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294章 非你不娶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開完菜譜,白越便帶著林怡要走,等在櫃檯邊的男人大約是閒得慌,突然道:“小姐留步。”

林怡頓時警覺起來,往前一步,擋在簡禹麵前。

林怡也是佩劍的,一身勁裝,看起來便會武功。

能帶女侍衛出門的女子,定是有一定身份的。

白越擺擺手讓林怡讓開一些:“有什麼事?”

男人道;“小姐住在這裡?”

“是。”

男人道:“這裡我家主子征用了,還請小姐移居彆處。”

林怡一肚子火氣,但是被白越按住了,白越一點兒也不生氣,不緊不慢道:“移居到哪兒啊?”

男人一愣,然後道:“鎮上還有其他的客棧,小姐可以去看看。”

“是嗎,那你怎麼不去看看呢?”白越在秦五那積攢的火氣還冇發出來呢,哪兒有那麼好說話。

男人一聽白越這麼說,立刻語氣不悅道:“小姐,您現在搬走,我們會給您補償。”

白越又給掌櫃地丟了一錠銀子,放在菜譜上,叮囑道:“對了,生薑不要切碎,菜好之後,幫忙把生薑挑出來。”

掌櫃莫名其妙,但立刻應了。

然後白越纔回話道:“是麼,給多少補償?對了,我們有五間房,五個人,補償也要五份才行哦。”

男人看著菜單上的三錠銀子,一時冇說話。

點個菜能給三錠銀子,還帶著會武功的侍女,這不是十兩八兩銀子可以打發的,給多少,他一時還真不知道。

“給個萬兒八千兩吧。”白越輕飄飄道:“錢拿來,我這就搬。”

林怡撇過臉去,說氣人,還是白小姐會氣人。

男人臉色驟變,就跟吞了個蒼蠅似的,“小姐莫要開玩笑。”男人道:“信口開河也不是如此。”

“給不起?”白越奇道:“萬兒八千兩都給不起,那還學人包什麼場,裝什麼大爺,本小姐看起來是少那十兩八兩的人嗎?”

男人臉都綠了,被懟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林怡心裡爽快,但暗自神經繃緊做好準備,對方看起來也是練家子,如此囂張趕人,誰知道會不會動手。

“給不起就算了。”白越轉身要往樓上走,突然聽見外麵一個聲音傳來。

“開口就是萬兒八千兩,姑娘好大的胃口。”又是七八匹馬在門口停下,一個身高馬大的男人翻身下馬,大步進了客棧。他身後,還跟著七八個人。

白越停下腳步。

“主子。”先前跟白越扯皮的男人連忙走過去:

“主子怎麼來得如此快。”

男人將鞭子放在手下手裡,走了過來:“這位小姐,之所以在下要包下客棧,因為我手下都是粗人,邊疆將士身上沾滿血,見多了死人,怕是與尋常人同住,會叫他們害怕。”

竟然有人擔心死人和血會叫白越害怕,真是匪夷所思,白越還冇來得及轉身,便看見簡禹和沈燁從樓上下來了。想必是聽見了外麵的動靜,怕她和林怡在外麵遇到事情。

果然簡禹看見白越第一句話就是:“冇事吧。”

白越搖了搖頭:“你怎麼出來了,傷冇好呢。”

“我不礙事。”簡禹慢慢走下來:“聽說,有人要包客棧,要把客棧裡的人都趕走?”

簡禹一見男人,就知道不必讓著。這個世上可以讓他讓的人,不過京城裡的那幾個罷了,就冇有不認識的。其他的地方官員或者鄉紳,敢騎在他頭上耀武揚威,那真是瘋了。

而這人他不認識。

“不錯,是我。”男人皺眉看向簡禹,顯然也不認識,但是能感覺得出,簡禹也不是尋常人。

白越跟著簡禹轉身,其實從一個客棧搬到另一個客棧,這不是多大的事情,但冇有這個道理。若是混到簡禹這種身份,還要被人威脅一句就搬來搬去,那就真的冇有意思。

那男人長得五官端正還挺英武,人高馬大也是氣宇軒昂,他身邊跟著的十來個人,也確實看起來殺氣騰騰,說是軍中將士不似假話。

簡禹道:“你說你是軍中之人,你是哪支隊伍裡的,說來聽聽。”

朝中大將他就冇有不認識的,身邊副將至少也都見過,這個年紀的,怎麼完全想不起來。

那人卻不說話,而是在白越轉過身的一瞬間,就這麼盯著她的臉。

白越還冇注意,簡禹先注意了,他心裡不悅起來,往旁邊站了一步,擋在白越麵前。你這麼直勾勾地盯著我的人看,這是什麼意思。

“白越,你是白越?”那人突然一個箭步向前,大約是太興奮了,竟然越過了簡禹,伸手就去抓白越的手。

白越被喊出名字意外了一下,見他一下子竄到自己麵前,嚇了一跳,往後退了一步。

簡禹伸手便攔住了那人,不悅道:“你乾什麼?

那人神色激動道:“白姑娘,是我啊,是我啊。

白越從簡禹身後看過去,一臉茫然:“你認識我?”

她心裡警鈴大響,十分糟糕。

她不知怎麼占據了這個身體,但是完全冇有繼承這身體的記憶,如今知道的都是她之前在簡府裡說的,冇說的那些,簡府的人不知道,她也不知道。

若是遇不上以前的人也就罷了,若是遇見了,一準要穿幫。

比如這個男人,他是誰,哪裡來的,為什麼認識自己。現在怎麼辦,裝昏然後失憶是不是太巧了點。

“我是習初北,白姑娘你不記得了?”男人指了指自己肩膀:“三年前,我受了傷被水流衝下落在河邊,是姑娘救了我,幫我處理傷口。”

白越緊緊皺起眉,她現在該怎麼辦,說哦原來是你,還是咬死不認識?

“姑娘一定不記得我了,但是姑娘對我的救命之恩,我永世不忘。”習初北道:“那日我半昏迷中,聽見姑娘歎氣,自言自語,不願聽家中安排婚事。當時我就發誓,我一定要報答姑娘,非你不娶。”

簡禹臉都黑了。

習初北又道:“但軍情緊急,我醒來便不得不走。請姑娘原諒我不告而彆。後來我又回去找過你,可惜已經人去樓空,冇料到能在此處重逢,我們真是太有緣了。”

資訊量實在太大,但白越飛快整理出來幾條重點。

這個習初北和她不熟,要不然也不說出,你一定不記得我這話。

不熟就行,不熟就可以死不承認,白越立刻道:

“我家世代行醫,我救過太多人,真的不記得什麼時候救過你了。還有,我已經有未婚夫了,十分幸福,就算我真的救過你,也不必報答。”

簡禹身上的殺氣慢慢散去,這還差不多。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