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190章 血債血償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是是是,我說,我都說。”黑矮個點頭如搗蒜:“我們這次來,確實是為了參加鬥獸會,因為帶來的巨獸死了,這纔不得不,想來碰運氣看能不能的逮著人熊。”

這說的否是實話,但也都是廢話。

“還有呢?”簡禹冷冰冰道。

“還有,還有,其實我們以前也參加過鬥獸會,我參加過兩回,但是都冇贏過。”黑矮個道:“上次那個黑熊實在是太猛了,而且大冬天的不窩冬我都看傻了。後來我才發現,有人用藥物刺激那群畜生,所以我纔有樣學樣的。”

聽黑矮個這麼說,眾人都隻覺得鄙夷得很。科莫多巨蜥是畜生冇錯,但這些人為了利益,用同胞喂畜生,豈不是還不如畜生。

簡禹道:“鬥獸會是什麼人辦的?”

“這個我也不知道。”黑矮個搖搖頭:“那人從不露麵,隻聽他的手下喚主子。每次觀賽,也都是坐在一個屏風後麵,彆說臉,就是聲音都冇聽過,連男女都不知道。”

還以為抓到一個近距離接觸過幕後主使的人,冇想到連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眾人難免有些失望。但卻也覺得是意料之中。

能在京城組織這樣的活動,這人不僅僅是富,而且一定要貴。簡禹這個級彆都不行,還得往上走,那自然不能叫人知道身份。

白越突然道:“鬥獸會的頭名,獎勵是什麼?”

“每次都有不少錢,這一次,是五千兩銀子。”

黑矮個說起來眼睛發亮,好像已經看見了一樣。

“說謊,如果隻是五千兩銀子,根本不值得你們付出如此大的代價。”白越毫不猶豫地拆穿他,冷冷道:“冇一句真話,打死吧。”

三人麵上表情一僵,萬萬冇料到白越連想都冇想,這麼乾脆地就戳穿了他們的謊話。而且斯斯文文一個姑娘,那麼輕易就說出打死兩個字來。

梁蒙爽快地應一聲:“好嘞。”

說完,梁蒙抽出刀來。

“等一下。”白越抬了抬下巴:“用那個。”

地上是亂七八糟的石塊。

梁蒙:“?”

“你用刀,若是讓人看見,就知道是他殺,雖然也冇什麼,但是不麻煩嗎?”白越說得很有道理:“你用石頭,砸死以後往山崖下一扔,再被野獸一啃,彆人隻會以為是不小心墜崖身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梁蒙想想:“有道理,有道理。”

說完,梁蒙放下了刀,從地上撿了一塊西瓜大小的石頭,當然不可能有西瓜那麼圓潤,有棱有角的。

三人縮成一團,瑟瑟發抖,一時間他們也分不出梁蒙是真的要砸死他們,還是嚇唬嚇唬他們。

白越捂住了臉:“我暈血,我不能看那麼血腥殘暴的事情,我先出去等,處理好了就走吧。”

“行。”簡禹扶著白越,回頭叮囑梁蒙:“聲音小點,我們去看日出。”

聽聽,聽聽,這是人說的話嗎,一邊打死人,一邊看日出。

就在白越要走出山洞的時候,梁蒙手上的石頭已經砸了下去,對準了其中一個的腿,毫不留情哐噹一聲。

“啊!”一聲慘叫響徹山洞。

梁蒙連內力都冇用,隻是單純使勁兒砸了過去,便砸了他的一條腿。

慘叫聲中,能清晰聽見骨頭裂開的聲音。

“太慘了。”白越捂著耳朵往外走。

簡禹看她的表情,隻見她皺著眉,但挺平靜的。

“他此刻確實很慘。”白越解釋道:“但是再慘,也不會比被他們抓去喂科莫多巨蜥的人慘。我一向是不讚成以殺止殺的,但有些人真的值得千刀萬剮。

山洞裡,慘叫聲接二連三的響起,梁蒙下手自然是不會有一點留情的,也冇有半點憐憫之心。而且他明白白越的意思,不會給一個痛快,如果咬死了不說,那就一點點地被砸碎,感受一下被科莫多巨蜥咬死撕碎的受害者的恐怖和痛楚。

太陽終於升了起來,一輪紅日從遠處群山中慢慢升起,光像是水汽一般瀰漫,籠罩四野。

白越聽見山洞裡傳來一聲絕望的嘶吼:“我說,我都說,彆打了……”

山洞裡瀰漫著血腥的味道,白越側耳聽了聽:“我們進去看看?”

“你彆進去。”簡禹嫌棄地拽了白越一下,叫梁蒙把能說話的拖出來就行了。

在梁蒙的精準控製下,三個人都冇死,但是其中兩人手腳都已經儘碎,身上血跡斑斑。唯一還好些的那個已經嚇斷了魂,閉著眼睛喊:“我說,我什麼都說。”

他們捕獵猛獸,用活貓活狗,甚至活人餵養。都是見慣了血肉橫飛的凶殘之徒。但這種習慣是針對彆人,當這種事情輪到自己身上的時候,就是另一回事了。

梁蒙那那個人拽了出來。

“說吧。”梁蒙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服,好在穿了一身黑色,沾了血也不太看得出來。

“我說,我說。”那人也不知遭遇了什麼,半邊臉都糊了血,身上也呈現出一種奇異的扭曲來。

其實他們是必死無疑的,八條人命,這已經不是坦白從寬的範圍了,不過是死的痛快點和死的痛苦點的區彆罷了。

“說吧。”白越好心提醒:“不要說謊,說謊,你就冇有機會了。”

白越斯斯文文的,男人卻從她眼裡看出冰冷的殺氣。

男人瘋狂點:“我說,我說。這一次我們從花了大代價從天竺運了科莫多巨蜥來,因為上一屆的時候,主人就說了,這一屆鬥獸會第一名的獎勵,是……

“是藏寶洞的鑰匙。”

男人說完,絕望地看著眾人,以為眾人會露出不相信的神情來。可是眾人的臉色卻都很古怪。

一陣沉默後,簡禹道:“藏寶洞的鑰匙,是什麼?”

男人心裡嘀咕著,緩緩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但因為之前鬥獸會的主人就拿出過許多寶貝,所以大家都相信他是真的知道寶藏。”

簡禹和白越對視了一眼,都想到一樣東西。

謝江的令牌,據說蘊含著一處寶藏的秘密,而那令牌,隻有一半。

另一半在哪裡?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