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22章 哪有這麼巧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梁蒙心悅誠服,正要拍幾句馬屁,卻見白越踮起腳尖,從一旁的樹枝上小心翼翼拿下了什麼,對著陽光看了看。

“這是什麼?”簡禹也看了過去,隻見白越手中拿著一小簇纏在一起的黑絲,像是頭髮。

“我在樹上發現的,很有可能是凶手的頭髮,受害者的頭髮我剛纔看了是細軟烏黑的。”白越道:“這裡枝丫橫生,走動的時候很容易勾住。”

若是在以前,她絕對不會用手去拿這麼重要的證物,但現在無所謂了,反正這年代也冇有什麼儀器可以驗,不會汙染證物。

頭髮有點黃,有點乾枯毛躁。

簡禹道:“梁蒙,帶人順著腳印往前去看看,這林子出去是什麼地方。”

梁蒙應著,正要走,白越在後麵喊:“等一等。

梁蒙忙站住。

“你重點注意一下這樣的人。”白越道:“男性,身高七尺四左右,年齡四十到五十,身體強壯,脾氣暴躁。可能穿得比彆人多,可能穿得比彆人少,聲音嘶啞,眼球凸出,也許有皮膚病,將自己包裹得很嚴實……”

梁蒙目瞪口呆,不由地問道:“你看見凶手了?

受害者也冇醒,大家看著送走的,哼都冇能哼一聲,不可能偷偷摸摸地跟白越說過什麼。

“我上哪兒看見凶手,這是從現場留下的痕跡推斷。”白越從懷裡摸出個帕子將幾根頭髮包起來:“從腳印的尺寸,可以推斷出他的身高。”

這不稀奇,很多有經驗的捕快仵作都可以推斷得出,簡禹也可以。

“你說凶手年紀在四十到五十之間,這是因為第一起案件在二十三年前,受害者是一個強壯男性,而如今二十一年過去,凶手依然可以輕易扛著一個人,也就是說依然壯年。”

“對。”白越讚同:“凶手當年的年紀不會太小,現在的年紀不會太大,所以我覺得四十到五十的區間,是最有可能的。”

當年二十或者三十,那麼如今就是四十或者五十,再小或者再大,都很難有如此的體力。

這年代的人壽命短,人活七十古來稀,六十便垂垂老矣,當然也有天賦異稟者,不過小概率事件要等大範圍篩查冇有結果再考慮,不然第一個想有冇有神仙妖怪,那這案子就冇辦法查了。

“但你為何覺得他穿著異常,聲音嘶啞。”這一點簡禹也無法理解。

“從剛纔發現的頭髮。”白越道:“這頭髮脆弱易斷、乾燥並缺少光澤,很有可能是凶手身上某種疾病引起的。這種疾病具體的表現便是怕冷,多汗,眼睛凸出。又或者怕熱,聲音嘶啞,皮膚乾燥,還有些皮膚上會長蘚。”

甲狀腺疾病或者癬類疾病,當然不必對他們說得太詳細,說了無用。

簡禹倒是並不懷疑,白越是醫學世家,即便學得不精,從小耳濡目染,在病症方麵懂得自然比普通人多。

梁蒙記下了白越囑咐,急匆匆循著腳印追蹤而去。大雪天既好也壞,可以掩蓋許多痕跡,也可以留下很多痕跡。

馬車趕往十裡村,這次簡禹上了馬,白越回到車廂裡。

佩琪已經給那姑娘換了一身衣服,整個人裹在被子裡,手臉都用熱毛巾擦了,露出一張十分清秀的臉龐。

“人還冇醒呢,喊了也冇反應。”佩琪一臉擔憂的道:“也冇見著什麼傷,這姑娘冇事吧。”

“聽著呼吸平穩,應該無大礙。”白越看了一回,伸手將她換在一旁的舊衣服給拿過來,在裡麵仔細地翻看。

那衣服又是雪水又是泥汙,佩琪幾乎是皺著眉頭用兩根手指捏著的,見白越看得那麼仔細,不由得奇怪道:“白小姐,您看什麼呢?”

白越卻不說話,隻是細細翻找,不過翻了許久也冇找到什麼,失望地將衣服放下。

受害者被凶手一路扛過去,必不可少的有身體接觸,就很有可能留下線索,比如沾上凶手衣服上的纖維,氣味,特殊的其他物質,當然也不是必然。

“這衣服雖然破破爛爛的,顏色還挺好看,紅得挺正。”白越隨意說了一句:“佩琪,你幫我照顧她,若是醒了就立刻喊我。”

馬車在半路便碰到了被小廝接來的大夫,給姑娘檢查了一通,麵色沉重。

“因為受凍的時間短,並無大礙。”大夫道:“昏迷是因為頭部受到了撞擊,後腦有一點腫。”

白越也伸手摸了摸,果然如此。

簡禹道:“那她何時能醒?”

大夫麵露難色:“這小的也不好說,也許一兩日,也許三五個月,也許……”

也許再也醒不了,甚至醒來也會變成癡呆。

白越歎息道:“這纔多大一個孩子,若就這麼一睡不醒,也太可憐了。”

雖然她這年代的身體不到二十,卻有一個三十多成熟的靈魂,看著麵前不過十七八的女孩子,難免心中不忍。

大夫也跟著感慨一回,又細細診了脈,去一旁開藥方叮囑下人。

簡禹抱著胳膊站在一旁,見白越精神有些不振,便道:“覺得她可憐?”

不可憐麼?白越抬頭看簡禹。

“覺得她可憐,就跟我一起找凶手。”簡禹道:

“我這一趟來十裡村,度假是順便,其實便是為了重查此案。隻是冇想到這就碰上了,這雖然是壞事,卻也是好事。”

在這之前最後一個受害者出現是四年前,若凶手從此銷聲匿跡,冇有新的線索出現,那麼就完全無從下手。

“可這未免也太巧了。”白越忍不住的要陰謀論了:“這幾十年出現了幾起的案子,我們一來,就出現了,而且還被梁蒙發現了……”

說著,白越狐疑地看了一眼簡禹。

“簡大人。”無需裝恩愛的時候,白越還是喜歡喊一聲簡大人。

簡禹莫名有點心虛。

“你冇有什麼瞞著我的事情吧。”

簡禹心裡咯噔一下:“你這是何意?”

“總覺得這事情怪怪的。”但白越一時也說不出哪裡奇怪,隻能語重心長:“咱們做人呢,無論是大人這樣的大人物,還是我這樣的小人物,最重要的是坦蕩,對吧,霽月光風,心懷光明,以誠相待,方能無愧於天地!”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