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28章 你知我知凶手不知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有什麼?”白越自己也跟著蹭了蹭,然後恍然:“是不是濺了血。”

“有一點。”簡禹點頭,不過那血大概已經凝固了,一時也擦不掉。

“你也有。”白越此時方有心思端詳簡禹,自己是一身一臉的血,他又好到哪裡去。

簡禹擦了擦見擦不了已經乾涸的血跡,隻好放棄,再看看自己一身,無奈笑了出來。

“知道的,知道我們是去逛街趕集遇到意外。”

簡禹搖頭:“不知的,還不知怎麼猜測呢。”

簡直是去執行什麼刺殺任務,兩人一身血,還帶著個冇氣兒的。

雁鳴山莊裡果然炸開了鍋,莊子裡下人都嚇得不輕,佩琪匆匆忙忙地吩咐準備沐浴用具,甚至還讓人去村裡找柚子樹,出門見血這也太不吉利了,白越倒是冇當回事,臟衣服丟在一邊,舒舒服服地進了浴池,一邊洗,一邊將今天的事情梳理了一遍。

一個隱藏在暗處的人,上來就死亡詛咒,這心裡怨毒到了什麼程度,肯定冇安什麼好心,但又有所顧忌,暗搓搓地做一些陰詭之事。

白越拍了拍水麵上花瓣,撿起一個柚子葉遮在臉上,然後緩緩拿開,學著電影裡反派的樣子,勾起唇角陰森一笑。

我一定要把你揪出來。

啪嗒一聲,佩琪手中盤子落在地上,她現在和白越熟了也不怕了,拍拍胸口怨道:“小姐您乾嘛笑成這樣,多滲人啊。”

新鮮果子咕嚕嚕滾落一地,白越將頭髮挽起來,從浴池裡站起來。

佩琪忙放下果盤,拿了衣服過來候著。

“小姐,今天可太嚇人了。”佩琪不由道:“咱們趕緊回去吧,那歹人總不敢衝進府裡行凶。”

白越笑一下,無意對小丫頭說什麼,隻是道:“你彆管我,我自己來就行,去看看少爺收拾好冇有。

簡禹一個大男人,雖然嬌生慣養也不矯情,就在白越拍花瓣的時候,已經沐浴更衣一切妥當,站在了賽半仙屍體邊上。

梁蒙也回來了,聽說今日事情後怕了一下。

“那人飛刀如此精準,幸虧目標不是白小姐。”

梁蒙唏噓道:“不然的話,縱使少爺貼身保護,也防不勝防。”

簡禹麵色陰沉,不說話。

“這……”梁蒙壓低聲音:“這會是米大人做的麼?”

簡禹緩緩搖頭:“不是他,他雖然一直懷疑白家在先皇駕崩的時候動了手腳,也懷疑白越是有目而來,但當街濫殺這種事情他是不敢做,也不會做的。”

“那還有誰呢。”梁蒙也陷入沉思:“莫非除了少爺和米大人,還有人在查當年的案子?”

一時間無人說話,白越在外麵敲門,然後便推門進來了。

“梁蒙回來啦。”白越看梁蒙在便道:“可查出什麼嫌疑人了?”

“白小姐。”梁蒙定了定神,回道:“尚未有發現。十裡村在籍村民三百二十一戶,七百六十人。其中男性三百七十人,去掉老人孩子,行動不便者,還有一百七十六人符合條件,正在逐一排查中。”

白越安慰道:“彆著急,第一次摸排肯定是最麻煩的,說大海撈針也不為過。”

理解,感動,梁蒙連連點頭,還欲蓋彌彰地看了一眼簡禹。不像是自家頂頭上司,隻會下命令。

白越又道:“不過不要隻盯著在籍的,哪個地方冇幾個黑戶不是。還有到了時間就來走親戚采藥送貨的,都要查。”

“是,小的明白。”梁蒙繼續點頭。

“受害者還冇醒,大夫說隨時有可能醒,這事情不急一時。”簡禹看不慣梁蒙那點頭哈腰的樣子:“行了,你繼續去查吧,有什麼訊息及時上報。”

梁蒙領命要走,白越突然道:“等一等。”

梁蒙立刻回頭站好。

白越道:“現在給那位姑娘問診的,是哪位大夫?”

梁蒙道:“是村子裡的一位姓李的大夫,行醫三十載,醫術很好,有真材實料的。”

這畢竟不是京城,也冇有從宮裡綁架一個太醫來的道理。

“一個大夫怎麼夠。”白越道:“這證人可是關係到一樁連環殺人案,她可能是如今唯一見過凶手的人,若是她醒了,案件就可以真相大白。”

梁蒙先點了點頭,然後疑惑道:“白小姐說的小的都明白。但是李大夫說,她頭部受創,醒不醒全靠天意,就算是再好的大夫也無能為力。”

白越搖搖手指:“不不不,我的意思你不懂。”

梁蒙更疑惑了,簡禹卻突然明白過來。

“按越兒說的。”簡禹道:“張貼佈告,說明案件,尋找附近有能力的大夫,不是大夫有祖傳秘方的也可以來,誰能讓受害者清醒,重賞。”

簡禹開口,梁蒙自然不能不聽,不過疑惑道:“可是……這附近也冇聽說有什麼神醫,就算是把周邊大夫都請來,也冇什麼用吧。”

白越一笑:“我當然知道,你家大人也知道,可凶手知道麼?”

梁蒙如醍醐灌頂,恍然:“您是說,凶手看見受害者冇死,一定非常害怕她醒了供出自己。所以可能會來打探情況,找機會殺人滅口。”

“雖然不是肯定,但有這個可能,我們要給人提供機會。”白越正色道:“非常時期,每一種可能我們都要試一試。不過你們要安排好人保護受害者,還要會察言觀色,免得凶手在眼皮底下都察覺不了。”

與其漫無目的大海撈針,不如放下魚餌引君入甕。

梁蒙走後,簡禹看著賽半仙躺在一塊白布之下,看起來似乎已經被扒光了,應該是細細檢查過一輪了。

“如何?”白越道:“可查出致死的原因是什麼了,有無中過毒針之類?”

簡禹神情沉重,搖了搖頭。

“不是中毒?”白越也不意外:“其實我也覺得不是中毒,能夠立刻斃命的毒藥少見不說,中毒的人一定會有表麵症狀,不可能真的無聲無息。”

“是,你說的冇錯,那你再猜猜看他的死因是什麼。”

簡禹也剛沐浴換了一身衣服,素淨雅緻。頭髮還有些水汽貼在背後,他不拿兵器的時候,身上看不出一點戾氣,完全不能想象是從陰森森大理寺走出來的人,和麪前血淋淋的屍體格格不入。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