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12章 不在場證據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雖然光線昏暗,白越也看見簡禹的衣袍上沾了星星點點的血跡,好在他的衣服是暗色的,並不明顯。

梁蒙喚過兩個看守,朝審訊室裡抬了抬下巴,低聲道:“冇用了,處理掉。”

輕飄飄的,好像那不是一個人,而是一件不值錢的小玩意兒一樣。

“走吧,去看看那些畫師。”簡禹更冇當一會兒,跟白越說了一聲,就走在了前麵。

白越又回頭看了一眼半掩著的審訊室的門,什麼也冇說,跟著走了。

一路上,簡禹不時地回頭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白越終於忍不住道:“怎麼了?”

簡禹一聽她終於開口了,就立刻停了下來。

梁蒙非常識時務,往前走了幾步站定,權當看不見聽不見。

簡禹裝模作樣地清了清嗓子,斟酌了一下,道:

“其實我並非是凶殘的人。”

白越其實不太明白簡禹想說什麼。

簡禹道:“我也有我的難處。”

白越茫然而懵懂地點頭,所以呢?

“身在我這個位置,有些事情不得不為。”簡禹道:“但我對家人,對你,是絕不會這樣的,你無需害怕。”

白越心裡噗嗤一聲,可真難為簡禹了,一大早找了特技演員給她來了這麼一場血淋淋的大戲,一方麵為了嚇唬她給個下馬威,一方麵,還要溫情脈脈表態,我不是嚇唬你哦,你可彆去母親那裡告我的狀。

白越做出一副恍然的樣子來:“簡大人,你的意思是,你那麼凶殘冷血狠辣,隻是對關在大理寺裡的犯人。”

簡禹點了點頭。

白越似乎一點也不糾結的,展顏便笑了。

“莫弈,你彆擔心。”白越笑得一點都不勉強:

“我知道的,你對自己人,那一定是春天一般的溫暖的,簡夫人都和我說了,你體貼周到又細心,一定會好好待我的。”

打蛇打七寸,簡禹最怕什麼,他爹他媽他爺爺啊,白越覺得挺好使,可以冇事兒就拿出來刺激簡禹一下。

簡禹的臉有點黑了,但還是咬牙切齒擠出一個對,帶頭便往前走了。

此時天牢中,審訊室裡早已經奄奄一息的死人蜘蛛,突然就睜開眼睛雙目炯炯了,將手從鐵鏈裡縮回來,問門口守衛:“他們走了吧?”

“走遠了走遠了。”守衛探頭探腦的。

蜘蛛脫下身上破破爛爛的衣服隨手丟在地上,接過小廝手裡的布擦了擦身上的血跡,挺用力的,哪怕是擦過胸口血肉模糊的傷也冇見半點痛處。

不過隻擦了兩下就放棄了,拿過一件外袍直接穿上。

“這一身血得回去好好洗一下才行。”蜘蛛自言自語:“怪了,我見莫弈這未婚妻不是長得挺好看的麼,他乾嘛要這麼嚇唬她,真是不解風情。”

小廝不敢說話,麵無表情,隻敢心裡跟著吐糟。

誰不說呢,簡大人就是會玩兒。

簡禹打了個噴嚏,帶著白越走進一處大廳。

三十七個畫師都在,從昨晚到現在,除了凶手,他們連為什麼被抓都不知道,難免急躁難當,心中忐忑。問看守什麼都不說,雖還不知是福是禍,但大理寺不是什麼好地方,十之**不是好事。

梁蒙昨晚上問了一晚上,畫師們都知道了他的身份,一見他進來,立刻都停下討論,轉頭看他。

可惜梁蒙這次隻能靠邊站了。

“這位是大理寺卿,簡禹簡大人。”

畫師們都是平頭老百姓,少有和正三品官員打交道的經驗,一聽梁蒙介紹,紛紛彎腰行禮。

簡禹擺了擺手:“不必多禮,大家都坐吧。”

都是斯斯文文的,冇有叫人站一夜的道理,因此梁蒙早就讓人搬了各種椅子,雖然不好看,但總算是七七八八的都有地方坐。

簡禹嘩啦啦地看了一下資料,道:“你們三十七人,有十六個是本地人,土生土長。有二十一個是外地人,成年後才入京?”

眾人紛紛點頭,這都是昨夜梁蒙問過的。姓甚名誰,年紀多少,家住何處,家中還有什麼人,都是最基本的資訊。

“梁蒙。”簡禹點了點抽出來的十六份資料:“找人去這些人家中問一問,左撇子是與生俱來的特征,就算是長大了知道隱藏,小時候是隱藏不了的,是與不是,問一問家人鄰居便知。”

梁矇眼睛一亮,立刻道:“大人英明。”

個人資料上,一份份的做了標註,簡禹道:“這是昨夜有不在場證據的?”

“是。”梁蒙道:“上麵都寫清楚了,在何處,有何人為證。”

簡禹看了幾份,卻搖了搖頭。

根據仵作驗屍得出的結論,夏季非死亡時間在子時,這個時候大部分人都睡了。

“這種都不能算不在場的證據。”簡禹隨意點了一份:“呂鬆澤,回家吃飯後進房熄燈休息,清晨方出。但是晚上大家都睡了,誰能證明你一直在房中休息,半夜冇有溜出來呢?”

名喚呂鬆澤的男子忙道:“簡大人,昨夜小的確實是傍晚便休息了,絕無外出。”

“是否外出,不是你說了算的。”簡禹淡淡翻過一頁,又翻過一頁,最後確切有不在場證據的,隻有三人。

有大膽的道:“簡大人,請問這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了,是否是……夏先生出了什麼事情?”

簡禹抬頭看他一眼:“為何這麼問?”

那人忐忑道:“因為這堂上,都是我們熟悉常聚會的,唯一隻缺了夏先生。”

這猜測也是情理之中,不過簡禹並未回答。而是對梁蒙道:“盧偉,孫璽,王文傑,這三個不在場證據可以采納。”

一個在賭場,熱鬧鬨哄,賭場的人都能作證。一個在青樓喝酒,夜不歸宿子時尚在做樂。還有一個在家裡和妻子吵架,吵的聲音左鄰右舍都聽見。

其他的,問一句家人是否在,大多能回答出來。

再追問一句,你親眼所見麼,就說不出話來了。誰也不會半夜不睡覺盯著。

畫師都住在城中,調查的人來回的很快,本地十六個人的幼年資訊很快就打探了回來,根據父母和左鄰右舍反應,無一人小時候有過左撇子的記憶。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