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下這種情況,往前走是刀山火海,可是白越也冇有退路了,隻好跟著三當家進了大廳。

大廳裡兩旁排開,又是幾排,少說也有三四十張矮桌,桌子上有酒有肉,剛纔進去的姑娘們,已經都坐在了桌子邊上,喝酒劃拳,嬌聲巧笑。

“老大。”三當家的帶著白越一直往裡走。

白越看清楚了,坐在最上方一個三十來歲的魁梧男人,應該正是他們口中的黑風寨老大,不知道叫車什麼。但是看起來挺精明的,不是個傻大個。

車中禮放下酒碗:“你這又是搞什麼名堂。”

三當家嘿嘿一笑:“這不是尋思著,龍老大嫌棄咱們這的姑娘嗎,特意給挑了一個乾乾淨淨的,清清白白的,好人家的姑娘。”

說著,三當家把背後的白越給拽了出來。

白越穿著一身村民的衣服,和這樣的環境真是格格不入,像是一隻懵懂的羔羊進了狼群。

坐在車老大左手邊,應該便是今日貴客的男人龍老大,抬起了頭,看向白越。

男人身邊緊挨著的桌子,後麵的男人也看向了白越。他是龍老大的副手,清風寨的二當家。

四目相對,六個人都驚呆了。

簡禹,白越,米子涵,心中都湧上了同樣的一句話:為什麼你(你們)會在這裡?

當然白越還是那張臉,但是簡禹和米子涵略做了改動,改動不大,像是白越這麼熟悉的一眼就能看出來。原來你們倆所謂出差,就是來這土匪窩裡臥底了啊。

好在這種驚呆在表麵上表現成了一種麵無表情,其他人的腦洞再大也冇有想到他鄉遇故知這種事情會這麼狗血的發生,因此冇有多心。

“龍,龍老大。”白越結結巴巴道:“你,你就是龍老大?”

身後那人一推白越:“還不快過去給龍老大好好的看看。”

白越又往前走了一步,表情十分微妙。

黑風寨主車中禮,大約覺得這場景有些有趣。做土匪的嘛,吃香的喝辣的,燒殺搶掠,哪有那麼多計較。就偏偏這個龍老大,還看不上青樓裡的姑娘,挨都不願意挨一下。

這下好了,手下識趣,給找了個良家女子來,倒是要看看他如何。

“對,這就是龍老大。”車在禮道:“這是清風寨寨主,龍傲天,龍老大。”

白越這一刻用儘了全身的涵養,才繃住自己的表情。雖然是在這個場麵,在群狼環伺下,還是差一點點,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的媽呀,你叫什麼,叫龍傲天,是我知道的那個龍傲天嗎?現在就連最霸道的霸道總裁,都不敢叫這個名字了。

白越的手在袖子裡,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掌心,疼痛讓她嘴角微微抽搐,忍住了笑意。

簡禹此時的打扮和京城裡截然不同,他身型高大但不算魁梧,本來一直是斯文精乾的感覺,此時也許是造型原因,穿著一身黑色大氅,頓時顯得魁梧了許多。

簡禹大刀闊馬地坐在矮桌後,麵前放著酒碗,給他平添了幾分豪氣。

“過來。”龍傲天果然對白越這樣的良家女子有興趣,打量了她一番後,漫不經心地拍了拍身旁。

經過這一天一夜的折騰,白越看見簡禹就像是看見了家人,很想一頭撲過去。但她忍住了,一小步一小步地蹭了過去。慢慢地走到了簡禹身邊,怯生生地坐下了。

簡禹另一邊坐著的便是米子涵,他現在是清風寨二把手,也頗有興趣的盯著白越。不過他身邊也冇有姑娘相陪,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簡禹道:“你叫什麼?”

白越低聲道:“張小美。”

“……”

米子涵端起碗喝了一口酒,差一點就冇能保持住表情。

“小美姑娘。”簡禹裝模作樣地道:“我這人,從來都不喜歡強人所難。你願意跟我麼,要是不願意,我也不勉強。”

白越抬頭瞪著簡禹,這種情況下說這種話,要點臉嗎?

車中禮神助攻,哈哈一笑:“小娘子,咱們龍老大可是個溫柔人,你要是不喜歡,那就要便宜咱們兄弟了。”

彆說這是簡禹,這就是真龍傲天,白越現在也隻能咬咬牙了。

白越咬了咬牙道:“我願意。”

簡禹笑了:“既然你願意,那就太好了。”

說著,簡禹朝車在禮舉了一下杯子:“車老大,多謝。”

車在禮喝了一杯,哈哈笑著。

剛纔送白越進來的三當家突然道:“既然小娘子願意了,陪龍老大喝杯酒吧。”

白越愣住了,完蛋。

她脫口而出:“我不能喝酒。”

在這裡喝醉了怎麼辦,誰知道會說出什麼話來,做出什麼事來。

米子涵尚不明白,他當然不會想要灌醉白越,但知道有簡禹在,喝也是淺嘗輒止,不會喝多少的。眼下這場合,總是要喝一兩杯對付對付的。

但是簡禹立刻就想到了和白越同樣的事情,可他不能為白越說話。

他現在是另一個人,車在禮也不是傻子,他說話做事,都要符合龍傲天的人設才行。

簡禹不悅道:“怎麼,看不上我們,覺得我們是打家劫舍的,配不上你?”

“不是不是,龍老大你誤會了。你特彆英俊威猛真的。”白越忙道:“但是我是真不能喝酒,喝一點就醉。我若是醉了,那,那不也是掃你的興嗎?”

三當家立刻就道:“太誇張了吧,哪有人喝一口就醉的。小娘子,你可彆弄錯了,咱們這是什麼地方,可不要你矜持。”

龍傲天顯然不是那麼好說話的人,也隻是冷冷的看著白越。

當然他心裡是有譜子的,這酒,絕對不能讓白越喝,至於眼下這場麵,白越有辦法解決最好,要是冇有,再僵持一下,等會兒他裝作發怒,直接把人抗走就行。

大不了以後被米子涵拿出來笑話,現在也顧不了許多了。

龍傲天冷冷地往前靠了一些:“你要是連一杯酒都不敬,很難讓我相信,你真的看上我了。”

暖暖氣息吹在白越臉上,她不由地往一旁躲了一下,卻看見一旁虎視眈眈的三當家和旁人。

這不是簡禹的主場,不能躲,躲過去,簡禹也不好交代,若是他露餡了要一起完蛋。

白越咬了咬牙,豁出去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