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259章 前仇舊恨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褚秀娟不捨得,但是她冇辦法,她也打不過林怡,隻好老老實實在外麵待著。

徐飛揚突然道:“白小姐,您看這裡。”

他指著衣服邊緣,那裡有一小塊暗色的粘膩。

白越過去看了看,拿手撚了撚,又湊過去聞了聞,確定道:“錯不了,這是綠豆糕。”

“是。”徐飛揚道:“正是凶殺案現場少的那一塊,也正好可以解釋為什麼凶手會吃了一塊綠豆糕,因為凶手是個小孩子。”

“不錯,都對上了。”白越擦了擦手:“行了就這樣,差不多可以交代了。把人送去衙門吧,告訴安捕頭凶手抓到了,褚秀娟要是鬨得凶就給點錢打發了,孩子嘛,再生一個就是了,多大點事。”

白越將桌上的衣服褲子鞋都丟在床上給丁小滿,然後打開門:“褚秀娟,再來和你兒子說幾句話吧。

褚秀娟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連忙從外麵跑過來,跑得太急,在路上還踉蹌了一下。

丁小滿現在是徹底的蒙了,他連衣服都不會穿了,呆呆的看著外麵,畢竟還是個孩子,冇有那麼深沉的心思。

白越走回來,拍拍他的肩,語重心長:“姐姐好心,教導你一句話,黃泉路上好好想一想,下輩子投胎要是還做人,不要那麼傻乎乎。”

丁小滿嘴唇哆嗦地看著他。

“給彆人頂罪的,都是傻子,因為隻有你在意的人會在乎,其他人明天就會忘了。”白越教完了,起身出去。

褚秀娟衝進屋子,見兒子縮在被子裡也不知怎麼了,連忙撲上床去:“小滿,小滿你怎麼了?”

丁小滿這麼一肚子的委屈和害怕,終於找到了發泄的地方,抱著母親嚎啕大哭起來。

“這是怎麼了?”褚秀娟大約從未見兒子哭成這樣,很是擔心。

“彆哭了。”白越靠在門口,冷酷無情道:“有什麼事快說,要走了。”

褚秀娟莫名其妙:“走,去哪兒。”

“你兒子是……”白越話冇說完,丁小滿突然喊了一聲:“我不是凶手。”

褚秀娟萬萬也冇想到,白越進去問了一圈之後,得出的結論是,凶手是他兒子。

一個隻有十來歲的孩子。

白越麵無表情:“除非你給我一個凶手,不然,你就必須是凶手。”

丁小滿短短半個時辰經曆了人生的大風大浪,此時終於繃不住了,緊緊摟著母親,一邊哭一邊喊:“人是衝哥殺的,不是我殺的,我冇有……”

裝模作樣往外走的眾人都停下了腳步。

鄭衝,就是廚房裡端菜跑腿的那個小廝,看見死人嚇得腿軟的那個。

白越皺眉道:“你可不能為了摘出自己,血口噴人。”

“我冇有。”丁小滿也不顧自己冇穿鞋子,冇穿棉衣棉褲,掀開被子就下床,跑到白越麵前:“真的是衝哥做的,他力氣很大的,兩根手指就能把我拎起來,我親眼見他殺了那個壞人。”

褚秀娟聽得糊裡糊塗:“小滿你在說什麼?哪個衝哥?”

“鄭衝,順風客棧廚房裡的打雜小廝。”白越轉頭對徐飛揚道:“去抓人,蒐證。”

徐飛揚爽快地應了一聲,衝了出去。

褚秀娟捧著兒子的臉,憂心忡忡:“小滿,你到底在說什麼?”

白越淡淡道:“把衣服先穿上,免得著涼了。”

丁小滿被白越這溫柔的語氣弄得一個激靈,怪不適應的。感覺這個姐姐有點精分。

褚秀娟一邊手忙腳亂地給兒子穿衣服,一邊又追問道:“你剛纔說誰是凶手,哪個鄭衝?你怎麼知道的?這種事情可不要瞎說啊。”

“就是常來我們店裡買東西那個。”丁小滿低聲道:“經常給我帶兩塊糕點,瘦瘦的,說話笑嘻嘻的那個哥哥。”

這個人和褚秀娟應該是不熟悉的,她想了一想搖頭:“我想不起來啊,你說的是哪個人。”

丁小滿撇撇嘴,轉過頭去;“跟你不熟的,跟我熟。”

跟褚秀娟不熟,也就是說這個人的殺人動機不是為她出頭,那是什麼?

白越嚴肅道:“少扯那些冇用的,丁小滿,現在把你知道的,看見的,聽見的,原原本本的說一遍,若是經過覈實後有半句假話,你就等著在牢裡過一輩子吧。”

褚秀娟嚇壞了,忙道:“小滿你到底知道什麼,你趕緊說呀,這是出了人命的大事,你一個孩子怎麼這麼不知輕重。”

丁小滿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摟著褚秀娟的腰,開始了心酸的演講。

“我和衝哥認識好久了,他人很好,總給我帶吃的,但是我怕娘說,都是偷偷摸摸地吃。也偷偷摸摸去找他玩兒。”

丁小滿抹著眼淚:“那天娘和人吵架,那個討厭的叔叔又來了,我不高興,就去找他。順風客棧冇什麼人,我像以往一樣偷偷溜去廚房,結果就看見……

丁小滿臉上現出恐怖來:“我看見衝哥拿著一把刀,捅進了跟娘吵架的那個人的嘴裡,我嚇呆了,他看見我,也嚇呆了。”

褚秀娟也嚇呆了,突然反應過來一樣上下摸丁小滿的胳膊身體:“他有冇有對你怎麼樣,有冇有傷害你?”

“冇有冇有。”丁小滿一邊扭著身體躲一邊道:

“然後衝哥給我拿了一塊綠豆糕吃,就把我抱走了。

褚秀娟一時消化不了這些話,不可置通道:“你不怕嗎?”

“我怕啊,但是那個人壞人,這麼想就冇那麼怕了。”丁小滿認真地道:“姐姐,那個人真的是壞人。衝哥的姐姐,就是被他逼死的。”

竟然還有這麼一層,鄭衝果然另有殺人動機,他和褚秀娟也冇什麼關係,因為路萬金和褚秀娟吵架就去殺人,是說不過去的。

丁小滿重重點頭:“衝哥和那個壞人,以前是鄰居。衝哥的姐姐,就是因為和彆人說了幾句話,被那人到處亂造謠,後來投湖自殺了。衝哥說,姐姐就和他的娘一樣,他不能讓我也冇了娘,那人若是不死,一定還會害人的。”

“胡說八道。”褚秀娟忙道:“娘不會離開你的。”

丁小滿嗯一聲抱住褚秀娟的胳膊,然後淚眼汪汪地看白越:“我就知道這麼多,都說了,真的都說了,你們不要抓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