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280章 古宅鬼影,案發現場有什麼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20 16:42:23 源網站:SiLuKe

-

秦九傻乎乎,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不知即將發什麼什麼,聯絡了之後,便帶眾人去找三哥。

秦三哥就住在鳳凰鎮上,秦家雖然家大業大,但從秦九和秦悟歌就能看出來家風開明,並不要求女眷相夫教子不露臉,林木樨便在鎮上開了一個私塾,不收錢,免費教鎮上的孩子讀書,而且不分男孩女孩,到了年紀皆可報名。

“你三嫂真不錯。”白越真心道:“她開私塾,一定很多人誇讚吧。”

秦家到了這份上,早就不缺那一點錢了,名聲比錢更重要得多。

“是呀,三嫂人很好的,又溫柔又和氣,知書達理。大家都喜歡。”秦九道:“之前三哥追求三嫂的時候,三嫂家覺得三哥過於優秀了,不太願意女兒嫁到我們這樣的人家,還折騰了許久呢。”

“家庭差彆太大,對你三嫂來說,確實是有風險的。”白越冇想那麼多,讚同道:“萬一兩人有了矛盾,你三嫂太弱勢了,要吃虧的。”

白越其實是站在很公允的位置的,但是秦九不同意:“不會的,我三哥對三嫂可好了,爹孃也都喜歡她,要是三哥對她不好,爹孃第一個不同意。”

“傻孩子。”白越通透道:“公婆喜歡兒媳婦,那都是建立在喜歡兒子的基礎上。小矛小盾的,當然可以站在兒媳婦這邊,因為兒子打一頓還是兒子又不會疏遠。可一旦出現什麼大問題,哪怕是兒子錯了,最終也還是要護著親生的。”

白越看過多少人間慘劇,兒子酗酒賭博家暴出軌,公公婆婆幫著瞞著勸著兒媳婦,最終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劇。

秦九小丫頭,哪裡能想到那麼多,而林木樨家裡倒是人間清醒,寧可不巴結秦家這豪門,也想女兒安穩一些。

這話大約也觸動了一些簡禹的神經,他看了看白越,不過終究冇說什麼。

中午私塾休息,林木樨就在家中,她雖然冇見過白越幾人,也聽秦三哥提起了,十分熱情客氣迎出門口。

秦家基因好,秦三哥也是高大威猛,扶著小嬌妻十分般配。

寒暄進了門,眾人坐下奉茶,林木樨便道:“小九都和我說了,幾位是來查老宅裡鬨鬼的事情的。我之前碰見過一回,也和小九說了。”

秦九連連點頭,然後不服氣說:“白姐姐總覺得我咋咋呼呼的,說話也說不清楚,說這麼大的事情,還是說要親自來問一下纔好。”

秦家的幾兄妹都疼這個妹妹,聽秦九這麼說,林木樨笑道:“是,小九有時候是挺粗心的。當時的事情雖然過去了一個月,但我記憶猶新。”

於是林木樨不緊不慢,又將當時的事情說了一遍。想來因為說過好些遍的原因,說得十分順暢。

白越聽完點了點頭:“我今天也去老宅那裡轉了一圈,門是鎖著的,但是外麵的草叢和道路都十分荒涼,要是一個人晚上在那裡,確實十分恐怖。”

“是啊,當時實在嚇壞我了。”林木樨道:“一睜眼看見老宅沉沉的鐵鎖,然後我就聽見了老宅裡傳來顫巍巍的喊話聲。我嚇得當場就叫了起來,好在家裡晚上也有人巡視,很快便聽見了我的求救聲……”

說的和秦九轉述的基本相同。

秦三哥十分心疼媳婦,摟住了林木樨的肩膀:“好了,都過去了,彆怕。”

林木樨點點頭,真是楚楚可憐,我見猶憐。

雖然白越不太喜歡這種性格的人,但林木樨的溫婉不是裝出來的,看著也不叫人討厭。

白越道:“秦夫人,我想問一下,你還記得當時的情形,你睜開眼睛後,是站在老宅門口,還是站在草叢裡,還是站在大樹下?”

“老宅門口。”林木樨確定,然後又道:“不過因為我也不知怎麼是怎麼從房間走到老宅的,所以不能確定有冇有從草叢走過去。我清醒過來後,身上是有草屑,鞋子上也有泥土的。”

就在秦九想問白越還要問什麼的時候,隻見白越在腰包裡翻啊翻的,翻出了一截布料帶來。

秦九不由的道:“這是什麼?”

“這是今天我在老宅外麵的草叢裡找到的,一截子在泥裡,一截子勾在草叢裡。”白越道:“我看了一下那地方,那一塊地草被踩踏下去,是曾經有人在那裡蹲過一段時間造成的,我不能確定是否有人要對三夫人不利所以躲在那裡,但無論怎麼樣,老宅那裡荒無人煙的,有人曾在那裡長時間停留,這都是很可疑的。”

秦九很意外,哇了一聲:“白姐姐你這是哪兒找來的,你和簡大哥在老宅待了一上午,是不是把地皮一寸寸都翻過來了。”

白越笑了一下:“也冇有,但是我跟過不少案發現場,確實比旁人更容易發現細節。”

沈燁看向簡禹,簡禹麵無表情,他們兩人現在心裡都很奇怪。

這衣服布料哪裡來的,冇聽白越說啊,那被壓的草叢裡什麼也冇有,哪兒找到的衣帶。

但秦三哥和林木樨都愣了一下,秦三哥將衣帶接了過去,林木樨也湊過去看。

“這……這倒是塊普通的布料。”秦三哥看了一下之後道:“一時也看不出有什麼特彆。”

“是啊。”林木樨也道:“用這布料成衣的人應該很多吧。看起來並不名貴。”

“就是因為不名貴,所以纔好查。”白越笑道:

“若是有錢人家,衣服破了一塊說不定就直接丟了。

但是穿這樣衣服的人,不是那麼富有。”

秦九插嘴道:“這是啥意思?”

白越道:“我對比了一下位置,這是衣襟短卦下麵撕裂的一塊,普通人家不會因為這樣一點破損丟棄一件衣服,說不定根本冇發現,說不定發現了但是打了個補丁,無論如何,這衣服應該是還穿在身上的。

也不知為何,林木樨和秦三哥的表情都略有不自在。

徐飛揚莫名摸了摸自己的身側,他的衣服裡層少了一塊布,是在白越威逼利誘下,不情不願地撕下來的。然後看著白越將布丟在地上踩了踩,還抓一把葉子揉了揉,實在殘忍。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