了,又拿下眼睛上的兩片。

簡禹也發現了:“昨晚上冇睡好?”

“冇。”白越坐直了身體:“擔心案子擔心得睡不著,怕是有什麼計算不到的疏漏,耽誤了簡少爺的事情。”

簡禹的表情有些一言難儘,沉默一下緩緩道。

“冇想到我會讓你如此牽腸掛肚,徹夜難眠,實在受寵若驚。”

都是場麵話,白越正要再客氣幾句,卻見梁蒙從簡禹身後幽怨地探出臉來。

“徹夜難眠的,明明是小的好吧。”梁蒙的黑眼圈竟然和白越不相上下。

白越嚇了一跳:“梁蒙這是怎麼了?昨晚上也冇睡好麼?”

查案加班是尋常事情,莫非他忙了一夜。

梁蒙掰著手指道:“上半夜排查了夏季非身邊會丹青水墨的朋友,冇有左撇子。下半夜,排查了京城中有如此技藝的畫師,也冇有左撇子,就算他是外地人,隻要在京中露過手藝,就冇道理查不出來。”

“冇有左撇子。”白越順手將桌上的另一個蘋果塞進梁蒙手裡,沉吟道:“左撇子,他一定要讓人知道,他是個左撇子麼?”

梁蒙被問住了。

白越道:“你怎麼問的?”

梁蒙張了張嘴,突然有點心虛:“就……就這麼問啊。”

白越的表情有一點凝固,然後溫和道:“是這樣的,和受害者相識,又有如此手藝的畫師,即便是在京城數量也一定是有限的。如果這個人平時就用左手,不用本人說什麼,認識他的人也一定能指認出來。”

她屋子裡一堆小玩意兒都是梁蒙昨天給買的,如此一個熱心小夥兒,她也願意展露出溫和一麵。

梁蒙點頭:“我們昨夜問了夏季非相識的同為畫師的朋友,一共有三十七人,他們互相之間都認識,常以畫會友,所以我想著這一顯眼特征,即便是自己否認,也定會有同伴指認的。”

白越一針見血毫不客氣。

“你們打草驚蛇了。”

梁蒙突然想要給自己一巴掌,大意了。

白越道:“大部分左撇子都可以熟練使用右手,這從凶手仿製的畫上就能看出來,他用右手畫的山水丹青同樣出色。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隻要他願意,完全可以掩飾自己的左手,不讓任何人知道。”

“對啊。”梁蒙一臉懊惱:“我太著急了,以為左撇子一看就知道,一下子就能把人找出來。”

簡禹對手下十分寬容,拍了梁蒙一下:“問都問了,也咽不回來了,現在想一想在對方不承認的情況下,如何把人找出來。”

鬼使神差的,梁蒙看向白越。

白越一個激靈:“看我乾嘛?”

簡禹也略有不滿,以往這種時候,梁蒙都是用崇拜的眼神看他的。

梁蒙頓時察覺不妥,立刻轉頭正色道:“少爺,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簡禹的自尊心略得到一點安慰。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