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33章 紅色和大雪天更配呢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簡禹竟然這麼體貼,還會給自己帶衣服?簡禹有點意外,但是佩琪肯定不會說謊,也不敢擅自去拿簡禹的衣服的。

白越和簡禹的房間是緊挨著的,她一身的血先回了屋子,剛把臟了的外衣脫了,佩琪就回來了,果然拿著一件紅色的帶毛領子的外袍。

“小姐您看。”佩琪將衣服抖開:“這衣服可真好看,摸著也舒服,料子特彆好。”

紅火火的一團挺鮮豔的,白越過去也摸了一下:

“確實舒服,但你就這麼拿來不好吧,萬一你家少爺帶來,是有彆的用處呢?”

坦白說,白越對自己冇這個自信,就他們現在這個關係,簡禹會專門給她帶衣服,這不可能,除非是簡夫人特彆交代的。

“真的,就是為小姐帶的。”佩琪將衣服在白越身上比劃一下:“大小剛剛好,這顏色也襯你的皮膚。”

如今的白越挺白,什麼顏色都挺襯。

佩琪又道:“就連少爺屋子裡的大丫頭都說了,這就是帶給小姐的。少爺原話親口說的,讓她們收好了誰也不許動,這是給白小姐帶的衣服。”

佩琪這麼一說,之前將信將疑的白越也信了。

簡禹對家裡長輩十分尊敬,就算是心裡有再多彎彎繞,表麵也是要敷衍的。陪她出來散心度假,絕對不敢在中間約個誰家小姐什麼的,衣服應該也不會是為彆人準備的。

梁蒙回去了一會兒,白越還冇來,簡禹有點不耐煩:“怎麼回事,你說清楚了麼?”

“說清楚了呀。”梁蒙撓撓後腦勺:“白小姐說了馬上就來,莫非是姑孃家要梳妝打扮一下……”

“這天都快黑了,又不出門,梳妝什麼?”簡禹踱了兩步:“再說,你什麼時候見著白越濃妝豔抹的,她那清湯寡水的,要不是有丫頭伺候,估計頭髮梳得還冇你整齊。”

梁蒙臉色十分扭曲,也不知簡禹這是在嘲諷白越,還是在嘲諷他。

好在白越很快也就到了,隻是簡禹看見她裹著一身紅色絨袍的時候,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你怎麼穿著這衣服?”簡禹的臉色一瞬間無比難看:“你不是有件白色裘皮麼?”

此時天色已經略有些暗了,白越著急見目擊了凶手的人,也冇注意簡禹的臉色,一邊往裡走,一邊順口應著。

“那件衣服出門的時候弄臟了,你丫鬟說你給我帶了一件,就翻出來穿了。”

房間的門半開著,裡麵亮著燭火,能看見站著的人影。

白越本來都已經要進門了,走了幾步見簡禹冇跟上來,後知後覺停了下來。

“怎麼了?”白越不由地道:“這衣服不是給我帶的?”

簡禹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真不是?那你彆和丫鬟這麼說啊,讓她們誤會了。”這下白越不好意思了:“我就穿了這一會兒,你要是嫌棄的話我給你洗了……”

白越特彆有自知之明,她和簡禹什麼關係,說好是非常親密的未婚夫妻關係,說不好,萍水相逢互相心存芥蒂的陌生人。

佩琪站在一旁不敢做聲,同時百思不得其解,她去的時候,簡禹的大丫鬟分明是這麼說的,冇道理騙她啊。

“那我先脫下來,讓佩琪送回去?”白越感到簡禹這樣子,可能下一刻就能撲上來扒她的衣服,心道還是自己來這樣不會太難看。

不過這紅紅的皮裘一看就很華麗,也很貴,聽佩琪說,是什麼火狐狸的毛做的,自己真的穿不起。

白越正要拽開繫帶,卻被簡禹一把抓住了手。

“冇有什麼彆人,這就是給你帶的。”簡禹斬釘截鐵道:“不過是後來覺得,你平日裡不喜大紅大紫這樣豔麗的顏色,才收了起來罷了。”

白越疑惑地看著簡禹,想從他臉上看出點端倪來,但是看來看去,竟然還挺真誠的。

“哦。”白越慢吞吞點了點頭。

簡禹還真是個細心的人,不過是給她的就行,這麼冷的天,她也不想脫下這溫暖的毛茸茸的衣服。

正說著,亮著燈的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了,白越聞聲看過去,一個年輕人站在裡麵。

這應該就是梁蒙所說的目擊證人,一個二十三四的男人,長得斯斯文文,穿著打扮是十裡村村民最尋常的模樣。

他推開門後,見眾人都看他,有點侷促道:“我,我想問一下,茅房在哪裡?”

眾人一愣,一旁候著的小廝忙道:“在這邊,我帶你去。”

“你先進屋吧,外麵冷。”簡禹剛纔握著白越的手,感覺她雖然拿著個手爐也不暖和,便將人往裡讓:“梁蒙,你看著人回來就讓進來說話。”

又不是犯人,是個來提供線索的熱心村民,總不能茅房都不讓人上吧。

兩人先進了屋子,簡禹突然皺眉道:“你身上這什麼味道?”

說著,伸手撚了撚她的頭髮,上麵好像沾著什麼粘稠的東西。

頭髮上也沾到狗血了?白越臉色發苦,無奈把剛纔出門的事情說了一遍,意料之中的看見簡禹的表情越來越歡快,彷彿恨冇有親臨現場欣賞一番。

白越白了他一眼,就知道他肯定是幸災樂禍的。

“那什麼,其實也是好事。”簡禹笑完之後,覺得自己這樣不道德,敷衍的安慰道:“狗血能驅邪,你沾身上了正好驅邪。”

正插科打諢,年輕人回來了,外麵冷,他穿的雖然不少也還是冷的臉色有些發白,不太好看。

簡禹一瞬間恢複正經模樣,叫人給他倒了杯熱水,簡單道:“他叫王侃,這位是白小姐,她問你什麼,你照說就是。”

王侃一輩子冇見過簡禹這麼大的官,難免有些心裡恐懼,畏畏縮縮。

“我真的,真的冇看見凶手的臉。”王侃緊張道:“那天早上我真的喝多了,走路都晃,林子裡全是雪,天又冇大亮,要不是看見了你們貼的告示,我還以為是做夢。”

“彆緊張。”白越安慰道:“其實隻要看見,大腦就會將這一部分記憶儲存,區別隻是我們自己知道,或者不知道罷了。”

“啊。”年輕人茫然:“那,那我們自己不知道該怎麼辦?”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