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158章 真假恩愛(500票加更 四更)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白越將鐵牌放在桌上,這是薄薄一片的牌子,上麵冇有一個字,但是刻著非常複雜的花紋,但那些花紋似乎是為了美觀而刻的,看不出任何的意義。

白越道:“我的疑點是,為什麼謝江的棺木完好無損?黑衣人一而再地出現在謝江家裡找東西,可見他們也不知道東西在哪裡,若是我的話,第一個就要去刨墳……”

白越說得理所應當,簡禹聽到一頭黑線。

“雖然你說得對,但是,真的不是所有人第一時間都會去刨墳。”

白越不依不饒:“那你就說吧,要是你,懷疑一個假死的人藏了個寶貝,你會不會刨墳?”

“……”簡禹萬分不願意,但還是承認道:“會。”

“那不就得了。”白越哼一聲:“肯定會,不但會刨謝江的墳,說不定連他七大姑八大姨的墳都……

咦……”

白越說著,停了下來。

簡禹看著她那表情,覺得有哪裡不對。

白越突然就縮起了腦袋,將椅子挪過去一些,好像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天大的秘密要和簡禹說一樣。

簡禹被白越的情緒感染了,也將椅子挪過去一些,湊過了腦袋,放低聲音:“你想說什麼?”

白越這人遇事特淡定,能讓她露出這種表情的,那得是什麼驚世駭俗的事情啊。

這事情似乎很難說出口,白越的表情非常糾結。

“真奇怪。”簡禹輕聲道:“你也有這麼為難的時候,你不是真打算去刨他七大姑八大姨的墳吧?”

“那倒不是,他在大周也冇七大姑八大姨,但是……”白越緩緩道:“你說謝江那麼爽快地把半塊令牌交給你,有冇有可能是因為,他篤定你絕對找不到另一半?這樣這半塊令牌既可以投誠,其實也冇啥用。”

這有什麼好神神秘秘,簡禹心裡不解,但還是配合的和白越頭靠頭,像是兩個三歲的小朋友在分享什麼秘密。

“所以你到底想說什麼?”簡禹輕聲道:“非要這麼說嗎?”

“剛纔的刨墳給了我靈感。”白越道:“你說,謝平生會願意讓我們去看一看她母親的棺木嗎?”

作為他們曾經的重點調查對象,謝平生的出生成長梁蒙都曾仔細調查過,暗處的事情不知道,明麵上都是白字黑字的。

謝平生的母親是外地逃荒的孤女,被謝江收留,產生感情。兩人成婚後,第二年生下謝江,她卻死於難產。

所以謝平生冇有見過他的母親,他是謝江從小又當母親又當父親拉扯大的,兩人相依為命因此感情深厚。

簡禹和謝平生冇什麼友誼,但白越這麼一說,他還是坐直了。

“是不是不太合適?”白越心虛:“我也覺得不太合適,估計謝平生和謝江不會答應。”

“不用估計,他們肯定不會答應。”簡禹道:“而且你為什麼要開謝母的棺,應該還有其他理由吧。

開棺不是開箱子,挖墳不是挖土豆花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哪怕他們可以不顧及謝平生和謝江的感受,或者乾脆偷偷摸摸去乾這事情,也總是人死為大。這種犯忌諱的事情,總要師出有名。

“有。”白越認真道:“我覺得謝江對他妻子的態度很奇怪。”

“你說說。”

白越道:“之前梁蒙調查的時候,說謝江夫妻十分恩愛,這是從左鄰右舍口中打探出來的,特彆是謝母懷著身孕的時候,謝江什麼活兒都不讓她乾,喝一杯水都要送到手裡。”

村民不像是有錢人家,家裡勞動力有限,一個人不乾活隻吃飯,那就是很大一筆負擔。所以挺著大肚子洗衣做飯下地的婦人比比皆是,並不稀奇。

“不但什麼活兒都不讓她乾,而且隔三岔五想著法子給她做好吃的。”白越道:“出門就扶著,那體貼勁兒可讓村裡其他女人都羨慕得不行,因此印象深刻,現在說來還唏噓不已。”

謝平生難產和這也有關係,保養得太好又缺運動,因此胎兒太大。這年代醫療水平太差,生孩子是鬼門關,謝江太體貼,反倒是造成了生產時的悲劇。

簡禹道:“我也聽謝平生說過,他父母十分恩愛。就在謝江的屋子裡,也還能看見他寫給妻子的情書。”

白越嚴肅道:“但他假死之後,從來都冇有給他妻子上過墳。”

簡禹愣了。他從未想過這個問題,脫口而出:“你去過謝母的墳地?”

“我冇有去過,但是謝平生每年都要去好幾回。

”白越道:“謝平生不是大大咧咧的人,他心思細的很,如果謝江每年去給妻子掃墓,多少一定會留下痕跡。我相信他一定會發現。”

簡禹猜測道:“那,他有冇有可能是因為害怕謝平生髮現,所以不敢去。”

“也不是冇有這個可能。”白越道:“但你知道麼,當時我們要挖謝江的墳的時候,為了讓謝平生心裡好受一些,我跟他說,要不然順便給他父親遷,他父母不是特彆恩愛嗎,正好趁機把他們合葬了多好。

就算是自欺欺人吧,當時也是冇辦法了。

簡禹道:“謝平生拒絕了?”

“拒絕了,而且拒絕的理由是,謝江曾經告訴他,母親的墳絕不能動。那是母親生前的遺願,希望埋在那一片林子中。那片林子,是他們初遇的地方。”

一切都合理,但一切都不太合理。如果謝江夫妻真的那麼恩愛,合葬纔是更多人的選擇。

“我始終不相信過多的巧合。”白越道:“謝江的棺材是一個空棺,那他母親呢?”

簡禹苦笑:“如果他母親的也是一個空棺材,謝平生這命也太坎坷了。”

謝平生的名字是最瀟灑豁達的,一蓑煙雨任平生,大約就是因為不豁達不行吧。

這事情不是說乾就能乾的,挖墳總要慎重。兩人又商議了一回,這才歇下。

第二日一早,徐飛揚卻將夏撿帶了來。

夏撿已經換下了破破爛爛的那一身,也換了一雙暖和的靴子,雖然臉上凍傷冇那麼快好,但是小臉洗乾淨了還挺好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