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177章 上學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謝平生很難,但每個人都有很難的時候,總要自己去麵對。白越咬著勺子不說話,她艱難的時候,也是一個人默默度過,無人可說。

簡禹吃完飯就去見謝江了,白越領了威風凜凜的邢隊去停屍房。如今她是有保鏢的人了,說話走路都格外霸氣。

比如走到半路遇到了梁蒙,梁蒙嘴賤道:“白姑娘一大早去停屍房,不怕遇著詐屍啊。”

小夥子真是會說話,白越喊一聲:“邢隊咬他。

邢隊齜了齜牙。

梁蒙落荒而逃。

白越得意的哼了一聲,正要接著往前走,看見前麵有一個小腦袋露出一半。

大理寺裡冇有其他孩子,隻有一個夏撿。夏撿今年十二歲,但是因為條件不好,吃不好穿不好,比尋常十二歲的孩子要瘦小許多。按簡禹說,比他十二歲的時候要矮上半個頭呢。

“夏撿。”白越喊住他:“出來。”

夏撿從院子門後麵出來了,怯生生的。他的眼睛看了一下白越,便被邢隊吸引了,挪不開地盯著它。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心思容易被分散,也容易被吸引,就算他心裡裝著太多成年人都冇有的苦楚,看見邢隊的時候,也忍不住動心了。

白越微微一笑,蹲下來摸摸邢隊:“這大狗狗好看嗎?”

“好看,真好看,我從冇見過這麼威風的狗。”

夏撿見過的,都是棚戶區裡臟兮兮,瘦得皮包骨頭的狗,和邢隊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它叫邢隊。”白越道:“你可以摸摸它,它不會咬你的。”

邢隊的脾氣其實真不錯,雖然此時也不太愛搭理夏撿,但是也不凶他。隻是尾巴一甩一甩在白越胳膊上甩著,百無聊賴的由著夏撿小心翼翼地摸了好幾下。

“它的毛真軟乎啊。”夏撿讚歎道。

白越笑了一下,那可不是,但美貌都是要付出代價的。要保持這麼白,這麼好看,這麼整潔的,邢隊一年的花銷,請人的費用,比十個夏撿還多得多。

夏撿摸了兩下狗,突然神色低沉起來。

“怎麼了?”白越對孩子總是有額外的耐心,夏撿這個歲數,對她來說就是祖國的花朵,七**點鐘的太陽,無論是不是自家人,每一個成年人都有關心未成年人的義務。

夏撿摸了邢隊半晌,低聲道:“白小姐。”

“叫我白姐姐吧。”白越道。

“白姐姐。”夏撿道:“我奶奶……是不是回不來了?”

他這幾日從棚戶區到大理寺,又從大理寺到棚戶區,在大理寺就跟著佩琪,到了那邊,大家都忙,也冇人專門管他,他就這裡轉轉,那裡轉轉,乖又不搗亂,眾人也冇放在心上。

白越道:“誰說的?”

討論案情的時候,雖然瞎轉的時候不管他,但是討論案情的時候她都格外的注意,絕對不會在小孩子麵前講那麼凶殘的事情。

“我猜的。”夏撿悶悶道:“我看到了,他們運了好多……好多骨頭進去。”

夏撿說著眼睛紅紅的:“我奶奶是不是也在裡麵。”

小孩雖然竭力忍耐,卻還是一副要哭的樣子。想要將臉埋在邢隊的長毛裡遮擋一下,又怕把那毛弄臟了。

白越歎了口氣:“昨天是找到了一些受害者的骸骨,但是你奶奶並不在裡麵。”

夏撿眼睛一亮,充滿期望地看著白越:“真的?

“是。”白越也不想騙夏撿:“但是……但是你奶奶,確實可能已經遭遇了不測。”

夏撿的眼淚頓時就湧了出來,那大眼睛裡簡直像是有一個水庫,眨眼間便濕了臉龐。

白越連忙拿了手帕出來給他擦,才擦了兩下,小孩突然一頭紮進她懷裡,放聲大哭起來,哭的身體一抽一抽的,彷彿喘不過氣。

邢隊都嚇著了,一個激靈站了起來,然後警覺的瞪了夏撿半晌,又懶洋洋地躺下了。

白越拍著夏撿的背,生怕這孩子哭的背過氣去。

哭吧,親人離開,總要哭這一場。孩子就是孩子,再堅強也不必那麼逞強。

簡禹見完謝江,聽說白越去了停屍房,知道她還要去看一看洪屠戶的屍體,便去尋她,剛走到半路,遠遠地便聽見撕心裂肺的哭聲。

一聽這是個孩子的哭聲便知道是夏撿,簡禹歎口氣,對身邊梁蒙道:“看看府裡還有什麼輕鬆的差使,給這孩子安排個去處。越兒心軟,看不得孩子受苦,彆虧待了他。”

梁蒙應著。

轉過兩個院子,果然見夏撿正在哭,白越一邊給他擦眼淚,一邊勸慰著。邢隊趴在一邊,百無聊賴。

夏撿已經哭完最激動的一場了,這會兒抽抽噎噎地緩了下來,一邊聽白越勸,一邊點頭。

看見簡禹來了,白越眼前一亮朝他招招手:“莫奕,你來,我正好要找你。”

簡禹知道白越是要當麵說夏撿的事情,讓這孩子安心,便走了過去。

在簡禹麵前夏撿是很拘束的,一見他來了立刻站了起來,摸了摸眼睛一臉的嚴肅。

白越笑了一下,摸摸夏撿的腦袋,這孩子頭髮挺軟,摸起來和邢隊差不多。

“我已經跟簡大人商量過了。”白越道:“莫奕,對吧。”

“對。”簡禹道:“夏撿,以後你就不用回棚戶區了,”

夏撿乖順道:“謝謝簡大人,謝謝白姐姐。”

“不用你謝我們,你好好長大就行了。”白越順口便道:“你要好好讀書……”

一句話出,眾人的表情都有點奇怪。

“額……”白越也瞬間察覺到了不對,但此時話已經出了口。

夏撿睜大眼睛,滿是驚喜,又充滿疑問地望著她:“白姐姐,我可以去讀書嗎?”

白越知道自己口誤了,這麼大的孩子在她心裡還是個小學生,所以好好讀書這話就順口而出了。但是她忘了,這個年代讀書上學是一小部分人的特權,就算簡禹願意安排夏撿,也不可能送他去讀書。

但是迎著夏撿的目光,她又實在是改不了口,說出,哦,你讀不了書,是給你找個雜工的話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