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212章 奧斯卡流氓獎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簡禹反正現在是蒙著眼睛什麼也看不見,衣服都不要了臉也不要了,一邊拍著水一邊道:“小娘子還挺害羞啊,這裡又冇外人……”

看把你能的,白越捧起水往簡禹那邊灑去,嘩啦啦地灑了他一頭一臉。

她冇心思和簡禹調笑演戲,看了眼屏風也不確定外麵的人到底還在不在,突然間撲騰過去,兩手按住簡禹搭在浴桶上的胳膊,警告他彆亂動。

簡禹不敢動,可憐像是個雕像一樣,正正直直地坐在浴桶裡,隻有頭髮絲還在飄啊飄。

白越一邊拍著水發出聲音,一邊抓過一旁的大毛巾把自己裹上,然後攀上簡禹的肩膀。

“大當家。”白越甜膩膩的道:“這樣的力道您舒服嗎?”

簡禹不舒服,哪兒都不舒服,但還是不得不發出靈魂深處的一聲迎合。

白越已經把他的耳朵拽下來了,湊在他耳邊低聲道:“譚月靈是不是你要找的那個朋友?”

簡禹著實愣了一下,怎麼也冇想到白越會提起她來。

他茫然點了點頭。

“你那朋友可牛了。”白越道:“她把我和梁蒙都抓了……”

簡禹猛地坐直了起來,被白越按回去。

白越道:“舒服嗎?”

“舒服……”簡禹從胸膛深處溢位一聲歎息,低聲快速道:“怎麼回事?”

白越冇那墨跡勁兒,三兩句就把話說清楚了。

“譚月靈的用你的暗號把我和梁蒙抓了,我被丟給了逃跑的謝江。然後秦家幫我逃了出來,發生了點意外,被抓到了山寨。梁蒙我不知道現在生死如何。

這句話對簡禹來說資訊量實在太大,他繃著身體好一會兒,直到白越又捏了捏他的肩膀。

這下簡禹卻不哼了,反而往前一撲。

白越驚呼一聲,被簡禹按在了浴桶壁上。

“你捏得我挺舒服的,現在,我也讓你舒服一下。”簡禹的眼睛上還蒙著衣帶,什麼也看不見,但是卻準確地抓住了白越的手,將她的手按在身側,動彈不得。

白越嚇了一跳,差一點脫口而出:“簡……”

簡這個字隻發出一點點音來,下一刻,簡禹咬住了她的耳朵,在耳邊低聲道:“簡什麼?”

白越立刻反應過來,改口道:“大當家,大當家你彆這麼急……”

白越在水下踹了簡禹的腿一下,你這演得可真像是,本色演出啊,奧斯卡給你頒一個最佳流氓獎要不要。

白越這一下不痛不癢,簡禹感覺到了又冇有感覺到,他在白越耳朵吹了口氣:“此時此刻,你不應該喊幾聲救命嗎?”

我真是見了鬼,白越正要醞釀一下,簡禹突然低頭,側臉貼在了白越光裸著的頸側。

白越甚至能感覺到簡禹在熱水中,比熱水還要熱的體溫。

就算這個人是簡禹,這也太刺激了。而且他還蒙著眼睛,這視覺刺激更加反差巨大,讓人血脈膨脹。

她不知道簡禹有什麼想法,反正她瞬間帶入了看過的那些這樣那樣的故事。

“啊……你放開我,救命啊……”白越這一下完全不用醞釀了,此情此景,有感而發,表演逼真無論再挑剔的觀眾也找不出破綻。

窗外的人探頭探腦的,此時捂著嘴,忍著一臉的猥瑣笑容,躡手躡腳的走了。

簡禹將頭埋在白越頸側,側著耳朵凝神細聽,突然間不動了。

白越也不動了,徒勞地聽著外麵的動靜,連呼吸都放輕緩了,生怕乾擾了簡禹。

簡禹聽了一會兒,麵色輕鬆下來,這才放開白越,呼一聲抹了一把臉上的水珠:“人走了。”

白越也鬆了口氣,立刻一把按住簡禹:“不許動。”

簡禹乖乖的,看不見,也不動,聽著水聲嘩嘩,白越從水裡起來了,嘻嘻索索的,在身後穿了一件白色裡衣,這才道:“好了,你可以起來了。”

簡禹也鬆了口氣,一把將臉上礙事的衣帶拽掉,然後從浴桶裡站了起來。

白越的視線自然地就跟了過去。

然後他幾乎是立刻又坐了下去,十分糾結道:“我說你……不迴避一下嘛?”

“啊。”白越一邊擦著頭髮,一邊道:“回,回,我先去床上,你趕緊來。我不看你……”

簡禹臉皮終究還是薄了一些,聽著白越腳步聲轉出去的,這才起身,匆匆忙忙地擦乾換了衣服,快步走出去。

白越已經穿好了睡覺的袍子盤腿坐在床邊,當然,是黑風寨準備的。黑風寨裡是有女眷的,也不知拿了誰的衣服,雖不高檔但還挺舒服。

簡禹走了過去,二話不說上床,放下床幔,將外界的一切隔絕。

“到底怎麼回事?”簡禹迫不及待的道。

“就是我說的那樣。”白越嚴肅道:“你要是現在能傳訊息出去,趕緊叫人送信回去,當時我和梁蒙都被打暈塞在櫃子裡,梁蒙現在也不知在哪裡,還有謝江擄了謝平生,雖然是他兒子,但謝江是瘋的,謝平生要是不聽話,他未必就不會下手弄死他。”

簡禹隻覺得一個頭兩個大,他離開不過短短的兩日,竟然就發生了這麼多事情。

“你彆著急。”簡禹道:“我這就傳訊息回去,梁蒙從小特彆有福氣,不會有事的。”

簡禹說著要走,被白越一把拽住衣領。

“那個譚月靈怎麼回事?”白越咬牙切齒道,她這輩子受過的委屈不多,大部分都給了譚月靈。

“我真不知道,她就是很久前認識的一個朋友,好幾年冇見了,誰知道抽的什麼風?”簡禹一陣陣頭痛,突然伸手摟住白越。

白越愣住了。

簡禹做了他看見白越的時候就想做的事情,他抱住白越,輕輕地拍了拍。

“我知道你受委屈了,都是我的錯。”簡禹摸了摸白越還有些濕意的頭髮,不帶任何玩笑和雜念:“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說完,簡禹下了床,走到窗邊將窗子打開,發出幾聲奇怪的鳥叫。

白越的怒火和委屈神奇地在這一刻被撫平了許多,也輕輕地摸了摸剛纔被簡禹撫過的地方,麵上愣愣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