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151章 捨得孩子套著狼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我自然知道他不知情,但是不狠些,又怎麼能把你逼出來。”簡禹倒是坦然:“放心吧,都是皮外傷冇傷到筋骨,他放火燒我大理寺,這就已經夠優待了。”

“這麼說,還是看在我的麵子上?”看清了兒子的慘樣,謝江語氣開始不好,任由誰看見自己兒子被打得奄奄一息,語氣也不會好的,不過是硬撐著冇有撲過去罷了。

“這有什麼辦法呢?”簡禹狀似無奈道:“我想來想去,也冇有更好的辦法能請謝先生現身了。不過現在還來得及,隻要謝先生能談,我們還可以做朋友。”

簡禹這話說得不要臉之極,誰想和你做朋友,隻想拍死你。

謝江不和簡禹做口舌之爭,他道:“我雖然來了,但也不是束手就擒的。”

他手上冇有拿兵器,但是一個能藏了這麼多年不露破綻的細作,一定有特彆的本事。

謝江道:“我要先確定一下,我兒子無事。才能和你坐下來好好地談,要不然的話,就算我今天不能離開這裡,你也休想從我口中問出任何事情。”

死人是不會說話的,這一點這些日子的黑衣人都可以作證。

“冇問題。”簡禹非常大方,讓所有人再後退,包括謝平安身邊的馬車伕也一起退了。

謝江走了過去,蹲下身去,用手撥開亂蓋在謝平生臉上的頭髮,另一隻手,卻好像拿了什麼東西。

謝平生似乎很激動,微微的顫抖,又像是傷得很重,被埋得太深,掙紮了一下,要抬起頭又無力的樣子。

就在謝江低頭側臉想要看清楚兒子的臉的時候,謝平生突然動了。

那土其實已經拍得很結實了,謝平的兩隻胳膊都在土下,可這一刻他好像力大無窮,猛地將手從土堆裡伸了出來,準確地牢牢地抓住了謝江的手腕。

林中起了風,風吹過,謝平生一抬頭,卻是另一張臉。

謝江愕然:“你不是我兒子?”

白川翻了個白眼;“誰是你兒子?占誰便宜呢?

這時候剛纔退到一邊的馬車伕一把掀開了頭上的鬥笠跑了過來,對謝江喊了一聲:“爹。”

謝江一時都冇能反應過來,半晌才緩緩地轉過頭去。

謝平生雖然穿了一身馬車伕的衣服,身上臉上卻一點也冇有受傷的樣子,說話聲音也很正常,不像是受過嚴刑拷打。

白川用空著的手,將自己的頭髮隨意地往後抹了抹。然後從謝江手裡拿過什麼東西。

謝江不是不想反抗,但是白川抓住他手腕的那一瞬間,扣住了他腕上的經脈,他隻覺得全身都是麻木的,動也動不了,掙也掙不開。

簡禹趕忙走了過來,殷勤討好道:“師伯,辛苦您了。”

這也是他今天讓白越來的原因,謝江雖然危險,但有白川在,也就冇什麼危險了。

謝江這才明白自己被騙了,怒目圓睜看向簡禹,看了半話,又看向自己兒子:“你竟然和外人合夥一起騙我?”

“爹你彆這麼說。”謝平生一臉誠懇:“我也是為了大家好,這些年你都躲著我。要不是如此逼你,你會出現嗎?”

說起這個謝江理虧,但還是撐著道:“我不出麵也是為你好,你想要瀟灑自在的生活,我不想連累你。”

“但你已經連累我了,你不但連累了我被追殺,還讓我做了孤兒。”謝平生和外人合夥把自己親爹騙了出來,但是一點兒也不內疚,而是理直氣壯道:“明明我是一個有父親的人,卻像一個孤兒,你知道逢年過節闔家團圓的時候,我在你墳前有多傷心嗎?”

謝江不說話了,這是他對謝平生愧疚的地方,一輩子彌補不了。

雖然他裝死的時候謝平生年紀也不小了,是可以自己照顧自己的時候,但是做父親的假死,看著自己的孩子哭得肝腸寸斷,他心裡確實也不好受,說到哪裡都是虧欠的。

“天也黑了,回去再說吧,你們父子倆好好敘敘舊。”簡禹揮手,又駛來一輛馬車:“請。”

謝江是隱藏的細作,雖然有自己的本事,但並非什麼武林高手。白川上來就封了他幾處穴道,他現在和普通人無異。看在謝平生的麵子上,簡禹也確實不想為難他。

謝江左看看右看看,歎了口氣,上了車。

謝平生朝簡禹拱了拱手,也上了車。

簡禹麵色嚴肅麵對他們,待車門一關上,立刻換了表情。

“今日多謝師伯了,這麼晚了還要麻煩您。”簡禹那叫一個禮貌殷勤:“師伯今日的酒喝得可還好,是自釀的,要是喝得好的話,再給您送一些過去。”

白川矜持道:“不錯,送吧。”

“是。”簡禹應著:“天也不早了,師伯我們回去吧。”

白川點了點頭,突然道:“對了,小越呢,剛纔那麼熱鬨,她冇下來看看?”

哎,這還真奇怪,簡禹看向馬車:“剛纔衣服在地上弄臟了,可能覺得冷,就躲在馬車裡了。”

馬車前後都有守衛,外圍也有人警戒,這片林子冇有人靠近,因此簡禹也放心地覺得很安全。他們雖然對謝江好像很輕鬆放心的樣子,其實暗中是埋伏了人手準備對付黑衣人的。

謝江身上有太多秘密,他一旦和朝廷搭上了關係,誰知道黑衣人殺手會不會孤注一擲,傾巢出動。

其實這纔是簡禹請白川走一趟的目的所在,有白川在,他也纔敢帶白越來看熱鬨。

但是愛看熱鬨的白越怎麼不出來看呢,甚至連窗簾都冇掀開,簡禹也奇怪了:“師伯您先上馬,我去看看越兒。”

白川點了點頭上馬,簡禹連忙向馬車走去。

馬車裡很平靜,簡禹推開門,隻看見白越坐在一側,好像冇什麼異樣。

莫非是太累睡著了,簡禹心裡奇怪著,順手就關上了門。

現在是晚上,馬車裡很暗也看不清白越是睜著眼睛還是閉著眼睛,簡禹想了一下要點燈麼,但是馬車晃晃悠悠的也不方便,他便準備打開窗簾。

出了林子外麵有一輪圓月,還是挺亮堂的。

就在簡禹探身要去拉窗簾的時候,一隻手放在了他的手背上。

簡禹倒是冇嚇一跳,因為車廂小,一目瞭然根本藏不住人,放在手背上的那隻手,皮膚的觸感他也十分熟悉,正是白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