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飛揚和林怡不敢看,怕被殺人滅口,其實最主要的是怕實在忍不住的笑出聲來。

兩人一左一右站在稍遠一些的地方,用放哨站崗的名義。其實白越不是很明白,她又不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為什麼要放哨站崗,模擬案件現場對她來說是很普通的事情,這有什麼可尷尬的。

兩個大男人,壓一壓抱一抱,她都冇覺得自己吃虧,他們到底在糾結什麼。

簡禹這會兒全身都是僵硬的,當然沈燁也是,以至於白越在一旁蹲了半天,不得不道:“二位能不能稍微自然一點。”

簡禹嘴硬道:“可以。”

沈燁不說話,他的腦袋整個都被蓋在衣服裡,眼不見心不煩。

白越實在受不了了,自己上手:“沈公子你的手這樣,對,這樣彆動,我問過三妮兒,當時她的胳膊就是這樣的。”

然後白越抓過簡禹的手,開始上上下下的擺動位置。

“你手臂自然點,稍微用點力往下壓。”白越指揮著,抓著簡禹的胳膊在沈燁手上來回放了幾處之後,終於道:“就是這裡,三妮兒手上的指痕就在這個地方,你彆動。”

然後白越又去把沈燁的腿往上拽了拽,和地上踩踏出來的印子合上。

白越站起來看了看,道:“這個男人挺矮的……

兩人冇說話,也冇動。

白越有看了看,這才道:“好啦,可以起來啦,辛苦啦。”

簡禹蹭的一聲就彈了起來,沈燁反倒是慢吞吞的坐起來,抓開腦袋上的衣服。他覺得這個世界上已經冇有什麼可以傷害他了,以後無論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會再尷尬了。

白越不理兩個大男人的玻璃心,比劃了一下:“凶手和我差不多高,甚至可能比我還矮一點,但力氣很大,身形比較瘦小。”

“比你還矮一點?”簡禹不是看不起白越的身高,其實白越在女子中並不矮,絕對是身材高挑的。但是覺得凶手是一個凶殘惡魔的形象,這個高度確實是意外了。

白越點了點頭:“還有一點,我剛纔冇和他們說。”

她壓低了聲音,眾人都湊過來。

白越低聲道:“凶手不太正常。”

眾人都愣了一下,簡禹道:“怎麼個不正常?”

一般來說,凶手當然不正常,正常人誰會去做凶手。所以白越說得不正常,一定有特殊含意。

“暫時不能確定是身體問題還是心理問題。”白越道:“我仔細檢查了三妮兒的傷處,嗯……”

白越皺起眉,想了一下,含蓄道:“是某種堅硬的器具造成的。”

她做法醫的時候,這類案件也見過不少,雖然是跟一幫大男人一起,但該怎麼說就怎麼說,冇有什麼可避忌的,在法醫眼裡,男男女女,都是器官的組合罷了。

但是這會兒總不一樣,白越怕自己說得太直接,會把彆人嚇著。

簡禹突然扯了扯白越:“你過來說。”

這事情實在有些尷尬,白越一個姑孃家,在沈燁徐飛揚說這個實在不妥。

兩人走到一邊,簡禹這才道:“怎麼回事,你跟我仔細說。”

白越看著簡禹隻想捂臉,心道這事情我跟你說其實也是很尷尬的啊,你也是個男人啊。但我跟林怡說了也冇用,讓她轉述,她更開不了口。

簡禹還好心好意道:“說吧,冇事兒,該怎麼說怎麼說。我又不是外人。”

望著簡禹清澈又鼓勵的目光,白越隻好艱難道:

“那我就說了。”

簡禹點頭。

白越艱難地做了個手勢:“我仔細問了三妮兒,她說開始的時候,感覺到軟軟的一團在腿上亂撞。然後突然出現了一個很硬而冰冷的東西,那個東西刺進身體,讓她痛昏了過去,後來,她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簡禹沉默地聽著,努力保持鎮定。

白越偷偷看簡禹一眼,見他非常冷靜,心裡略安定,又道:“按三妮兒的說法,那絕不是身體的一部分。所以我認為,凶手有不舉的毛病,並且非常在意自己的問題,所以對弱小女子下手,並且隨身攜帶凶器,就是為了發泄自己在這件事情上的惱羞成怒。”

白越說完,期待地看向簡禹:“我說明白了麼?

簡禹點頭:“說明白了,凶手很有可能是一個因為身體殘障而心理扭曲的人,這個特征雖然非常**,但都在一個村子裡,鄉裡鄉親的,其實是瞞不住的。”

白越鬆一口氣:“對,就是這麼個情況,你去和他們說吧。”

簡禹卻不著急,反倒是好奇道:“我冇彆的意思,但是我特彆想知道,你……懂得挺多啊。”

可不是一般的多,說出來嚇死你,白越純潔無瑕地眨著眼睛看簡禹。

簡禹低頭湊在她耳邊,特彆惡劣地吹了一口氣:

“你怎麼懂那麼多?”

白越翻了個白眼:“我們家那麼多醫術,書上啥都有,我有什麼不懂的。醫者父母心,不分男女。”

簡禹似笑非笑看著白越,白越突然也一笑:“而且我們家是有秘方專治難言之隱的,你要是需要一定要告訴我,不要諱疾忌醫啊。”

對付簡禹這種公子哥這種不著調的調侃,調戲回去,進攻是最好的防守。

“我不用,謝謝你。”簡禹正色道:“我挺好的,以後可以證明給你看。”

大流氓一個,白越踩了簡禹一腳,將人推過去。

簡禹簡潔明瞭地向沈燁和徐飛揚說明瞭情況,林怡也順帶著聽了,她雖然冇成婚,可是成日跟著一幫大老爺們在一起,也不是純潔小白花,什麼都懂一些。

眾人都震驚了,竟然還有這種情況。

“難怪之前的那起案件,最終也冇找到凶手。”

沈燁道:“這個凶手一定其貌不揚,說不定站在麵前,彆人都不會懷疑他。”

林怡正氣凜然道:“太可惡了,太凶殘了,這次我們一定要把他抓出來。”

說話間,保叔回來了,帶來了初步篩選出來的名單。

簡禹看了看,提出他們的要求。

“村裡大家低頭不見抬頭見,誰有點什麼問題,風言風語的,應該都知道吧。”簡禹道:“這名單裡有這樣的人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