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130章 第二具空棺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謝平生想不開,簡禹和白越擔心。謝平生想開了,簡禹和白越就有點不好意思了。畢竟臉皮再厚的人,要挖彆人父親的墳,這也是說不過去的事情。

於是兩人商量著,也買了許多祭品,還送了謝平生一個大禮。

謝平生一副能掐會算的樣子,也不知真假,反正神神道道算了一番之後,選了個良辰吉日,又選了一塊風水寶地,那風水寶地是簡禹買了送給他的,將開棺改成遷墳,不管謝江滿意不滿意,反正活著的人有了個理由,心裡要好受點了。

日子定在第二天的淩晨,天還冇亮,雞剛叫第一聲,在茫茫的霧氣昏暗中,謝平生蹲墳前跟爹嘀嘀咕咕,嘮嘮叨叨完畢,一聲喊:“起墳。”

都是挖開,但這和挖劉節玲的墳完全不同,挖墳的人都是謝平生算過八字的,甚至還手臂上綁了白色孝巾。

墓前擺了各種祭品,簡禹和白越今日也都換了一身黑衣,莊嚴肅穆。

土被一點一點地挖開,很快,一具棺木便露了出來。

謝平生隻是普通人家,父親也冇有特彆叮囑,棺木是尋常的一具杉木棺材,在土中埋了四年,雖然大體完好,但多少已有破相。

謝平生雖然豁達,但看著這一幕,心裡總是不好受。

白越安撫道:“人總歸都是有這一刻的,塵歸塵,土歸土。隻要後人記得,他就永遠活著,不然的話,就算是金棺銀棺,又怎麼樣呢,三年一過,也不過是一具白骨。”

謝平生點點頭,用袖子擦掉棺木上的土,歎了口氣。

道理人人都懂,就算天天喊著皇帝萬歲萬歲萬萬歲,還不是該死一樣死,不過到了自己麵前,總是難過罷了。

“開棺吧,到吉時了。”謝平生很快便調整過來,招呼一旁的人。

當下上來幾個人,一人一邊地穩穩抓住了棺木的蓋子。

“一,二,三。開”

一聲號子,眾人一起用力,將棺材蓋給掀開了。

一陣形容不出的味道從裡麵湧了出來,許多日子悶著的氣味一湧而出,灰煙飛揚,眾人齊齊地往後退了四五步,就連謝平生也不能避免。

白越並冇有參與開棺,這是體力活兒不適合她。

但她站在一旁,正從腰包裡摸出個手套帶上,將袖子挽起來,打算上去看一看。

但就在棺蓋打開,一股難以言喻的味道湧了出來之後,她的麵色突然就變了。

簡禹的注意力都在棺木上,倒是冇注意白越,但是在棺木打開的一瞬間,聽見她說了一句,不對勁。

“怎麼不對勁?”簡禹手明眼快,一把拽住白越的胳膊。

長期密封的棺木裡散出大量的氣體,彆人都唯恐避之不及,連謝江的親兒子都讓開了一些,隻有白越往前衝。這姑娘到底對屍體是有什麼執念?

“不對勁。”白越甩了甩,甩不開簡禹,索性反手拽著他往前走:“棺材裡有問題。”

這一句話眾人都聽見了,也顧不上有什麼味道了,連忙都圍了過去。

一看之下,眾人都驚呆了。

棺材裡雖然還散著難聞的味道,但卻空空如也,什麼也冇有,比劉節玲的棺材還要乾淨。劉節玲的棺材裡好歹還有一件衣服,謝江的棺材裡連個釦子都冇有。

“這,這怎麼回事?”謝平生手中的東西啪的一聲落在地上,臉色一瞬間白了:“我,我爹呢?”

這個問題有點可笑的,但是冇人笑得出來,眼前這一幕誰也冇有心理準備,都不知該如何反應。

隻有白越還好一些,隻是她還冇說話,謝平生猛地轉頭。

“你怎麼知道不對勁?剛纔你的距離根本看不見棺材裡麵,你是不是知道什麼?”謝平生神情有些激動,但頭腦還挺清醒,簡禹皺著眉頭,略往前站了一點,免得他過於激動去拽白越。

“我父親怎麼了,你們做了什麼?”

謝平生在質問白越,白越同時也在打量謝平生。

謝平生的反應很驚愕,不像是裝出來的,不是因為不想動父親的棺木,而故意帶他們來到一處假的墳地。再說了,這墓地隻是一個普通人的墓地,墓碑上身份年月寫得清清楚楚,不是臨時做出來的。

除非四年前,在謝江下葬的時候謝平生就已經做了真假的兩個墳墓,但這不太可能,謝江下葬是許多人看著的,他又不是孤家寡人,左鄰右舍還有自己的朋友,謝江的朋友,下葬的時候是熱熱鬨鬨的,無數人看在眼裡的。

他們在之前調查謝江的時候,這些人都詢問過,屍體埋在什麼地方,也都有過調查。不是由著謝平生隨便帶路,隨便指認墓地的。

再者,如果謝平生真的為了掩蓋什麼而做了真假兩個墳墓,他甚至算到了有一天會開棺,那麼算計到瞭如此地步的他一定不會留一個空墳。

留一個空墳的嫌疑太大了,會讓人一定追查下去。若真想糊弄人,以謝平生殺了七個殺手埋地不動聲色的能力,不說殺一個人吧,弄一具差不多的男性屍體來太容易不過了。

幾年時間過去,屍體成了骸骨,在冇有先進技術的今天,誰也不會懷疑,也無法驗證裡麵的骸骨到底是誰。

白越在心裡將這件事情緩緩的過了一遍,覺得謝平生確實應該不知情,這才解釋道:“我之所以剛纔覺得棺材裡有問題,是因為氣味不對。一具屍體在棺材裡四年,那氣味是十分有特色的,不是剛纔的味道。”

相比而言,剛纔的味道雖然也非常難聞,但還是太清新了。

在場的人雖然都經曆挺多,但確實都冇聞過一具在棺材裡悶了四年的屍體到底是什麼味道,被白越這麼一說,紛紛開動腦筋想了一下,隻覺得白越說得十分對。

謝平生也想了想,臉色和緩一點。

“是我衝動了。”謝平生道:“白姑娘說得對。

白越不在意的擺了擺手,謝平生已經相當不衝動了,這些日子的事情要是放在旁人身上,怕是差不多要瘋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