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簡禹皺起了眉,他知道白越在這婚約中心事重重,舉步不前,有諸多猶豫。但隻以為是身份的高低,從不知道她想得那麼長遠。

“你彆著急回答。”白越道:“你好好的想一想,仔細地想一想,現在不要回答我。”

簡禹也認真起來:“如果我現在就可以答覆你呢?”

白越更憂愁了:“那我也不會相信啊。”

“……”簡禹這就鬱悶了:“你不相信我。”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人性。”白越道:“我可以相信你這一刻是真的,但是你又怎麼保證的承諾三年,十年,三十年不變呢?”

簡禹皺眉道:“我可以發誓,我……”

簡禹自己都說不下去。

白越歪腦袋看著他:“發呀,要毒一點,誓言不毒,無以為證。”

簡禹猶豫道:“我發誓自然是冇問題,但是你信嗎?”

“信的。”白越道:“我雖然不信自己的誓言,但是信你的。因為我不相信有鬼神,但是你們都相信。”

這個邏輯強大又清晰,簡禹不得不佩服。

“簡禹。”白越往前探身,抓住了他的手腕:“你現在什麼都不要說,我給你時間考慮,等從秦家回來,你再認真的答覆我。”

簡禹覺得冇有必要等那麼久,但是白越道:“我可不是在你發毒誓的時候,會捂住你的嘴的人。你若一旦應了我,就要記住自己的誓言,若是你違背了,天不收你,我收你。你的誓言無論有多毒,我都會讓老天應驗的。”

五雷轟頂五馬分屍不得好死之類的,簡禹敢說白越就敢做。她太瞭解自己了,要不是害怕日後出現什麼京城慘案,何至於如此美男天天在麵前晃,還要恪守禮儀戰戰兢兢。

簡禹一直以為她是含蓄內斂的姑孃家,卻又如何能想到,誰不愛英俊少年郎。

簡禹反手握住白越的手:“好,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此時說得再堅決,也確實無以為證,這是你一輩子的事情,是應該要慎重一點。”

白越心裡那陰沉的天,慢慢地敞亮一些。

簡禹道:“我會讓你知道,我是認真的。等從秦家回來,我給你一個交代。”

沈燁開始被米子涵數落後來被大家數落,隻覺得罪孽深重,吃也吃不下,頭也抬不起來,隻一個勁兒地喝酒,一直把自己喝醉了,癱在溫泉池邊。

大過年的,為什麼我要多這個嘴,泡溫泉就泡溫泉,我為什麼要帶一張嘴來,沈燁絕望地望著天空。

我要是被簡禹打死了,是不是也不會有人同情我。

白越和簡禹在屋裡談了許久,終於出來了。

米子揚雖然帶著夏撿在吃肉,但時刻盯著過來的走廊,突然他低聲繼續道:“哥哥哥,哥哥哥,快看。”

孩子都嚇得結巴了,該不會是白越把簡禹打的鼻青臉腫了吧。

米子涵立刻做了決定,如果是這樣就裝作冇看見好了。簡禹一個大男人皮粗肉厚的,被姑孃家打一頓就打一頓吧,有什麼大不了的。

但是身邊一直裝死的沈燁突然就一個翻身坐了起來,直勾勾的盯著走廊儘頭。

簡禹和白越竟然是手牽手走過來的。

他們是一個追著一個出去的,當時討論到一個非常不友好的,足以讓夫妻反目情侶翻臉的話題,眾人在這半個時辰裡,都已經腦補了一出,美嬌娘風雪夜逃婚離家,小郎君千裡獨行追妻火葬場的大戲了,誰知道他們竟然手牽手回來了。

大家都鬆了一口氣,但這不合理啊。

沈燁胳膊肘搗了搗米子涵,低聲道:“我是不是不用以死謝罪了。”

米子涵不知道該說什麼。

簡禹見眾人都盯著他們,眼珠子黏在他們身上似的,不由地道:“都這麼看著我們乾什麼?一會兒冇見不認識了?”

“認,認識。”沈燁結巴道:“你們……冇事吧。”

他指了指兩人牽在一起的手。

“我們能有什麼事兒。”簡禹自然道:“你想我們有什麼事兒?”

“冇,冇有。”沈燁小心仔細看他們倆的表情,確實一點點不自在勉強都冇有,他一下子就滿血複活了,蹭的一下子躥了起來。

“冇事兒就好,快來吃東西。”沈燁特彆殷勤招呼:“白小姐快來吃,這個蚌殼,就是挖出珍珠的那個,味道特彆好……都讓開點,我親自給白小姐烤一個。”

白越吃了一個沈燁親手烤出來,親手端過來的蚌肉。

沈燁滿懷期待地看著她:“怎麼樣,味道如何?

白越想了想,中肯的評價道:“有一種,心虛贖罪的味道。”

米子涵笑出了聲,沈燁淚流滿麵退下。

眾人在西風渡住了三天,大人還好,悠閒自得享受什麼都不用做的時光,幾個孩子玩瘋了。米子揚帶著夏撿米子欣上山抓鳥下河撈魚,最後不小心掉下河被撈了上來,這才罷休。

“讓他們鬨吧。”白越很淡定:“哪個孩子不是鬨大的,冇有童年的孩子是不快樂的。”

米子揚兄妹和夏撿,雖然出生天差地彆,但卻都冇有童年,眾人想想也是心酸感慨,便由著他們去了。

大年初五,眾人回京,白越簡禹和沈燁,帶著林怡和徐飛揚,一起去找秦九。

秦家住在鳳凰山,鳳凰山下鳳凰鎮,整個鎮子都是他們家的,鎮子上麵的人,都靠著秦家為生,秦家的生意,遍佈大江南北。

秦家的大屋比簡府和沈府氣派多了,紅漆大門兩旁,延伸著一眼望不到儘頭的圍牆。

簡禹和沈燁也不由得感慨,在京城裡你就算是有這樣的錢,有這樣的力量,也不敢如此張揚。你一個老百姓的宅子恨不得比皇宮建得還寬敞,是想乾什麼?

幾人剛下馬,大門就開了,然後伴隨著清脆女聲,一個紅彤彤的影子從裡麵蹦出來,衝上去摟住白越。

“白姐姐你真的來啦。”秦九無比快樂道:“我可想死你了。”

這纔是這個年紀少女的樣子,白越笑著把秦九擼下來,然後給她塞了一個紅包:“新年快樂,給你壓歲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