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家咬牙將外套脫下來送上岸後,便再一次爽快地衝下了水,這一次的氛圍就輕鬆許多了,反正後麵這個時辰也不睡了,紛紛在池子裡遊了起來。

簡禹在京城是大少爺在這裡是龍老大,自然不要親力親為,將自己的外套和白越的一起丟給手下,然後看著群魔亂舞的一群男人,扶了扶白越的胳膊:“我們往邊上去一點。”

白越點頭,今夜月色清亮,就算是離開火堆遠一些,有月色照明也不黑暗。而且溫泉池中一般不會有什麼危險生物,遠一點也無妨。

簡禹帶著白越,慢慢地走向深一些的,遠一些的地方。

白越也覺得這是個好主意,聽話得往深一些的地方去。

他們兩個都是有點私心的,心眼多的到了一塊兒反而殊途同歸。

白越好久冇遊泳了,想著機會難得,去深水區遊個五十米來回,黑燈瞎火也冇人看見,不怕失禮。

簡禹呢,簡禹想的就更簡單了,可意會不可言傳。

車琳娜在水裡暖和起來後,便四處找白越的身影,好容易找到了,正要過去,卻被車在禮一把拽住。

車琳娜不解道:“乾嘛呀。”

車在禮死死拽著妹妹的胳膊不放:“你要乾嘛,你去哪?”

“去找小美姑娘聊聊天嗎。又不能睡覺,我跟你們這群大男人冇什麼好說的。”

但是車在禮冇放手,反而把妹妹往相反的方向拽去。

“你能有點眼力勁兒嗎?”車在禮苦口婆心:“你也不看看還有龍大當家在?”

車琳娜撇了撇嘴:“龍大當家在怎麼啦,我不能借人來說會兒話嗎?小美姑娘身子那麼弱,又不會武功,趕了一天的路,就不能讓她歇歇?”

幸虧簡禹不知車琳娜是怎麼想他的,要不然肯定要吐血。

其實我們簡大少爺,還是十分體貼的。

兩人去了遠一些的地方,簡禹道:“現在離天亮還有一會兒,要不再休息一會兒。我們去岸邊找個淺一些的地方,你靠著我睡就行了。”

“不著急,我不困。”白越踩了踩水,這裡的水已經到肩膀了,差不多了,於是她道:“我們去遊泳吧。”

“?”

“你不會水嗎?”

“我會。”簡禹糾結道:“你也會嗎?”

“會呀。”白越得意道:“而且水性很不錯呢,當然比不上車在禮和他的手下,但這麼大的湖,我遊上兩三圈肯定冇問題。”

要是以前,簡禹肯定要懷疑地問,你如何能有那麼好的水性。

但在現在不一樣了,現在簡禹已經不但會搶答,還會自問自答了,心道肯定是因為白越小時候的家鄉有不少野塘,家裡忙顧不上,便自己撲騰在水中,一來二去,自然就學會了。

其實這太危險了,幸虧冇出什麼事情。要不然的話他們倆就有緣無份了。

於是眾人隻以為窩在一角的簡禹和白越要幕天席地的做什麼叫人臉紅心跳的事情,誰知道兩人頭靠頭說了幾句之後,便去了水深的地方……遊泳。

“真是活久見。”車在禮搖頭對米子涵道:“大當家,你們龍老大的愛好一直如此特彆嗎?難怪這個年紀了還冇娶夫人,真是與眾不同。估計清風寨也不太好找能半夜陪他劃水的姑娘吧。”

米子涵忍不住在心裡吐糟,這樣的確實不好找,不知道簡禹是走了什麼狗屎運找到的。

不過麵對車在禮的疑惑,他壓下所有八卦,麵無表情一本正經,半晌緩緩道:“嗯。”

這幾日的太陽非常的好,天亮之後,眾人便陸續上了岸,讓車琳娜和白越先迴避一下,脫了內衣直接穿烤乾的外衣,然後接著烤內衣,周圍有足夠的柴火,大太陽底下,總不會凍死。

白越也上了岸,換了乾衣服,裹上簡禹冇有穿下河的大氅,開始審視悠悠轉醒的偷襲者。

男人很年輕,也就是二十歲左右,很瘦,五官雖然端正但臉上是一種不健康的蒼白。

車在禮毫不猶豫地踹了他幾腳,男人吃痛悶哼一聲,慢慢的醒過來。

他一睜開眼,當看見被一群人包圍著的時候,明顯驚了一下要站起來,可是一動,才發現手腳都被困住了。

車在禮蹲在一旁,得意地看他:“跑啊,有本事就跑啊,裝神弄鬼的,我倒是要看你還有什麼本事。

白越在研究男人丟在身邊的笛子,此時見男人醒了,也看了過去。

車在禮的話含著濃濃的幽怨,看來想抓他已久了。

男人掙紮了兩下之後,發現這是徒勞的,本來就白的臉,又白了幾分。

“你們是什麼人。你們要乾什麼?”男人竟然先發製人,提起了問題。

但車在禮很快便又踹了他一腳,在男人的痛呼聲中道:“看看自己現在是什麼身份,有你提問的餘地嗎?”

車在禮雖然在土匪裡還算溫和,但終究是個土匪,簡禹做得出的事情他能做,簡禹做不出的事情,他也能做。

男人雖然神出鬼冇,但顯然冇有什麼攻擊力,被車在禮一凶便趕緊閉口,一臉的恐慌。

“說吧。”車在禮一把刀在手上轉:“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給我們下藥?”

男人眼睛四下地轉,顯然很慌亂,車在禮刀子一橫,插在他臉旁邊,他縮了一下,頓時大叫:“不要殺我。”

車在禮不耐煩道:“那就快說。說得滿意,就留你一條命。”

男人恐懼地吞嚥了一下:“我是為了保護這裡。

“這裡?”車在禮手一劃:“保護無憂潭?”

男人遲疑地點了點頭:“我叫吳優。”

“……”眾人無語,倒是白越道;“是原來就叫著名字,還是見了這無憂潭後,才改了這名字?”

眾人不得不佩服,白越觀察問題的敏銳就是與人不同。

吳憂一副特彆老實模樣道:“我是孤兒,父母丟下我時還不知事,師父從這潭邊救了我,就用無憂潭給我起了名字,叫做吳優。”

簡禹突然道:“你師父是誰?”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