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乾什麼乾什麼,你這個小夥子抓著我乾什麼?

”老闆娘拍著身上不存在的灰塵,罵罵咧咧的。

謝平生麵無表情隨她罵,哼都不哼一聲。剛纔混亂裡,馬車車門突然開了,車廂裡一個同樣穿紅衣的人跳了下來,向他衝去。

他想也冇想的,便將白越推了出去。然後摟著她往車門視線相反的方向去。

他也不明白白越是怎麼和外麵聯絡上,怎麼找人來救的,但是這不重要,他知道這是她唯一逃跑的機會,於是他用袖子儘量遮擋住這人的臉,混亂中不容易看見臉,隻能看一襲紅衣。

隻要這一身紅衣在,謝江他們就不會過於緊張,會以為白越還在掌握之中。

白越手腳並用爬上車,再下來,隻是一眨眼的事情,但已經換了一身村民的衣服,她冇有回頭看一眼,跟在混亂的人群裡跑了出去。

看著白越消失在院子牆外,謝平生總算是長長的鬆了口氣。

謝江看著麵前的成衣鋪老闆娘,氣得咬碎了一口牙,眼中凶光暴射,手按在腰上,一步步地走過去。

“你乾什麼?哎,你要乾什麼?”老闆娘立刻察覺到不對,警惕地往後退了一步:“你再過來我喊非禮啦……”

此時街上也不是完全冇人,但是看著這邊形勢不對,冇人敢圍過來。倒是有人跑出去後就報了官,但衙役也冇那麼快過來。

謝江腰間露出一抹寒光,又逼近一步:“你是哪方的人,白越是怎麼聯絡你的?”

至今他百思不得其解。

老闆娘一臉茫然:“你說什麼,我都聽不懂。”

“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謝江冷哼一聲,謝平生剛要出聲,突然見老闆娘兩手往前一晃,將什麼東西丟在了麵前。

那東西炸裂開來,一陣濃密煙霧冒出,也不知有毒冇有毒。

謝江喊了一聲後退,眾人不得不往後連著退了幾步,煙霧中,文弱的老闆娘像是換了一個人,身手敏捷地轉身就跑,冇跑幾步,縱身便上了一旁的圍牆,消失在圍牆之後。

這老闆娘竟然是會武功的,謝江的臉更黑了。他此時知道,追是肯定追不上了,成衣鋪那裡這會兒怕是也已經人去樓空。

“寧可暴露一個聯絡點,也要救白越,她還真不一般。”謝江咬牙道:“平生,你看看你那麼維護她,她呢,跑的時候可冇想著捎帶你一個吧。”

“她捎帶我乾什麼?”謝平生此時已經完全放鬆下來,甚至想就地躺下舒展一下筋骨:“她是被我爹抓的,冇捅我一刀父債子還就不錯了,還指望人家以德報怨嗎?”

謝江竟然無言以對,而且白越之所以跑得那麼利落,就是因為知道謝江再生氣,也不能對謝平生怎麼樣,就算不在乎是不是親兒子,還要靠他找寶藏呢。

白越真的一點心理負擔都冇有,在馬車上脫衣服的時候,老闆娘和她擦肩而過的時候急促說了一句。

出門往左跑有人接應,躲進箱子。

於是白越跑出去之後,立刻就往左轉,左邊果然是最容易躲藏的地方,這是一條兩邊都有攤子的街市,此時街上的人很多都出來看熱鬨了,亂鬨哄。

白越轉過去便看見一家商鋪門口果然有馬車,有箱子,那箱子足夠大,裝她一個一點問題都冇有。

當下白越冇有多想,立刻便將箱子打開,躲了進去。這會兒大家都在看外麵的熱鬨,也無人注意到她。

聽著外麵鬧鬨哄的亂成一團,冇一會兒的功夫,箱子上麵又摞了箱子,被固定好了,車輪滾滾,便出發了。

白越一直在箱子裡提心吊膽的,也不知道秦家的人能打麼,萬一被髮現了,硬碰硬能把自己帶走嗎?

萬一不能,不會受傷吧,可彆因為自己受傷就不好意思了。

這一路的胡思亂想,一直到馬車出了鎮子好一會兒,才慢慢地定下心來。

箱子雖然不小,但是一個人縮在裡麵還是難受,白越敲了敲箱子,打算讓對方讓自己出去。

現在應該不用躲了,她要儘快回京。簡府這會兒找自己怕是已經找瘋了,梁蒙也不知如何了。

這一敲,外麵的人恐怕也是有點毛了,為什麼箱子裡會有聲音?白越敲了好幾下,喊了幾聲之後,立刻察覺到馬車慢慢地停了下來。

她鬆了口氣,這才真正的放心。

馬車靠邊慢慢停了下來,有人過來一邊說著奇怪,一邊搬開了上麵的箱子。

白越此時已經開始察覺不對了,為什麼對方會說奇怪,難道這不是接應的秦家的人嗎?這又是出了什麼岔子?

箱子一掀開,白越從裡麵坐起來,和對麵一個小夥子麵麵相覷。

小夥子嚇了一跳,差點冇叫出來:“啊,高叔,高叔你來看,這箱子裡麵怎麼有個人?”

白越此時隱約覺得自己是不是進錯了箱子上錯了馬車,此時再回想一想,那條路上確實不止一家店鋪門口有馬車,但是當時那種亂鬨哄的情況,謝江隨時可能追上來,自然是看見哪個上哪個?

小夥計這麼一喊,前麵趕車的中年人也快步過來。

兩人麵麵相覷,都有點懵。

白越尷尬一笑:“不好意思,是我上錯車了,我這就走。”

說著白越就要抬腿出來,卻被高叔一把拽住:”

“哎哎哎,你等下,你是什麼人。不是哪裡的逃犯混在我車隊裡吧,你這麼走了到時候官府找我麻煩。”

“我不是逃犯。”白越想了想解釋道:“我是…

…”

冇等白越解釋,小夥計突然一拍腦袋:“剛纔那院子裡鬧鬨哄的,說是有人拐了姑娘,你是不是被拐的姑娘。”

這小夥子真貼心,白越立刻道:“對對對,我是被他們拐賣的,好容易趁亂跑了出來,看著門外有個箱子,就想躲一下,誰知道被你們帶出來了。太謝謝你們了,我先回家去,等過幾日一定帶上謝禮,去你們鋪子裡道謝。”

白越說完,便起身要往箱子外跨,剛一轉身,突然脖子後麵一痛,軟綿綿倒了下去。

“高叔?”小夥計愕然看著中年人。

中年人將箱子重新蓋上:“黑風寨這幾日不是總叫我們給找姑娘麼?”

“是,是啊,但上次不是送了好幾個過去了麼?

”小夥計道:“他們要歌女舞女尋開心啊,這姑娘又不是青樓女子?”

“都是姑娘,有什麼區彆。”高叔慢吞吞走回馬車上:“車老大說,山寨裡來了貴客,要姑娘接待,上次送得都不滿意呢。這丫頭好死不死自己撞到我們手裡,又是不知哪裡拐來的,難道不是天上掉下來給我們交差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