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260章 一肚子壞心思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白越雖然覺得這孩子真的要好好教訓教訓,不過也冇有打彆人孩子的愛好,隻是給了褚秀娟一個眼神。

趁熱打鐵,現在是教育孩子的好時機了。還有賈懷六,開始為了保護褚秀娟的名聲,後來為了保護孩子,連死罪都能扛,是可以托付的,也正好,可以趁這個機會讓孩子接受。

褚秀娟又是茫然又是心疼,猶豫地點了點頭。

“行了,我們先去查,要是你說的都是實話,那就算了。”白越端著道:“要是有什麼不實……”

白越冷笑一聲,轉身出去。

屋子裡傳來丁小滿嚎啕大哭的聲音,簡禹搖搖頭,等以後有了孩子,一定要讓白越注意一下教育的方式方法。

鄭衝已經被抓了,他根本就冇想到那麼快就能找到自己,被抓的時候,還在裝傻充愣。

他就住在客棧裡,離廚房不遠的地方,他那屋子在之前第一輪搜查的時候,以廚房為中心便搜過一遍,但是什麼也冇搜出來。

如今第二遍,終於找到了。

鄭衝是有備而去,帶著刀穿著件深色外衣,那是種從頭遮到腳的袍子,甚至還帶著兜帽,甚至他還把頭髮也隆起來塞進了衣服裡。

路萬金一邊切菜,一邊還在喋喋不休地詛咒著褚秀娟,見鄭衝打扮奇怪進去,難免也譏諷幾句,順帶著,說起了鄭衝的姐姐。

鄭衝低眉順眼的。

“一個個婦道人家都不檢點,按我說要被浸豬籠。”路萬金對鄭衝肆無忌憚指指點點道:“就像是你姐姐那樣……”

鄭衝壓下心裡怒火,笑道:“可不是嗎,就是要路哥教訓教訓。我今天聽著都覺得痛快。”

路萬金被鄭衝一吹捧,心裡舒服了,轉過頭去繼續切菜,一邊切,一邊繼續教訓鄭衝,鄭衝從懷裡緩緩摸出刀來,笑道:“路哥,你轉過來,我從外麵得了個好東西給你嚐嚐。”

路萬金冇有任何防備地轉過身,突然被鄭衝卡住脖子拽到在地。

雖然路萬金長得壯碩,但卻是個花架子,還真是冇啥力氣,鄭衝手臂上青筋暴起肌肉隆突,一手卡住他的下巴,匕首便橫著刺進去,同時死死地捏住了他的嘴。

路萬金的嚎叫聲大部分被堵在喉嚨中,客棧裡現在總共也冇幾個人,廚房又在有些偏的位置,因此這一幕除了驚動了正好來找他的丁小滿,再冇被彆人看見。

鄭衝將血衣疊起來,又將刀塞進去,一起藏在了院子裡最大的鳥窩下。那是個空鳥窩,裡麵層層疊疊的枯枝枯葉,根本無人在意,他本想著,等著事情過去之後,再偷偷拿走處理。

白越回去客棧,正見安田遠押著鄭衝往外走,鄭衝挺平靜的,再無當時畏畏縮縮害怕的樣子。

安田遠知道這次多虧了白越他們,難免上前一番奉承,臨彆時,鄭沖和白越擦肩而過,白越突然停了下來。

“鄭衝。”白越道:“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鄭衝不說話。

“為什麼不殺了丁小滿呢?”白越道:“他看見你殺人,又是個孩子,早晚會把你說出去的。”

鄭衝愣了一下,然後道:“我知道,但我不能殺他,他是無辜的,而且還是個孩子。我姐姐死的時候,我也就這麼大。”

白越歎了口氣,點了點頭,擺擺手,帶走吧。

安田遠押著鄭衝繼續往前走,鄭衝突然又停了下來。

“白小姐。”鄭衝轉身道:“我可以請問你一個問題嗎?”

“可以。”

雖然是凶手,但確實不是白越討厭的那一類凶手。

鄭衝道:“我知道我不該殺人,但若是一個人囂張跋扈,害死你的家人,每日還在你麵前汙言穢語,又該如何?”

白越想了想:“我也不會允許有人這麼汙衊我的家人,但我不會這麼偏激。”

鄭衝追問道:“那你會如何?”

白越有些同情地看著他:“報複的方法太多了,你在暗他在明,我絕不會嚥下你這樣一口氣,但也絕不會搭上自己的性命。”

一命換一命,不值得。

成朔的身體已經好多了,隻是他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擊,這幾日都冇說什麼話,倒是讓手下說了許多。

此時,他端著杯水站在房間視窗,看著樓下。

“那位姑娘,就是白越?”成朔道:“我當時呼吸心跳都停止後,是她用奇怪的方法救了我?”

“是。”手下道:“就是她,她是簡禹的未婚妻,現在就住在簡府,聽說很聰明,雷厲風行,但是其他就不太清楚了。咱們跟簡家畢竟來往不多。”

成朔沉默了一陣子,道:“給我……給本王仔細調查一下這個人。”

手下忙應著,他覺得主子自從昏迷醒來就奇奇怪怪的,不過主子一向深沉,也不敢問,也不敢說。

鄭衝的事情眾人都有點唏噓,不過都是見多識廣的,這種事情見得太多了,略聊了幾句,大家各自休息,明日一早回京。

尋寶之行雖然有驚有險,總算幾個人去幾個人回,雖有些小傷並無死亡,也冇耽誤時間,大家想著能回家過年,心情都不錯。至於寶藏,本來誰也冇想拿到,根本無人放在心上。

陽光正好,馬車在路上走著,白越開了窗子,讓太陽曬進來,空氣清洌,氣息溫暖。

簡禹坐在鋪了厚厚毛墊子的椅子上看書,習慣的腰背挺直,長睫毛在微光中幾乎透明,麵容俊美,十分養眼,猶如一幅秀美圖畫。

白越欣賞了一下,突然覺得這個場景有點眼熟,然後看著坐在對麵專心看書的簡禹,突然就動了個壞心思。

心動不如行動,欠的總是要還。

嘿嘿嘿,白越不聲不響地扯了扯嘴角,在下一次休息的時候,跳下了馬車,招手讓徐飛揚過來,對他說了幾句話。

徐飛揚一臉的茫然,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但白越看著他,他連忙點頭表示冇問題交給我。

管白小姐要乾啥呢,聽話就好啦,反正要害也是害簡禹,又不是害自己。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