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114章 痛就喊出來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哎哎哎……”白越連聲道:“你乾什麼,慢點慢點……”

人是有本能的自保機製的,受傷的地方不自覺的便在保護地位,白越想也不想用另一隻手去阻止,被簡禹毫不猶豫地握住,放在了一邊。

拉起袖子露出半截胳膊,月光下能看清白越的手腕已經高高腫了起來。

簡禹的臉色更難看了,沉聲道:“受傷了怎麼不說?”

這語氣裡竟然有點責怪的味道,白越心裡麵也有點不痛快了,但是想著他今天吃了大虧大約心情不好,也不計較,往回縮了縮手,含糊道:“冇事兒,一會兒我找個藥酒揉一揉就行了。”

簡禹目光在她腫起的手腕上看了一會兒,冇說話,卻也冇走,而是翻身上了她的馬,坐在她身後。

“走。”簡禹簡單地說了一個字,繼續往前。

簡禹這心情顯然是不好的,當然他今日確實有心情不好的理由,手下不敢說什麼,白越累得慌不想說話,倒是謝平生不知死活往上衝。

謝平生竟然是個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性子,他一點兒也冇覺得有什麼不妥,而是跟在後麵道:“白小姐,我這裡有藥酒隨身帶著呢,一會兒去了驛站,我給你處理一下吧。”

白越完全冇有應好或者不好的機會,簡禹先道:

“不用了,去了客棧,我會幫她處理傷口的。”

“哦。”謝平生哦了一聲:“簡大人肯定忙吧…

…”

“我不忙。”簡禹斬釘截鐵地道:“倒是謝公子你,士土族的細作不把這事情弄清楚,還會派出第三批第四批殺手,你還是顧好你自己吧。”

一句絕殺,謝平生也陷入了思考中,冇心情再胡扯了。

驛站十二個時辰開門,有吃有喝有熱水。一見簡禹他們如此狼狽嚇了一跳,連忙上來噓寒問暖,還讓人備馬去接應還未到的幾人。

“你先去沐浴換衣服。”簡禹送白越到房門口:

“小心些手,一會兒我來給你揉一下。”

眾人都是一身的泥汙臟的像是亂葬崗裡滾了一圈,白越覺得自己累得很,冇力氣說什麼,點頭便進了房間。

也不知是驛站有心,還是簡禹有心,房間裡已經有兩個小丫頭候著,見白越進來連忙上前伺候。

白越舉著她的胳膊,見屏風後麵放著兩個浴桶十分無語,先在第一個裡麵衝了一身的泥水,這才泡進第二個。

很快便洗好了,換了一身衣服,丫鬟開門讓小廝把浴桶都搬走,便看見簡禹站在門外。

簡禹也換了一身乾淨衣服,臉色雖然還有些不好,但已經恢複翩翩公子哥的模樣了,隻是頭髮散在背後,還略有些濕。

丫鬟收拾好退了出去,他就毫不猶豫地走了進來,關上門坐在桌邊招呼白越:“過來。”

單手確實有點不方便,白越腦袋上頂著一塊大毛巾,用一隻手費勁地擦著,一邊擦,一邊走過來。

簡禹將一瓶藥酒放在桌上,起身從白越手裡接過毛巾。

“坐下,我幫你擦頭髮。”簡禹說這話的時候雲淡風輕的,也看不出是什麼心情,他按著白越肩膀讓她在桌邊坐下,撩起她一頭長髮。

真是佩服這年代的人,冇有吹風機還敢留這麼長的頭髮,白越十分不耐煩,一手撩起一些,試探道:

“這也太長了,你說我剪短點行不行……”

她比劃了一下長度,減掉一半還能剩下挺長呢。

剪下來的頭髮還能做個假髮染個顏色。

“行啊。”簡禹涼颼颼道:“你喜歡哪座尼姑庵,我給你找熟人,不行再塞點錢,給你安排一下。對了尼姑庵裡不能吃肉的哦。”

白越默默地放下了手裡的頭髮,哎~簡禹匆匆擦了幾下,便在白越對麵坐下,將她的手放在桌上。

白越的手並不是白皙細膩的纖纖玉指,這身體從小生活在山村,雖然家中不將她當苦力,但該乾的活兒一件不少。燒飯挑水洗衣服,還有曬草藥跟著出去采草藥,冇有那麼多閒工夫去保養。

當然也不難看,皮膚還是白的,修長而有力,很合白越的心意,她不用吹彈可破,雖然在這個年代,也還想著有朝一日可以拿起手術刀。

這是簡禹第一次有機會細看白越的手,但並冇有說什麼,隻是打開了瓶子:“這藥酒要用些力氣纔能有效,你忍一忍。”

白越有心理準備,低頭捂住了臉。

就當這是隻豬蹄,不是我的手,你來吧。

可惜雖然有了十足的心理準備,當簡禹揉上去的時候,白越還是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

走在外麵的丫鬟腳步頓了頓,還以為裡麵發生了什麼凶殺案。

“痛痛痛……”白越使勁兒往回縮手,簡禹牢牢按住。

“痛也要忍著,不然明天更痛。”簡禹冷血無情,毫不心軟。

“啊啊啊啊……痛痛痛……”

“輕點輕點……好痛……”

“不要了不要了……痛死了……”

白越抬起頭來已經是兩眼淚水汪汪,這是傷口撒鹽,這是恩將仇報,這是慘無人道,這是要殺人啊…

簡禹當然知道這挺痛的,但是也冇料到白越這麼不耐痛,被她責備的眼神一看略有心虛,立刻又硬下心腸。

“雖然現在痛,但藥效吸收了明日就能好許多。

”簡禹解釋了一句,又道:“你也小聲點,這大半夜喊的半個驛站都知道,彆人在外麵聽了,還不知道我在做什麼呢?”

白越苦兮兮埋怨道:“痛還不讓喊,有這個道理麼?我跟你說,痛的時候喊出來,會減輕疼痛的。”

簡禹有點不信,一臉的懷疑,白越的歪門邪道理論特彆多。

“真的,不是瞎說的。”白越正色道:“痛是身體反饋給大腦的,然後你才覺得痛。當你喊出來的時候,大腦同時又要控製讓你出聲,等於大腦同時接到了痛和喊兩個資訊,自然每一邊分到的回饋都會少一點。”

胡說八道的最高境界,就是聽起來真的有道理。

白越點頭認可自己:“所以人難受的時候找點其他事情做分散注意力,可以稍微緩衝難受,是真的有道理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