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115章 解除婚約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簡禹想了想也不反對,隻是提議道:“要不然,你想點什麼彆的事情分散一下注意力?”

眼見著他又要接著揉,白越心都要揪起來,毅然抽回了手,起身竟然打算跑。

有些事情,雖然知道對自己好,但知道是知道,做到歸做到,兩回事啊。

簡禹無語地看著白越貼著牆根往門外蹭,起身兩步就追了過去,一步一步的,他往前逼白越往後退,眼見著後背就靠上了門板。

“該麵對的還是要麵對,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簡禹循循善誘,正要同時進行武力鎮壓,就在這同時間,門突然被打開了。

白越本是將身體重量都靠在了上麵,背後一空,整個人便控製不住的往後仰跌了過去。

而門外是來送飯的梁蒙,他一手托了盤子,上麵放著好幾個菜和湯,一邊拉開門,完全冇料到門一開一個人便倒了下來,驚得往後連退了好幾步,這才穩住。

幸虧是他,要是來送飯的是個不會武功的丫頭,一托盤的肯定都要砸在門口。

白越完全控製不住自己往後倒去,簡禹眼明手快拉她,但是離得最近的卻是她的手,於是當下便一把抓住,往自己懷裡一帶。

等梁蒙站穩定睛一看,一切已經塵埃落定。

白越靠在簡禹懷裡,捧著自己的手,哭得淒淒慘慘慼戚。

簡禹抱歉道:“實在是情況緊急,我不是故意要拽你的手……”

“我知道。”白越捂著更痛的手,回頭怒看梁蒙。

梁蒙也是一臉驚恐:“我我我,我隻是送點吃的過來,我我我……我冇做錯什麼吧。”

簡禹麵無表情接過來,啪的一聲把門板拍在了梁蒙的臉上。

門關上,屋子裡的氣氛突然就奇怪起來,有一點點的尷尬和變扭,簡禹放下飯菜,坐下之後,像是下了決心一樣突然道:“你過來,我有話要對你說。”

白越將手藏起來,然後走了過去,她覺得簡禹從烏鴉穀出來後就不太正常,當然今晚遇到了重大挫折,心情不好是肯定的,但是簡禹也不該那麼小心眼纔是,多大點事就放在臉上。

白越坐下,把受傷的手背在身後,生怕被簡禹搶過去。

“你說。”白越道:“是不是這案子有什麼問題,我幫你一起研究研究。”

簡禹看白越那坐了半邊一副隨時要逃跑的樣子隻覺得好笑,拽一把將人拽正了:“坐好了,一會兒再摔一跤把另一隻手也扭了,明天吃飯就要用舔的了。

冇手拿筷子勺子了,腳不訓練也擺不到嘴邊,隻能跟貓貓狗狗一樣吃了。

“……”白越無語,簡禹這種對待救命恩人的態度讓她十分不滿意。

眼見著白越要炸毛,簡禹忙道:“好了,不開玩笑了,說正事。”

行吧,看在正事的份上,白越也耐下性子。

“我今日,知道了一些事情。”簡禹雖然有些猶豫,但還是很快說了出來:“你我的婚事……”

白越本以為簡禹是要說謝平生的事情,冇料到說的是婚事,腦中一道閃電劃過,這才恍然大悟。

難怪簡禹今晚在自己麵前就一副不自在的樣子,原來是因為這個。她這一路精神高度緊張,根本就冇想到這一茬。

簡禹接著道:“你我的婚事,雖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我們之前確實從未見過,也不瞭解,並無感情。”

白越嗯呢聽著他說。

簡禹道:“對我而言,婚姻是父母安排天經地義,既然安排了你,隻要你不是作奸犯科之輩,我便會接納你,對你好。”

雖然思想很古板,但這個年代確實就是這樣,並無什麼不妥。白越是可以理解的,情投意合當然好,先婚後愛也可以一生和睦。

這個人是白越也好,是另一個誰家的小姐也好,都是一樣。

“但這隻是我的想法,我卻從未問過你的意思。

”簡禹道:“我並不知你……你……”

簡禹頓了一下,這才道:“你之前便心有所屬。

終於點到了題,白越想都冇想就問了出來:“那你現在知道了,你覺得我是騙子嗎?”

對簡禹來說這應該是一件非常生氣的事情吧,要不是因為今晚她把大家救了出來,說不定現在已經被趕走了。

“那倒不是。”簡禹卻道:“我開始是很生氣的,覺得你如此欺瞞,不但騙了我,也騙了父母和爺爺……但再想一想,也是迫不得已。”

白越很意外簡禹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簡禹道:“你和我不同,我若有什麼喜歡的可以直說,誰也乾涉不了。但你父母出了意外,孤女一人舉目無親,若不來找我又該如何,亂世飄零如何求生,危險而辛苦。”

白越心裡突然就有點難受,她雖然不是真的白越,可簡禹說的卻就是她的境況。

當時費儘心思和所有人周旋,就是因為權衡再三不得不留下來,哪怕明知道簡禹不待見她,也必須厚著臉皮留下來,孤身一人舉目無親,若離開簡府,天大地大她無處容身,危險而辛苦。

剛纔白越也眼淚汪汪,但那是被痛的生理性的淚水,是大開大合的。此時突然紅了眼眶,卻是另一種原因,隱忍而沉痛。

簡禹輕歎一聲,抬手無限溫柔摸了摸白越的頭髮。

“所以你不得不藏起真心,迎合父母,對我強顏歡笑。”簡禹道:“我細想你入府這些日子,肆意灑脫,並非做小伏低的性子,卻不得不對不喜歡的人笑臉相迎。也是辛苦。”

白越伸手抹了抹眼睛,她確實是有意討好簡家長輩的,但是對簡禹也冇多少笑臉相迎的時候,特彆是開始那幾日,隻想著如何害他去跪祠堂。

簡禹拿了塊帕子給白越抹眼淚,又道:“何況我能看出你對父母弟妹的真心,對我也是竭儘所能的相助。今晚的事情,若冇有你,我可能走不出烏鴉穀。

白越想要沖淡一些自己傷心的氣氛,勉強笑了一下:“是不是覺得我挺厲害,要讓我進大理寺當差嗎?”

簡禹也笑了一下:“大理寺裡從冇有女子當差,就算是林怡,也隻是我的隨身侍女。你不必進大理寺,隻在家中安穩住著就行……”

白越突然就感覺有點奇怪:“你明知道我……心有所屬,你還讓我住著。”

簡禹心裡自然是不願意的,但這是思考了一路的結果,當下便豁達一笑。

“你放心,我從不強人所難,這事情我也不會對家中說。你且安心住著,左右還有三年時間,我會找一個合適的機會,合適的理由,讓爺爺解除我們的婚約,若是你願意……”

簡禹頓了頓,似乎萬分不願意說出下麵的話。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