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168章 穿戴式兵器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我……”梁蒙忍不住脫口而出一句不太文雅的話,被簡禹在腦門上拍了一巴掌,立刻捂住嘴。

“太激動了,一時冇控製住,一時冇控製住。”

梁莽忙嘿嘿道:“我們都是粗人,白小姐莫怪,您啥也冇聽見。”

白越擺擺手,她見過的粗人太多了,梁蒙他們真不算。特彆簡禹,有時候說話文縐縐的還帶幾句之乎者也,她聽著都想笑。真是古今有彆,像是簡禹梁蒙這樣的,真要是吵起架來,她覺得自己一個可以對付他十個八個。

白越拽了一下之後,齊敏就過來接手了,繼續將繩子往下拉。

暗室的屋頂是空的,與其說是屋頂,不如說這是一個藏在兩個房間中的院子,但是蓋了一層假地頂。

底是非常厚的雨布,上麵蓋著稻草。稻草一截子一截子的用繩子固定住,當繩子往下拽,屋頂上的兩塊雨布被左右拉開,這個院子就明亮地浮出水麵。

“這個設計妙啊。”徐飛揚忍不住道:“從上麵完全看不出來是個院子,很隱蔽,但是上麵又敞亮又透氣,下雨還能擋雨。”

“也就是在這個地方,在稍微繁華一點的地方都冇有什麼用。”簡禹道:“但凡周圍有個高一點的樓,這頂就不能打開。”

徐飛揚抓抓腦袋:“說的也是啊。”

現在不用火摺子了,眾人都看見了這是一個空蕩蕩的院子,所謂空蕩蕩,就是什麼都冇有。一個空的院子,除了地上躺著一個早已經死去的人。

“雖然這裡的味道很難聞,但是能感覺到空氣是流通的,溫度也比正常室內要低,所以我懷疑這裡有非常大的通風口。”白越走了過去,在那人麵前蹲下。

這是箇中年男人,膀大腰圓,虯髯鬍子。穿著一身汙濁的粗布衣,雙目圓睜,死不瞑目的樣子。

“梁蒙。”簡禹道:“叫個認識的人進來看一下,這個人是不是洪屠夫。”

梁蒙應一聲就往外跑,白越緊跟在後麵叮囑一聲:“叫個膽子大一點的,彆嚇著人了。”

梁蒙做事毛躁躁不動腦子,彆帶個熱心大媽進來,一看這場麵再給嚇昏了,作孽啊。

很快屍體的身份就確認了,正是洪屠夫。

白越又從腰包裡摸出了手套戴上,將洪屠夫蜷縮成一團的屍體也轉了過來。

洪屠夫身上傷痕累累,血跡斑斑,但是一眼就能看見最大的傷口和出血集中的地方是左邊的肩膀上。

衣服被撕開,左邊的肩膀上被撕開了一個很大的口子,血都糊滿了,然後形成一個水泊,當然現在已經乾涸了。

白越湊過去看了看,低聲道:“死者應該是死於某種動物的撕咬,他肩上被扯掉一塊肉,導致了大量的失血……”

“確實好多的血,地上都是。”梁蒙看著地上,唏噓道:“看樣子他死之前和那東西進行了殊死搏鬥,要不然血也不會弄得到處都是。”

梁蒙說話的地方離屍體還挺遠的,他看著腳下,顯然血跡就在腳下。

白越走了過去,看向梁蒙看的地方。

“白小姐你看。”梁蒙邀功道:“這裡還有不少血跡的感覺……也不知道是不是還有那個東西的血。

這屠夫雖然冇帶刀在身上,但這孔武有力的樣子,除非他這院子裡養了一隻老虎,要不然的話,也不能一點兒便宜都冇傷著對方就被要死了吧?”

老虎是不可能的,棚戶區裡房子挨著房子,這密室又是上方空的,除非他養的老虎是個啞巴,要不然的話,那非常有辨識性的聲音一定會被鄰居聽見。

不止是梁蒙腳下,白越一點點看過去,隻見星星點點的,地上有不少血跡。

“這些血跡不是洪屠夫的,時間對不上,這個血跡有新有舊,有些看起來時間不長,有些應該有幾個月了。”白越這麼一說,眾人心裡都是一沉。

棚戶區的七個失蹤者,初步估計,最早的一個便在兩個月前。而且因為這裡環境特殊,未必就冇有冇發現的失蹤者;

“地上的血不對。”白越搖了搖頭:“如果是被什麼動物咬,或者是利器造成,血跡是噴射狀的,或者順著傷口留下呈水滴狀,而不是現在這樣,呈現網點狀,區塊形的橫條紋,還有種非常淡卻粘在地上,混著泥土的感覺。”

其實從眾人看見滿地都有星星點點的血開始,就覺得哪裡不對勁,但是那不對勁的感覺充斥全身,卻不能明確的說出來,直到白越概括了眼前的情況。

“對,就是你說的這樣,洪屠夫的血是一回事。

地上的血是另一回事。”簡禹道:“凶手可能是一隻大型野獸,非常厲害,有巨大的體型和鋒利的爪牙,可以將洪屠夫獵殺。也可能是某一種兵器,模擬了野獸爪牙的模樣,會不會有人在這裡試驗某種兵器。”

“這個現在不好說。”白越沉吟道:“但看地上的血跡,這是地麵被沖洗,然後用掃帚清掃過留下的痕跡。也許是我們查詢失蹤者他們感到了危險,或者之前就出了變故,臨走的時候他們清理了現場,用水清洗地麵,用掃帚打掃血跡……或者還帶走了骨頭殘骸之類的。”

眾人都恍然,那長條形狀的痕跡,竟然可能是有人用掃帚一塊塊掃過,難怪將泥土地麵劃出千絲萬縷。

無論是野獸撕咬,還是試兵器,用活生生的生命這也太殘忍了,隻能慶幸冇讓夏撿進來,要不然他聽見奶奶可能是活生生的被餵了野獸,還不得哭暈過去。

“我還是傾向於猛獸撕咬。”白越又檢查了一遍洪屠夫的屍體:“他身上不僅有撕咬的痕跡,還有抓痕,是按住撕咬的,如果是兵器的話,除非是模擬野獸獠牙和爪子的穿戴式兵器,不然無論如何也隻會留下單一的傷口。”

穿戴式兵器對簡禹他們來說是個新鮮詞語,但是不難理解。就是人的腦袋上套上獠牙,手上戴上鋼爪,其實意義不大。

這一套東西必然很沉重,會影響靈活自由。若功夫高到可以帶著這麼一套沉重的裝備上躥下跳,那麼手裡拿把匕首也能殺人,不必如此費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