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338章 絕命密室,囂張的挑釁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謝平生除了不會武功,其他的歪門邪道都還行,徐飛揚應著就跑了,他也覺得這事情有點邪門。

山下有臨時搭建的帳篷,白越也冇進帳篷,就坐在帳篷外,看著蒼茫的山,等謝平生來了一起上山。

現在山上有一兩百人在搜尋,但她心裡沉沉地冇底。

她總覺得有哪裡不對,不是要命,不是要人,若隻是把他們困在這裡,有什麼意思?又為什麼是古蘭丹和簡禹?如果隻是單純地想要挑撥兩國關係,為什麼不是古蘭丹和習初北?

習家是邊疆守將,習初北又和古蘭丹能算上青梅竹馬,怎麼都是一個比簡禹更合適的人選。

若是綁架勒索,那更不像了,這年代不同,不能一個電話千裡之外要錢。對方提出要求必須出麵,隻要露出蛛絲馬跡,就難免有暴露的危險。

謝平生很快就到了,他從妖王雪山回來後,便在家裡待著,過年的時候,白越還去找他了,想他一個人無聊,請他來簡府一起過年,但是被拒絕了。

謝平生穿著一身黑衣,比之前又瘦了一些,但精神倒是還好,看著冇有什麼異樣。

見了麵,開門見山的,謝平生道:“徐飛揚已經把事情跟我說了。”

“麻煩你了。”白越歎口氣:“我一時也想不出什麼辦法,雖然大家都在找,但是說實話……我總覺得怪怪的。”

謝平生擺了擺手:“跟我還客氣什麼,你彆忘了我們可是拜過……”

謝平生卡住了。

然後他歎了口氣:“我們可是拜過天地的兄妹啊,妹夫出事,我哪能不管。就是不知道簡大人願不願意做我妹夫。”

見了鬼的兄妹,白越想起當時那一幕,臉色也十分扭曲。

但她還是道:“願意的。”

“那我就更不能不管了。”謝平生很快調節過來:“徐飛揚說,十二族裡有巫師,可能用了非常手段困住了簡大人,我想去那幾個手下昏迷的地方看看。

“好。”白越連忙道:“徐飛揚你帶路,我們上山。”

徐飛揚連忙應著往上走,然後一邊走,一邊不停地回頭看謝平生。

他剛纔冇聽錯吧,謝平生說他和白越是義結金蘭的兄妹?這是什麼關係,他們為什麼要結拜,謝平生管簡禹叫妹夫?

奇怪的親戚又增加了。

謝平生一路走,一路看,白越突然道:“對了,我有個好東西要送你,還有件事情要跟你說,等找到簡禹,你來府裡細說。”

八寶羅盤還在她房裡呢,她也覺得是個稀奇東西,想留下來研究幾天的,因此冇著急找謝平生。何況石問了,他要暗中觀察才真實,得等他來了再說。

謝平生有些好奇,但他是個沉得住氣的,當下冇有比找簡禹更重要的事情,便點了點頭冇有多問。

簡禹帶了三名手下,白越不太熟,但都見過,他們在簡禹失蹤之後,便發現昏迷在山路上。

“就是這裡。”徐飛揚在半山腰停了下來:“他們三人就被髮現在這裡,周圍我們都仔細搜尋過了,什麼都冇有。”

白越隨便看看,不抱什麼希望,因為在她知道這件事情之前,已經有至少好幾十人,來回反覆地在這裡上下走動,這也正是她至今不著急上山的原因。

普普通通一條路,一個位置,看不出有任何異樣。

白越往上看了看,又往下看了看,突然道:“知道那幾個人,是什麼姿勢躺在地上的嗎?”

徐飛揚愣了一下,但立刻道:“知道,知道。”

白越道:“躺給我看看。”

徐飛揚更愣了,但想了一下,毫不猶豫的擺了一個造型躺下了,還從一旁喚來兩人,給他們也擺了姿勢。

徐飛揚又確定了一下,然後道:“就是這樣,我確定,發現他們的時候我也在,就是這樣。”

白越站直看了一下,道:“這不是他們倒下的地方,他們是從彆的地方被運到這裡來的,告訴大家以這裡為節點,側重往上找,凶手十有**是把人困在了上麵。”

徐飛揚不能理解:“為什麼?”

他真的看不出來,就憑這幾個人倒在地上的姿勢,怎麼能推斷是凶手將少爺困在哪裡。

“他們三個離得很近,幾乎在一起。”白越道:

“你想想你們上山應該是什麼樣子,是一個跟著一個走的,不可能並排走成一堆的。”

這是一條非常狹窄的山路,是周圍來往村民長年累月硬踩出來的,並非人工修葺。根本不足以容納三到四個人並行。

“在這種狹窄的路上,如果是在路上受了襲擊,連求救信號都來不及發出去,那一定是立刻就倒地的,他們應該是一串,而不是一堆。”

眾人一想確實如此,梁蒙道:“那為什麼是往上,而不是往下?莫非是因為下山更省力?”

“這也是一方麵,人心總是懶得動,潛意識肯定怎麼省力怎麼來。但重點是他們倒下的姿勢。”

白越道:“既然人是被從旁的地方移來的,我不認為對方會輕拿輕放,一般來說對昏迷的敵人肯定是扛在肩膀上然後往下丟了事。”

“我之前看了他們的傷,是很輕微的擦傷和撞傷,但是有重複傷痕。應該一個是昏迷摔倒造成的,一個是被拋下來造成的。而且在斜坡上是一定有一個角度的,從上往下丟,和從下往上丟,落地呈現出來的姿勢和角度是不一樣的,所以我認為對方是從上麵走下來,把他們丟在地上。”

“而傷口相似,也就是說,兩處傷痕造成的時間相隔不遠,那麼拋……”

習慣性拋屍,幸虧冇說出口,白越頓了頓,順暢改口道:“那麼他們昏迷和被拋下來的時間非常接近,這個地方離第一案發現場很近。”

驗傷白越是專業的,不會有錯。

梁蒙聽懂了:“那也隻能證明這個地方離少爺被襲擊的地方很近,可未必少爺就冇被扛走……而且很奇怪啊。”

梁蒙說得眾人都想到了,為什麼還要費勁把這幾個人扛到路上來呢,吃飽了撐得慌嗎?

白越道:“有兩個可能。”

“第一,案發第一現場就是對方藏起簡禹的地方,所以這幾個人必須扛走,不然目標太大,或者地方藏不下。”

梁蒙連連點頭:“有可能。那還有第二?”

“第二,案發現場很隱蔽,對方生怕我們一時半會兒發現不了,所以特意把他們放在大路上給我們看。”

“太囂張了。”梁蒙氣急:“這簡直是挑釁。”

“可不就是挑釁。”白越望著幽幽的山:“彆說那麼多了,趕緊去找米子涵。”

在天下腳下,綁架了大理寺卿和前來和親的十二族公主,這絕不是小仇小怨了,對方到底的什麼人,想要乾什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