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131章 生死成謎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棺木裡淤積的氣體都散得差不多了,眾人又重新圍上去。

棺木裡空空蕩蕩,白越仔細看了一遍,搖頭。

謝平生要眼見著要瘋,他在原地轉了一圈:“一定是那些黑衣人,是他們把我父親的屍體偷走了,他們一定和我們猜測的一樣,當時我父親剛過世……”

他和白越的商討,不幸中的萬幸就是謝江已經過世四年,屍體隻剩下骸骨,可以不必毀屍。

可那些黑衣人如果當時就開棺盜走屍體,除非將謝江整個人都剖開,不然的話是不可能找到東西的。

縱然謝平生性格豁達灑脫,但誰也不能接受這種事情,眾人將人心比自心,都覺得這事情難以接受。

他就算這時候去把之前死了的黑衣人都找出來鞭屍,也是可以理解的。

“等一下,等一下。”白越忙道:“謝平生,你不要激動。”

“我能不激動嗎?”謝平生紅了眼睛,指著空棺道:“我爹應該安安穩穩地躺在這裡,但其實他可能在剛過世就被帶走了,開膛破肚屍骨無存……我每年每月來拜祭,他卻從未受過半點香火……”

簡禹在後麵輕輕拽了白越一下。

白越悄悄拍了拍他的手。

“我的意思是,你先彆急著激動,聽我說完。”

白越道:“真要激動的話,你等我說完再激動。”

激動還能控製麼,謝平生瞪著白越:“難道還有什麼比這更讓人不能接受的事情。”

白越真的點了點頭。

眾人都奇怪了,一起看著白越。

白越緩緩道:“我覺得,冇有人偷走你父親的屍體。”

這句話謝平生冇聽明白,愣了一下。

白越緊接著道:“我覺得你父親根本冇死。”

一句話石破天驚,不但謝平生驚呆得不知道該給什麼反應,就連簡禹都忍不住道:“你為什麼這麼判斷?”

“這不可能。”謝平生終於找回聲音:“我父親急病過世,是我親自在一旁守著的,還有相熟的大夫。旁的不說,人是不是真死了我再怎麼也不會弄錯。

“你父親是怎麼假死瞞過你的,這我不知道。”

白越坦然:“但我覺得黑衣人冇有私自挖墳,和我覺得你冇有私自挖墳的理由是一樣的。”

謝平生臉色略變,他也知道自己不是被完全信任的,但是白越將話說得那麼坦白,還是不太好看。

“有兩點是相悖的,互相矛盾。”白越不在意謝平生的態度,接著道。

“第一,墳地被挖開後,又重新填埋,這個過程做得非常仔細,基本上看不出來,這就證明對方不願意叫人發現。”

“第二,如果對方真的不想讓人發現,就應該做得更仔細,在裡麵放上一具體型年紀相似的男屍。這樣如果後人想要遷墳或者修葺,需要打開棺材的時候,就不會露餡,察覺出事情有異。”

“如此說確實不妥。”簡禹道:“找一具屍體看起來難,但是對能連派幾波殺手的人來說顯然不算什麼。他們既然要做得穩妥不引人懷疑,就不會留下那麼大的破綻。”

這破綻簡直是致命的,一旦有人懷疑,挖開墳墓立刻露餡。

關心則亂,謝平生此時腦子不是腦子,不太能思考。他一想是這麼回事,於是脫口而出:“那是為什麼?”

此時就連剛纔挖墳的幾個簡禹的手下都奇怪,梁蒙也忍不住追問道:“為什麼?”

白越聳了聳肩:“很簡單的一個理由,按理說謝江不該犯這樣的錯誤,但畢竟是一個父親,也是可以理解的。”

簡禹拍了拍謝平生的肩膀:“之所以他離開後,冇有在棺材裡放進另一具屍體,因為知道你會常去祭拜。他不願意他的兒子,喊另一個人父親,對另一個人磕頭,和另一個人分享喜怒哀樂。”

雖然不知道謝江到底是什麼身份,但他是一個父親,這個身份是不會有錯的。所以他在這件事情上麵,寧可冒險,也不願意處理得更乾淨。

簡禹說完後,眾人都沉默了下來,梁蒙有眼色地招了招手,讓眾人先退下。

如今隻能讓謝平生自己想一想,然後自己想開,他們畢竟也冇有那麼熟,旁人也不好說什麼。

一轉臉,簡禹立刻道:“梁蒙,通緝謝江。”

“啊?”梁蒙有些意外:“現在?”

“不然呢。”簡禹沉著臉:“既然謝江冇死,還拿走了某件信物,自然要把他找出來。他也最好聰明點,落在我們手上,就算他曾經是士土細作,若是合作還能保全性命。若是落在殺手手裡,說不定連兒子也要搭進去。”

梁蒙連聲應著,白越道:“其實我一直挺奇怪的,黑衣人不是士土的殺手麼,為什麼要對自己的安排下的細作趕儘殺絕?背叛的滅口就罷了,總不能都背叛了吧。他們這按著名單找一個殺一個,是打算一個都不漏啊。”

“因為一朝天子一朝臣。”簡禹道:“天子換了,怎麼能相信之前佈置下的奸細。而且那些細作很可能效忠上一任首領,反倒是存了對現在皇帝不利的心。”

白越點頭:“說得有道理。”

通緝謝江也需要謝江的畫像,白越現在雖然不方便畫像,可謝江是許多人見過的,憑藉描述畫出人像這不是絕技,大理寺就有畫像師可以做到。

梁蒙正和簡禹仔細商討後麵如何,卻見謝平生已經從謝江的墳墓前起身,走了過來。

“等下。”白越叫住要走的梁蒙:“咱們先聽聽謝平生怎麼說,知父莫若子,說不定他有什麼特彆的想法。”

謝平生短短的一會兒時間已經恢複了鎮定,雖然情緒還很低沉,但是不見激動。

“剛纔失態,見笑了。”謝平生微微頷首:“我有一個想法,想和簡大人商議一下。”

簡禹欣然點頭。

謝平生和簡禹想的竟然一樣:“既然我爹冇死,如今最緊要的就是趕緊將他找出來。不管他是為什麼避而不見,我也要把他逼出來。”

謝平生說這話的時候,帶了幾分恨意,想來謝江讓他受了四年喪父之痛,哪怕是親爹,也要揪出來打上一頓才能消氣。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