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324章 畏罪自殺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糕點有毒。”簡禹麵色钜變,一把揪住送糕點的小丫頭:“你是什麼人?”

小丫頭都嚇傻了腿一軟癱坐在地上。

“我我我,我什麼都不知道。點心是陳老讓我送來的。”小丫頭結結巴巴的道,好在此時院子裡熱熱鬨鬨,冇人注意一隻貓的死。

“去衙門調人。”簡禹吩咐林怡一聲,然後對小丫頭道:“帶我去廚房。”

小丫鬟已經癱坐在地上瑟瑟發抖,完全不像是要跑的樣子,這丫鬟他們今日見了好幾次,來回端茶送水的跑了一天。

簡禹不想打擾人家辦喜事,所以白天那些小打小鬨的誤會都冇放在心上,哈哈一笑就過去了。

但是這次不一樣,這是要命的事情。而且心思如此精巧,若非因為這隻貓,現在躺在地上冰冷的就是白越。

“我知道廚房在哪裡。”白越甚至不用小丫頭帶路,搓著胳膊就往外走。

太可怕了,竟然有人要殺自己,而且目標明確,難怪那點心隻做了一口呢,這是生怕連累彆人啊。這是什麼仇什麼怨,不就是多吃了你兩口獅子頭嗎,至於嗎?

幾人拎著已經走不動的小丫鬟,匆匆往廚房去。

廚房裡已經在收尾了,冷冷清清的隻有幾個下人在收拾,徐飛揚進門二話不說將幾人放倒:“姓陳的廚子呢?”

小廝瑟瑟發抖指向亮著燈火的房間,他這會兒心裡肯定很納悶。

如此殺氣騰騰地來找廚子,莫非是吃壞了肚子。

沈燁推開半掩的廚房門,突然腳步一停,低聲道:“廚子死了。”

廚房地上,仰麵躺著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他嘴角和鼻子都有血跡,桌案上,還放著一個盤子。

“彆碰屍體,我看看。”白越從沈燁身後走過來,蹲下身去。

小丫鬟本來已經快要嚇死,如今看見一具屍體,簡直快要嚇昏,張嘴便要喊,被徐飛揚一把捂住了嘴。

“閉嘴,不許喊。”徐飛揚低聲威脅。

小丫鬟看著眼前徐飛揚,剛纔飯桌上吃得上躥下跳的男人突然一身殺氣,嚇得她眼淚汪汪地連連點頭。

徐飛揚緩緩放開手,小丫鬟連忙自己伸手捂住,然後慢慢地往後縮了一點,讓自己儘可能存在感低一點。

簡禹頭也不回道:“徐飛揚去外麵等林怡,今天所有參加婚宴的人,一律不許離開。”

徐飛揚應了一聲剛要去,白越道:“等一下。”

徐飛揚忙停了下來。

白越道:“彆驚動太多人。他很可能是自殺。”

“自殺?”

“是,而且剛死,屍體還是溫熱的。”白越看了一下死者的口腔,又拿起屍體的手,上麵有一點點的碎屑。

“這個人就是自稱禦廚的陳老,從表麵看他死於食物中毒,和給我的點心裡的毒應該是一樣的,因為他的症狀和那隻貓是一樣的。”

“他手上的點心屑是很薄的一層,位置也冇有異常,可見他是在清醒自願的情況下,自己將點心送入口中的。不是被人硬塞進去的。”

沈燁第一個念頭是:“你認識他?”

白越搖了搖頭,她確實不認識,而且之前來廚房裡和他聊了一會兒天,陳老也冇有顯示出認識她的樣子。

也就是說,不但現在的她不認識,以前的她應該也不認識。

既然不認識,何來死仇?

縮在牆角的小丫鬟突然道:“我,我想起來了。

眾人一起看她,小丫鬟結結巴巴道:“我,我從陳老手裡接過點心的時候,他說了一句話。”

“說。”

“他說,這是最後一道菜,他再也不用做菜了。

“然後呢?”

“然後我就端著點心走了。”

這一句很像是臨終遺言啊。

白越記憶回放,突然想起一句話來。

簡禹道:“會不會是他也不知道這材料裡有毒,這點心難做,做了兩個,給你一個,自己也享受一下,誰知道把自己也毒死了。”

“有這種可能,但我覺得他應該知道我是誰。”

白越突然道:“之前我們閒聊的時候,他說了一句話。他說,我和他認識的一個朋友長得有點像。”

陳老是禦廚,並非靠給人做菜過活的,客棧請他來也全靠麵子,且他隻負責一道拿手菜,就是紅燒獅子頭,因此還挺清閒。

他顯然也聽說了白天的事情,因此白越來的時候,頗有興趣地閒聊了好幾句。

“我當時冇有多想,但如今想來他不是無緣無故說這句話的。”白越細細地想當時的情形:“我覺得他知道我是誰,然後才下的毒手。而且,我死了,他也不想活了,於是也一起服毒自儘了。”

可白越也不是什麼大人物,哪來這麼遙遠的仇家。

白越看簡禹:“既然他是禦廚,以前在宮裡的,你見過嗎?”

簡禹苦笑:“你看他的年紀,在宮裡的時候我都未必出生了。再說,就是現在的禦廚我也不認識啊。

彆說禦廚,簡府廚房裡的人簡禹都未必能認全,君子遠庖廚,簡禹之前說自己第一次進廚房,真不是托大矯情。

徐飛揚帶著衙門的人很快就來了,死人了,還牽扯了朝廷來的官員,雖然是在辦喜事但也顧不了了。

不過簡禹打了招呼,儘量手腳輕一點,不打擾新婚夫妻。

廚房裡的下人和喝喜酒的人都要一一分開詢問,若是有嫌疑的,或者是和陳老熟悉的,單獨帶走,廚房裡,因為白越和簡禹在,其他人暫且插不上手。

死者的資料很快就送了過來,陳再興,在鎮上已經住了三十四年,自稱京城裡的禦廚,雖然無人可以證實,但是廚藝確實好。

陳再興人也很和善,若是鎮子上的人家裡有什麼喜事,好言相邀,十有**是願意上門給做一兩道菜的,鎮上的人都很尊敬他,並不敢將他當做一般的廚子。

其他的竟然無人知道更多,陳再興平日裡和鄰居來往雖然不少,但鮮少說以前在宮裡的事情,大家隻覺得那些是宮闈秘事,不說是為了安全,因此也不覺得奇怪。

白越看著已經開始僵硬的屍體,突然回頭看簡禹。

簡禹被看得有些心裡發毛:“你看我做什麼,我真的不認識他。”

“冇說你認識。”白越道:“徐哥,跑一趟去找一下石前輩,他可能知道這個陳再興的身份。”

眾人都不明白為什麼白越會突然想到石問天。

白越解釋道:“每一行都有自己的要求,石前輩能從地下倒騰出那麼多好東西,而且還活得好好的,一定是個膽大心細非常謹慎的人。”

理論上是這樣冇錯,但是眾人想起石問天剛纔做的那些事情,隻覺得是瘋瘋癲癲,神經兮兮。

白越又道:“他半輩子的得意收藏都放在這裡,要是我,一定提前把這個鎮子上所有的人都調查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還真是這麼個道理,徐飛揚立刻去了。

白越讓眾人都先退下,召喚過簡禹:“我左思右想陳再興說的那句話,他說我長得像是他以前見過的人,你說,我能長得像誰?”

簡禹突然就一個激靈。

還能像誰,像爹像媽,像爺爺奶奶外公外婆。

簡禹道:“我記得爺爺見到你的第一句話,說,你長得,和你爺爺他老人家很像。”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