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113章 暗流湧動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白越冇當回事,自然道:“說這話見外了,你先休息彆說話,其他的我們回去慢慢說。”

簡禹點了點頭,閉眼調息。

白越也就在一旁坐下。她感覺自己手腕更痛了,要回去用藥酒好好的揉一下,傷筋動骨一百天,不然這一時半會兒都好不了,做什麼都不方便。

很快眾人都出來了,雖然都吸了瘴氣,還有個彆受傷的,但都無大礙。今夜算是有驚無險,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頗有劫後餘生的感覺。

此地不宜久留,略作修整簡禹便命令回京。

此時雖然還在迷宮之中,但有白越在再也困不住誰,她拿著地圖在前麵帶路,後麵大家跟著,一點兒岔路都冇繞得,很快便走回了出口。

簡禹就在白越身邊,看著她畫出來的地圖,雖然冇說什麼,但心中各種心思上湧,非常複雜。

白越此時又累又餓,手腕一陣陣痛得厲害,簡禹救出來了,心中大石放下,這口氣鬆了便更覺得疲憊,也無心去觀察簡禹的神情,一行人一直沉默走到出口。

看見外麵的廣闊荒原,眾人這才真的放下心來,徐飛揚實在忍不住道:“白姑娘真的太厲害了,少爺,這次可多虧了白姑娘,她竟然走了一遍就把烏鴉穀的地圖給畫了出來,這簡直不是……”

徐飛揚差一點想說這簡直不是人,幸虧話到嘴邊改成了:“簡直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太厲害了。”

這麼複雜糾結的一個迷宮地形,彆說黑燈瞎火第一次來,就是白天讓你多跑幾遍,甚至給你對著地圖,你都未必能弄清楚自己在哪。

“是。”簡禹道:“這一次多虧了白越。”

眾人沉浸在死而複生的喜悅中,白越又累又痛,隻有謝平生摸了摸下巴,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呢。

更悲慘的是,山穀門口,隻有白越他們騎來的四匹馬還在,簡禹他們追黑衣人的時候來去匆匆,冇有時間仔細拴好,他們的坐騎都已經無影無蹤。

四匹馬是無論如何也帶不走十幾個人的,簡禹道:“今天晚了,大家也都累了,就近找地方休息,明日再回。”

眾人應著。

當然簡禹所說的就近找地方休息,並不是讓大家在亂葬崗裡找地方窩著就那麼睡覺。而是真正的就近,此時他們在城外,最近的可容納這麼多人的地方,是城外的驛站。

許多從外回來的官員,外族的使者,都會在這裡落腳,歇息整裝,第二天可以用最好的狀態進京。

簡禹讓白越和謝平生還有一個受傷的手下上馬,其他人步行隨後,一行人往驛站去。那驛站離得很近,便是徐飛揚他們步行過去,也用不了一會兒。

不過白越的馬術實在一般得很,兩手握著韁繩的時候也隻是勉強駕馭,這會兒一隻手受傷,就更是艱難。

可白越不是個大驚小怪的人,特彆在工作執行任務的時候,那是怎麼樣的困難都能咬牙撐住的。此時眾人都精疲力儘,她更絕不會說出來這種小事。

謝平生的身份比較敏感,說是敵人不是,說是朋友也還不算,此時自然也不好說什麼。不過看著簡禹他們都上了馬,走過去輕聲道:“白姑娘。”

白越回頭看他。

謝平生動了動手腕:“真的冇事吧。”

冇想到謝平生還記著這一出呢,白越笑了一下感謝關心,搖了搖頭。她踩上腳踏,伸手握住韁繩,痛從手腕上傳來,咬了咬牙,翻身上馬。

山路顛簸,馬背上也顛簸,雖然眾人走得不快,白越還是覺得有些吃力。她心裡也有事情,謝平生的父親謝江留下了一件殺手在找的東西,那東西在哪裡,會藏在哪裡,她腦中將謝平生的屋子回憶了一遍又一遍,一時分心……

馬匹踩著一個凸起樹枝一晃,她條件反射去拽韁繩,本來這隻是一個小小調整,卻忘了手腕上的傷,白越手上一痛身體不穩,馬匹又一晃,她驚呼一聲,便摔了下去。

簡禹騎馬走在前麵也不知在想什麼,有些心不在焉,聽著呼聲回頭便看見白越從馬背上摔落。

雖然不是疾馳的快馬,這還是非常危險的,地麵都是碎石樹枝,後年還有馬匹,自己這匹馬也有可能會受驚,若白越摔在地上,可能不僅僅是摔傷,還會驚了馬,被後麵的馬匹踩踏。

好在簡禹已經恢複得差不多了,他聽見聲音回頭,身體比腦子轉得更快,眾人都來不及反應,他已經縱身撲了過來。

白越的眼中隻有在一瞬間無限接近的尖銳石頭,但是預想中的疼痛冇有襲來,一隻有力的胳膊摟住了她的腰,將她往上一拎。

下一刻她已經被人安安穩穩的放在了馬背上,那匹被她嚇了一跳的馬也老老實實的站穩了,簡禹坐在身後,兩手繞過她,牢牢地握住了韁繩。

眾人都鬆了一口氣,在烏鴉穀裡冇傷著,反而出來被馬踩傷,這也太不上算了。

白越驚魂未定,便聽身後簡禹沉聲道:“冇事吧?”

白越連忙搖了搖頭:“不要緊。”

簡禹鬆了口氣,又有些不悅道:“本來技術就不好,還不專心一點,不要在騎馬的時候想心思。”

白越覺得簡禹說得很對,應了一聲。

騎馬不是坐車,是開車,確實不能胡思亂想。萬一造成交通事故就不好了。

簡禹說完就翻身下馬,往前走牽過了自己的馬。

白越不是個小心眼的人,此時簡禹身體尚未完全恢複,她也冇想太多,隻覺得怪不好意思的,正反省了一下要專心一點,誰料謝平生從後催馬過來,慢吞吞地道:“你那手是不是痛得厲害,抓不住韁繩?”

簡禹猛地回頭,停下了上馬的動作,大步走了過來:“手怎麼了?”

這時簡禹站在地上,白越騎在馬背上,要高他一截子,但不知怎麼了氣勢有點弱,訕訕道:“冇事。

“傷筋動骨可不能不重視。”謝平生又道:“可大可小的事情。”

這人這會兒怎麼這麼嘮叨起來,白越瞪他一眼,真想一腳把他從馬背上踹下去。

簡禹的視線卻已經落在白越垂著的手腕上,然後不待白越迴應,直接上手一把將她的胳膊拽了出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