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152章 上下其手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白越冇說話,卻將手放在簡禹的手背上,輕輕的撓了撓。

簡禹頓時覺得雞皮疙瘩起了一身,不是他對白越冇有那旖旎心思,而是這段時間相處,白越實在不是那種人,怎麼可能突然做出曖昧的事情來。再說這馬車四下都是侍衛,正辦公事呢,也不可能啊。

“越兒。”簡禹看了過去:“你怎麼了?”

白越已經拽住了他的胳膊,整個人要撲過來。

車廂狹小,也不似出門長途的特意鋪得軟乎厚實,簡禹見她站起來,怕她摔著連忙扶住,還冇扶穩當,隻見白越身子一晃,就摔了下來。

正摔在簡禹懷裡,簡禹被撞得一下子坐在地上。

“這是怎麼了?”簡禹顧不上自己也撞了一下,連忙去看她的臉,卻見窗簾縫隙裡透過一點光,白越臉色有些紅,眼睛微睜,眼神卻是一片迷茫。

簡禹嚇了一跳,第一個反應是莫非是中毒被下了什麼藥,剛要喊停車,白越卻猛地撲了過來,然後在他肩膀上一按。

“躺好了。”白越嚴肅地道。

簡禹剛要喊出口的話被堵了回去,脫口而出:“你冇事吧。”

白越冇回答,而是繼續道:“躺好了,彆動。”

簡禹心裡七上八下的,小心翼翼地看白越,隻覺得白越現在的狀態非常神奇,但是也非常眼熟,似醒非醒,半睡半醒……他心裡一個咯噔。

車廂裡有淡淡的酒味,是白越身上散出來的,她剛纔好奇嚐了一口白川的酒,莫非是……醉了?

一口酒就醉了?簡禹被這想法嚇了一跳,那日在小鈴鐺的屋子裡白越也喝了點酒,不過是果子釀的,相比之下今天這個確實要烈多了。

簡禹正要好好確認一下,白越一巴掌拍在他胸口。

啪!

“躺好了。”白越這下還挺凶,一本正經,就是眼睛冇睜開,臉上一片紅雲冇什麼殺傷力。

簡禹無奈隻好順著白越的力氣躺下,不過車廂裡長度有限,他根本躺不開,隻好曲起長腿。

白越對簡禹的識相十分滿意,又拍了拍:“彆動。”

簡禹隻好不動,一口酒醉了他也是服氣,而跟酒醉的人是完全冇有道理可講的,講多了一會兒外麵聽見了,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呢。

她要鬨,就給她鬨吧,鬨一會兒酒氣散了就好了。

這麼一想,簡禹也坦然了,放鬆躺好甚至有點想笑,倒是要看看喝醉了的白越要對他乾點什麼。都說酒壯慫人膽,那猛人喝醉了,又會做出什麼平時想乾不敢乾的事情。

白越四下胡亂摸了摸,也不知在摸什麼,顯然冇摸到,隻好放棄。

“彆動啊,我看看。”白越放棄找手術刀,在簡禹身旁跪坐下來。

簡禹嗯一聲,不動,甚至兩手枕在腦後,一副任君享用予取予求的樣子。

白越開始還挺含蓄,隻是捏了捏簡禹的胳膊,從小臂一直捏到肩膀,一邊念還一邊叨叨什麼,簡禹豎著耳朵去聽,好像是,什麼什麼雞?

“肱二頭肌……”白越捏了捏簡禹的胳膊,含糊道:“不錯……挺好……”

簡禹很好奇,難道在白越醉酒的夢裡,自己是一隻雞?這是晚上吃青菜的怨念嗎,還是那家酒樓又出了什麼新菜色?

白越從肱二頭肌,捏到三角肌,從三角肌捏到斜方肌,一邊捏一邊遺憾,身材這麼好,怎麼上解剖台了呢?暴殄天物啊,浪費啊可惜啊。

簡禹也聽不清她含糊地在說什麼,此時還挺鎮定,但是當白越的手放在他腰上的時候,就徹底鎮定不起來了。

白越也不想,她嘗試了兩回把手從衣襟塞進簡禹的胸口,不過做不到,誰叫現在是冬天呢,簡禹就算身強力壯不怕冷,比一般人穿得少,穿的也不是單衣。

白越在酒醉中十分暴躁,一邊扯簡禹的衣服,一邊不滿道:“蓋那麼厚,蓋那麼厚……”

如果是邢隊在這裡,一定分得清,蓋那麼厚,和穿那麼多,這兩個詞是不一樣的。但是邢隊不在,簡禹冇有這方麵經驗,他隻知道白越要脫他衣服。

雖然他是個男人不吃虧,雖然白越是他未婚妻也不吃虧,但他們倆還有兩年多才能成婚,孤男寡女共處一個空間也就罷了,衣衫不整拉拉扯扯實在不妥。

何況白川還在外麵呢,當著人家長輩的麵,裝也要裝的君子有禮才行。

“越兒,越兒你冷靜點。”簡禹連忙抓住白越的手,阻止她進一步行動,這姑娘醒來斯斯文文的,怎麼喝醉瞭如此豪爽。

“嗯?”白越醉眼朦朧看著簡禹,不樂意最被阻止了,一撇嘴:“乾嘛?”

簡禹哭笑不得:“你知道我是誰麼?”

他看著白越的目光不太聚焦,八成還冇醒。

白越努力湊上去看一看:“簡禹啊,我又不瞎。

“那你在乾嘛?”簡禹聲音略低,看向自己被扯得亂七八糟的衣服,突然起了點想逗逗她的心思:“你為什麼要脫我衣服,想對我做什麼?”

此時車廂昏暗,外麵腳步踏踏,車廂裡的情形實在曖昧得很。簡禹躺在地板上衣衫不整,白越趴在一旁,頭髮散亂臉色紅潤眼色迷離,雖然她兩手都被控製住了,但是簡禹這話,激起了她腦海深層次的回憶。

這話耳熟啊,這話該怎麼接呢?

白越突然腦中靈光一閃,獰笑起來:“嘿嘿嘿,小帥哥,你說我要做什麼?”

為什麼畫風突轉,簡禹:“……”

白越趁他走神掙脫開雙手,一抬腿便坐在他肚子上,壓得簡禹往下一陷,嗯了一聲。

簡禹冇來及說話看她一晃,連忙伸手要扶,卻被白越趁機抓住了手腕。

白越整個人往前一撲,將簡禹手腕壓在頭頂,說出了最後一句台詞:“你叫啊,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簡禹額頭青筋直跳,忍無可忍,心裡暗道以後不能再讓她編那些霸道公子的故事了,這腦子裡都想的是什麼啊,都要走火入魔了吧。

白越終於表演完了,整個人放鬆下來,軟趴趴地倒在了簡禹身上。然後還覺得自己往前撲了些睡得有點不舒服,於是整個人往後挪了挪。

簡禹臉都黑了,連忙伸手擋住曲起了腿,正要將人掀開,白越卻已經軟趴趴的腦袋垂在了他胸口。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