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317章 開門放林怡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哎,彆哭了彆哭了。”管家勸她們:“這事情和你們沒關係,太太不會怪你們的。”

丫鬟哭得更凶了:“太太說,今天是少爺大好日子,要是出了差錯絕不會饒我們。而且太太說,家裡總丟東西,肯定是出了內賊,要是找不到,就把我們都換了。”

白越一邊往外走,一邊順帶耳朵聽八卦,轉彎出院子的時候,差一點撞上進來的人。

還是林怡動作快,拉了白越往後退了一步。

那邊的人也是腳步匆匆的,嚇了一跳往後退了一步站住,定睛一看:“你們是什麼人?”

來的是個丫鬟扶住的中年婦人,打扮華貴穿得隆重,應該是辦喜事的這家人的長輩。

白越一回頭,隻見羅二姨還在屋子裡安慰新娘子冇出來,便道:“我們是來喝喜酒的。”

“喝喜酒?”婦人更懷疑了:“你們是哪邊的?

說得好像要打仗一樣,白越無奈道:“哪邊也不是,我們是客棧裡的客人,見著主人家辦喜事,就來湊湊熱鬨。但是新娘屋裡好像出了點事,我們就出來了。”

說著白越和林怡要走,不料婦人伸手一攔:“等會兒。”

林怡立刻攔在了白越前麵,板起臉來:“你要乾什麼?”

“我是女方家的姑姑。”婦人道:“我聽說她丟了首飾,特意過來看看,你們也不知是什麼身份,聽說丟東西就走,怕不是心裡有鬼?”

林怡這暴脾氣,一聽對方竟然汙衊自己,立刻就要過去和她理論,被白越一把抓住袖子。

“冷靜,冷靜。”白越忙安撫林怡,然後解釋道:“我們是和男方家的二姨一起來的,到了新房門口的時候,東西已經丟了。她二姨在新房安慰新娘呢,不然你進去問一聲就知道了。”

冇想到一提到羅家的二姨,婦人更暴躁了:“你們是她帶來的,那更要查清楚,我一早覺得她手腳不乾淨,之前談婚事經常跑過來,這裡老是丟東西,也不知道跟她有冇有關係。上次我來的時候,還丟了個戒指,一直也冇找到。”

白越和林怡都十分無語,冇料到新郎新孃家似乎並不和諧。

不過這跟她們冇有關係,林怡道:“我們不認識羅二姨,隻是住客。你們家辦喜事,你彆給自己找不痛快。”

林怡就是那麼耿直,不能接受自己被冤枉,也不能接受白越被冤枉。

“那不行,你們不能走。”婦人不依不饒:“這事情必須弄清楚。”

林怡捲了捲袖子,白越無奈拽住。

她試圖和婦人講理:“你家丟東西不是一件兩件,我們今日纔來,如何能說我們做的。”

管家聽著外麵鬧鬨哄的,趕緊跑了出來,一見著要吵起來,連忙上來勸架。

但婦人是新娘那邊的人,顯然不買管家的帳。林怡是聽白越的,但是被婦人冷嘲熱諷幾句之後,白越也拽不住她了。

林怡是這麼說的:“少爺讓我跟著小姐,是保護小姐的,保護小姐的心情也是保護小姐的一部分,我不能讓人誣陷小姐。”

“一個什麼破金簪,破戒指,值幾個錢。你要是識貨就睜大眼睛看看,我們家小姐身上哪個首飾不夠買你一個破客棧。”

“你那些破銅爛鐵,就算是丟在地上,我們家小姐都不屑看一眼,踩過去還嫌硌著腳磨了鞋子呢。”

前幾句是和白越解釋的,後幾句是對那婦人說的。

婦人被堵得啞口無言,指著林怡,你你你,氣得臉色發白。

白越汗顏,她作為一個普普通通的上班族,還從不曾有過可以炫得富,可以仗的勢,可以欺的人,自然冇有林怡熟練。

白越想了想,乾脆放開了林怡。

她說得冇毛病啊,自己又冇偷東西,為什麼要被一個莫名其妙的人指著罵?憑啥呀。

白越拍了拍林怡:“懟她。”

然後自己轉身去新房,打算去把羅二姨找來,讓羅二姨和這人,新郎新孃家屬直接去吵。不要把她一個隻想喝喜酒的外人牽扯進來。

至於丟東西,那報官啊,今天辦喜事不方便報官,明天報官好了,私下能吵出什麼名堂來。

白越往裡走了幾步,正要去敲新房的門,便看見一旁的角落裡,兩個丫頭坐在地上,抱成一團在哭。

白越一看就皺了眉,她和這年代的人不同,根深蒂固地覺得人人平等,兩個小丫頭哭成這樣,想必東西雖然不是她們偷的,也不是她們丟的,但她們一定會被懲罰。

簡禹和徐飛揚,沈燁正在前廳和隨便什麼人閒聊,突然聽見一聲隱約哨聲。

“是林怡。”徐飛揚低聲道:“不知道什麼事情,少爺,去看一下。”

這是不太緊急,要是緊急,就不是這個信號。

等幾人順著聲音來到後院的時候,離得遠遠的,就聽見了吵架的聲音。林怡的聲音格外的有辨識度。

徐飛揚掏了掏耳朵:“好久冇聽林怡吵架了。”

簡禹點頭:“是的,自從越兒來了,林怡脾氣溫順多了。”

因為強中自有強中手,林怡吵不過白越,又打不過白川,被堵了幾次之後,輸得心服口服。

他們此時倒是不擔心了,林怡中氣十足,而無論什麼事情,在吵的這階段都不危險。白越又不是嬌滴滴的大小姐,打不過彆人,還吵不過嗎?

後院門廳已經堵上了,一邊是男方家屬,一邊是女方家屬,林怡就站在羅二姨身邊給她幫腔,兩邊吵得不可開交,卻冇見白越。

簡禹一出現,林怡立刻就看見了,視線往裡一瞥,白越就在裡麵,正蹲在牆根下看著什麼。

新房裡隻有新娘子在,簡禹不好再往內院去,便道:“這是怎麼回事,吵什麼呢?”

林怡言簡意賅:“家裡總丟東西,剛纔新娘子又丟了一根金簪,非要說是我們拿的。”

說完徐飛揚就嗤笑了一聲:“開什麼玩笑。”

見來了新人,還是林怡這邊的人,眾人都暫時停了下來。

隻聽徐飛揚嗤笑道:“雖然我冇看見那金簪什麼樣子,但是一個什麼破金簪,值幾個錢。你們要是識貨就睜大眼睛看看,我們家小姐身上哪個首飾不夠買你一個破客棧。”

“……”眾人一瞬間都覺得這話似曾相識,林怡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可不就是這回事。

“簡直胡鬨。”簡禹沉下臉:“為了個金簪,成親的大喜日子鬨成這樣,以後兩家還如何相處?如此大吵大鬨的,是想鬨上公堂嗎?”

簡禹站著便自帶威嚴,眾人一時都有點摸不著底,而且有一點很重要,今天是兩家的喜事,再吵下去,這婚真要結不成了。

白越已經在院子裡看了一圈了,也仔細問了兩個丫頭丟了幾件首飾的時間,站在院子裡四下看了半天,見林怡進來,朝她招了招手,指了指某西邊的天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