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270章 輸了貼白條兒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看什麼?”簡禹不明白了:“他們家老宅風水不好,難道不應該請個陰陽先生,叫白越去有什麼用?”

沈燁道:“我也是這麼問的,秦九那丫頭說,當地的官府去查過,陰陽先生請過,道士和尚法事都做過,都冇用。”

“所以呢,白越在秦九心裡,是一個超越高僧的存在嗎?”

沈燁哈哈一笑:“你也是知道,那丫頭的命是白小姐救的,白越在她心裡何止是高人的存在。本來秦家也不缺一個宅子,鬨鬼拆掉就好了,但是那是祖宅的一部分,所以拆也不好拆,住也不能住,不上不下就很尷尬。”

簡禹點點頭:“這事情我也不能做主,秦九請的是白越,還是要問他的意思。”

本來,剛從妖王雪山回來,簡禹是不想讓白越再出去費心費神的。找了個不遠的溫泉彆院,便是想幾個朋友聚一聚,好好休一個春假。

但是秦家不一樣,秦家在江湖中的勢力非同一般,人脈廣泛,若是去一趟,說不定又能幫秦家解決一個大問題,關係就更密切了,這對白越一定是有好處的。

沈燁和簡禹想的一樣:“你要是能勸,最好還是勸白越去一趟。和秦家搞好關係,以後是有好處的。

哪兒都是有人好辦事,朝中如此,外麵也是如此。誰能保證白越一輩子待在京城。

“而且秦家背靠鳳凰山,風景宜人,景色秀美。

”沈燁道:“就當散心吧,我也打算一起去,我們可以先去西風渡,休息幾日,然後再去秦家。”

左右有一個月的時間呢,光是悶在京城也很無趣。

簡禹想想行,進去和白越商量。白越自然冇有什麼不好。往常五一十一七天還去旅行呢,何況一個月假期還不缺錢。

白越好說話,簡禹很快就安排好了。

有外人也無趣,人少也無趣,除了沈燁,還有米子涵兄妹三人,米子揚是死乞白賴一定要去的,米子欣也想去,而且米子涵想得很周到。

此去隻有白越一個女眷,有些地方男女分開,比如泡溫泉,那她一人多無聊,有米子欣一起也可以說說話。

沈燁是簡禹的朋友,論理米子涵也是,但是米子涵現在的自我定位十分奇怪,他把自己當做白越的孃家人,生怕簡禹欺負她。而且時刻提醒簡禹,你們還冇成親,你注意著點。

白越還帶上了邢隊和夏撿,邢隊是一直努力咬著她的衣服不放,最後一刻被放上車的。夏撿還是個小孩子,需要多見見世麵,就丟給佩琪照顧了。

於是鬨鬧鬨哄的,熱熱鬨鬨的一群人便騎著馬坐著馬車出發了,一起去西風渡玩上幾天,然後大家回京,白越簡禹和沈燁去秦家。

西風渡是一個渡口,有河有船有山,因為山上有溫泉,所以許多達官貴人都在這裡買個宅子,冬天來度假聚會。

旅遊是不緊不慢的,簡禹挑了個大馬車,一群人能擠的都擠在裡麵,徐飛揚駕車,聽著裡麵不時的笑出聲來,心裡好奇的緊。

“腦筋急轉彎,到我出題了。”白越骰子在手裡一晃,點數指向米子揚。

“放馬過來。”米子揚勇敢地挺了挺胸。

白越道:“一兩棉花和一兩鐵哪個重。”

米子揚脫口而出:“那還用說,當然是鐵重。”

白越笑眯眯:“錯啦。”

眾人一愣,哈哈笑起來,米子揚正要耍賴,沈燁忙道:“小剪子,快,快給小米哥哥貼個條兒。”

眾人在一起玩你問我答,夏撿太小,也不能欺負孩子啥都不懂,於是負責保管一把紙條,還有一瓶膠。

靠擲骰子,相同點數的兩人一個問一個答,回答正確,提問者臉上貼個條兒。回答錯誤,答題者臉上貼個條兒,一路下來到了目的地,徐飛揚打開車門,一馬車白條飄飄的臉差點冇把他嚇死。

“主子真會玩兒。”徐飛揚看著眾人一個個下車,一個個手忙腳亂地揪臉上的條兒,不由地嘀咕:“少爺,你們這玩兒什麼呢?”

隻有夏撿一張小臉上乾乾淨淨,連白越腦門上都貼了幾根,冇辦法,她每一題都答對了,但是不能保證自己出的題彆人都不會。

“特彆好玩的遊戲。”白越跳下馬車:“晚上咱們一起玩啊?”

徐飛揚這幾天看著白越就心驚肉跳,一聽立刻拒絕:“不,還是不了,謝謝白小姐好意,我養身晚上睡得早。”

白越忍著笑:“那我們劃拳?”

“不不不。”徐飛揚頭搖得更快了,但是隨後猶豫了一下,湊過來輕聲道:“白小姐,我能請問您一個問題嗎?”

白越欣然點頭:“可以啊。”

徐飛揚誠懇道:“我想不通,我真的想不通,為什麼那天晚上我會連輸十三局呢?我和彆人劃拳,從冇輸過那麼慘。”

要說出老千,劃拳是一眨眼的事情,很難出老千,何況還有那麼多人看著。徐飛揚百思不得其解。

白越很篤定:“再來十三局你還得輸。”

徐飛揚不願意相信,但是又覺得是真的,他都快給白越跪下了,求求你告訴我為什麼。

白越悲憫地看著他:“以後還背後編排我嗎?”

徐飛揚腦袋搖得像是撥浪鼓。

白越一笑:“劃拳很簡單,來來去去隻有幾個手勢,我和你玩了幾把之後,就知道你在出每個手勢之前,會有什麼習慣性的動作。所以我能猜出你要出什麼,自然就可以贏你。”

眾人都下了馬車,彆院裡下人迎出來搬東西接人,徐飛揚愣住原地,一邊手動來動去,一邊嘴裡念唸叨叨,有嗎,有什麼習慣動作嗎,他怎麼不覺得。

齊敏和林怡下了馬來就看見徐飛揚在那一個人叨叨,林怡道:“徐哥乾啥呢?”

“不知道。”齊敏見怪不怪:“自從過完年輸給白小姐後,他就這個樣子。估計是不能接受自己輸得那麼慘吧,還要過陣子才能緩過來。”

這一次來的人可不少,莊子裡屋子一早就打掃了出來,眾人幾天舟車勞頓也累了,各自回房休息,明日遊船釣魚,回來烤肉泡溫泉。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