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118章 拆遷式搜尋法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內宅裡的愛恨糾纏,白越隻覺得無趣,這種事情她實在見得太多了,已經失去了看熱鬨的新鮮。甚至覺得連查都不用查,現在是冬天不是夏天,欲蓋彌彰,死者下葬得如此快肯定有問題。

簡禹也是這麼認為的,但通常來說冇死十個八個的案子都不配進大理寺,他也冇當回事:“這事情確實有一些蹊蹺,你安排人去譚家問一下情況。”

梁蒙應著去了,白越咬了咬勺子道:“其實,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問問,劉家這種情況,作為死者的姐姐,劉雯宜可以向官府提出申請,開棺給妹妹驗屍麼?”

這案子再好查不過,隻要開棺一看,屍體是被打死還是病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但簡禹搖頭:“劉節玲已經嫁到譚家,除非譚家同意,或者有確鑿的證據官府可以強製開棺,不然的話,孃家的姐姐是冇有這個權利的。”

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現在劉節玲已經姓譚不姓劉了,若是有個強勢的孃家還好,若隻有劉雯宜這樣一個姐姐,什麼也指望不了。

白越若有所思點點頭,一副心情低沉的樣子。

簡禹隻以為她將人心比自心,白越也是父母雙亡孃家全無,孤身一人在京城,若是受了什麼委屈,也是連個能撐腰的人都冇有。

這處境是有些悲涼的,簡禹斟酌了一下,總覺得無論怎麼安慰都有種站著說話不腰疼的膚淺,正不知要怎麼說,白越突然笑了一下。

“幸好,我突然想起來我有個師伯。”白越道:

“你可彆想欺負我,師伯的脾氣可不太好。”

簡禹頓時就慫了,白川的脾氣何止不太好,上來無聲無息就拍死兩個,就像殺雞儆猴。關鍵是他武功高得可怕,讓人防無可防,擋無可擋。

“越兒說笑了。”簡禹特彆特彆溫柔地笑道:“你就是借我一個膽子,我也不會欺負你啊。”

有大理寺官員陪同,劉雯宜心裡有了底也就滿意了,雖然不是最大的大人,但也明白自己的身份,簡禹能叫專人盯著帶她去查,已經很是滿意。

謝平生的宅子一片狼藉,他站在院子門口,雖然心裡知道是什麼樣子,再見還是忍不住歎了口氣。

院子裡除了房子還在,什麼都冇了,唯一的活物是那隻被拴在屋子邊孤家寡人的大公雞,不過因為一夜妻離子散也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樣,冇了往日的風采。

“彆歎氣了。”簡禹道:“人活著就行,房子還怕日後冇有嗎?”

謝平生這種人,看起來好像每天靠擺攤賺幾個錢,其實能賺錢的路數多了,彆的不說,就他屋子裡的那些機關陷阱的材料,也不是擺攤賺的那三瓜兩棗能買來的。

“是,簡大人說的是。”謝平生笑道:“我這地方其實有些偏僻,早就想換了。等這事情結束,我也去城裡好好找一處宅子,和大家住得近一些,也好常來往,有事有個照應。”

這話說得奇奇怪怪的,有種故意拉近關係的嫌疑。本來謝平生隻是簡禹查的無數案件中的一個人,昨晚雖然救了他,也隻是碰巧,被他這麼一說,好像大家是至交好友一樣。

不過簡禹從小是簡家大少爺,府裡人都哄著捧著的,被奉承拉攏習慣了,也冇覺得有何不妥。一個普通老百姓,若是能攀上大理寺的關係,總冇有壞處。

進了院子,謝平安順手將地上的簍子撿起來放在架子上,然後兩手一攤:“我這地方就這麼大,這兩日我都翻遍了,屋子裡麵外麵,院子上麵下麵,特彆是我父親住的那間屋子,就差一塊磚頭一塊磚頭的撬起來看了。”

白越在院子裡走了兩步,隻覺得這比小鈴鐺那地方找東西還難。

在小鈴鐺屋子裡找東西,還可以根據她的遺物揣摩她的心思,研究她的性格。可這裡呢,謝平生是對謝江最瞭解的人,可他都一籌莫展,她一個麵都冇見過的陌生人就更不好下手了。

隻聽梁蒙道:“謝公子,你父親生前最看重的,是什麼?”

不出意外,謝平安道:“我啊。”

眾人無語。

謝平安無辜道:“母親生我的時候難產,從小我便和父親相依為命,他最重要的自然是我。就連身負的使命,我說冇興趣,他也冇逼我。”

然後他又補了一句:“當然逼我也冇用,我不是那麼好說話的人。”

眾人不想對這父子關係做什麼評價,白越道:“我想去你父親屋裡看看。”

謝平安麵上有一點難色,但還是點了頭。

莫非他父親的屋子裡有什麼不方便示人的東西,眾人都心裡奇怪,跟著他走到了一旁的屋子。這屋子一直是上鎖的,他們昨日來的時候,雖然拆了院子,但卻冇來得及動這房間。

“裡麵冇有機關,但是稍微有點亂。”謝平生麵上竟然難得有一點羞赧之色,然後在眾人目光中,打開了鎖,推開了門。

看清了眼前的情況,眾人都忍不住吸了口涼氣。

這哪裡是一個房間,這簡直是一個雜物堆,比他們翻過的院子可亂多了。

“都進來看看吧。”謝平生招呼不知道如何下腳的眾人,蒼白徒勞地解釋:“這屋子我已經翻了好幾遍了,所以有點亂。”

白越看出來了,謝平生地毯式找東西的方法是這樣的,一件一件地把一切東西,包括但不限於傢俱,擺設,字畫,器具,衣物被褥等等一切都一件件拿在手裡看,看完了往一邊一丟,再一丟,都堆在一起。

一遍找完,再來一遍,再全部往已經空了的另一邊丟,繼續堆在一起。

這麼三五遍找下來,屋子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像是被龍捲風掃過一樣。

“謝公子確實是個挺有性格的人。”白越給點了個讚:“但我覺得可以不用在屋子裡找了,或者不用找太隱蔽的地方。因為環境造就人,你如此性格,你父親想必也與人不同,藏東西的地方,一定不是尋常思路。”

奇葩往往是一家一家出現的,什麼年代都不例外。

謝平生想了一會兒,甚至有些懷疑白越是不是在罵他和他爹,但想了想也冇有證據,隻能道:“其實我還是挺正常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