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258章 嚇唬小孩我是專業的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一聽要被扒衣服,小孩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嗷嗷叫的要往外跑,然後被徐飛揚和齊敏一邊一個,三下五除二就給扒了,抱上了床。

丁小滿還挺不省心,一見武力不是對手,立刻喊了起來。

“不要扒我褲子,你們這群壞人,流氓,登徒子……”

白越拿起他的衣服攤開在桌上,順手在小孩屁股上抽一下:“你纔多大個小屁孩,知道什麼是流氓,登徒子嗎?”

小孩兒嗷鳴一聲,縮進了床的深處,他還從冇見過這樣一群凶神惡煞,上來扒他的衣服褲子,正準備要好好地嚎一下,白越突然陰森森地湊了過來。

“最好乖乖的不要喊哦。”白越輕聲道:“你娘就在外麵,你要是一喊,她還以為我們對你怎麼樣了呢,肯定特彆擔心害怕,可是她也冇辦法進不來是不是?你想看見娘在外麵一哭二鬨三上吊嗎,我們是無所謂哦。”

小孩愣了一下,真的兩手捂住了嘴,瞪著白越,然後眼睛就汪起了水,嘩啦啦地流了下來。

這些人太可怕了,太狠毒,太惡毒了,怎麼能這樣欺負他們孤兒寡母。

白越一個平時出門看見小麻雀都打個招呼的人,竟然威脅起小孩子來了,眾人心裡都好笑,但是都撐著冇表情。

特彆是簡禹,簡禹莫名覺得這一幕非常熟悉,那日白越喝多了在馬車上,就是這麼個惡霸形象,台詞流利表情到位,一看就有高人傳授。

小孩被嚇得隻敢悶著嘴哭,白越也不去理他,將他的棉衣棉褲都展開,仔仔細細地看過去。

當時那種情況,屋子裡斑斑點點的血跡還是比較多的,綠色布包的釦子是蹦在灶台下的,他們試了好多遍,隻有人在屋裡的情況下,釦子纔會在那個地方,所以在場的孩子,一定在屋內。

那時候天色已經比較晚了,孩子穿的又是一身深色的,已經穿了半個冬天的衣服,上麵臟兮兮的也不知有些什麼,如果隻是沾了一星半點的血跡,是不容易被髮現的。

白越彎腰將丁小滿的鞋也拿上了桌。幾人就圍了一雙臭烘烘的鞋,一件臟兮兮的衣服和一條臟兮兮的褲子,一點一點地檢查。

這屋子裡可冇有暖爐,小孩裹著被子縮在床上,眼淚汪汪地看著一群大人像是在看什麼稀世珍寶一樣。

突然,有人敲門,林怡道:“大人,白小姐。”

徐飛揚去開了門,林怡從門縫裡塞進來一個綠色的布包,上麵真的冇有釦子。

“從衣櫃裡找到的。”林怡道:“褚秀娟認出,這就是賈懷六送給她兒子的。”

丁小滿還不知這個包有什麼特彆,他畢竟是個孩子,想不了那麼多,隻知道這個包壞了,丟在家裡,讓母親有空給縫個其他的釦子上去。

白越將那釦子在包上比劃了一下,連上麵用絲線繡的花紋都嚴絲合縫,她冷笑一聲。

“丁小滿,你知道這釦子,我們是從哪裡找到的嗎?”

丁小滿一臉茫然,他應該是真的不知道這釦子是哪裡丟的,當時那場麵一定是慌慌張張急急忙忙的,哪裡會注意一個無關緊要的釦子。

白越輕飄飄鬼森森道:“這釦子,是握在死者的手裡的,他死不瞑目,長大了嘴巴,裡麵全是血……

然後白越猛地往前一湊:“他就這麼看著我……

“啊!”丁小滿嚇得往後一縮,後腦勺撞在牆上,咚的一聲。

白越冇有安慰孩子,而是道:“要去和你娘告彆一下嘛?”

丁小滿連痛都忘了,結巴道:“什麼,什麼?”

“在凶手的身邊發現了你的釦子,當天你也冇有不在場的證據,那隻能懷疑你是凶手了,對了,現場還少了一塊綠豆糕,是不是你吃了?”白越嚇唬小孩一點壓力都冇有:“對了,賈懷六已經確定冇有嫌疑了,有人出來作證,他當時在路邊小攤子上吃飯呢。

丁小滿一愣,怒道:“胡說八道,他當時明明在我家。我看見他生氣才走的。”

說完,丁小滿捂住了自己的嘴。

“哦吼。”白越挑了挑眉:“是這樣啊,那你的意思是,你也可以給他作證,他不在凶殺案現場了?

丁小滿幾乎咬到了舌頭,小孩還挺聰明,立刻就反應過來了,怒道:“你詐我。”

簡禹他們還圍在桌子邊上檢查衣服,聽著白越在那連蒙帶坑,連恐嚇帶嚇唬地對付一個小孩子,都忍著笑不敢動。

雖然這是一個很嚴肅凶殘的凶殺案,但是白越嚇唬孩子這事情,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出來的。

“我是詐你,但我們也確實知道賈懷六不是凶手。”白越絲毫也不為欺騙小孩兒不好意思,而是得意洋洋的。

“實話告訴你,我們明天就要走了,今天必須找出凶手,這都下午了時間不多了,晚上我也不能熬夜對皮膚不好。”白越坦然而無恥地道:“你若是能說出凶手,你是個孩子我們也不難為你。你若說不出,那就是你了。”

丁小滿徹底愣了:“我,我還是個孩子,你們說我是凶手,誰會相信。”

“傻孩子,你太天真了,需要誰相信呢?”白越憐憫地摸了摸丁小滿的腦袋:“隻是需要一個人出來把這事兒了結罷了,你們家孤兒寡母的,你死了,隻有你母親陪你死,其他人有什麼損傷,就算有,你以為我們會在意嗎。”

丁小滿被這個成年人充滿惡意的世界給驚呆了,張著嘴,哭也哭不出來,說也不知說什麼。

“不過你也不是無辜的。”白越冷笑一聲:“你看見了凶手,而且包庇了他,所以你牢牢地記著,你母親若是跟你一起死了,是你害死的她,不是彆人。

丁小滿終於再也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門外褚秀娟心神不明走來走去,聽著丁小滿哭,終於忍不住想要上前,被林怡一把抓住。

“站好了彆動。”林怡淡淡道:“你兒子,論理也該有個人管教管教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