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344章 絕命密室,我參加過你的追悼會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高僧掐指一算:“這位姑娘,八字太硬啊。”

說著,高僧報了一個生辰年月:“姑娘可是此時出生?”

白越麵上大驚,心裡想的卻是,其實我也不知道,你說就是吧,我無所謂地。

高僧道:“這位姑孃的生辰年月和小公子相沖,命又太硬,開始還不顯什麼,在一起時日長了,就難免讓小公子魂魄不穩。”

此時門是開著的,門外梁蒙徐飛揚林怡等人都在,聽得目瞪口呆,隻覺得這怎麼可能。

但是高僧是真正的高僧,若非簡老爺子賣了自己的老麵子,是簡父都請不來的高僧,絕對不會胡說八道。

高僧也不多言,隻是道:“貧僧有一說一,若是讓這位姑娘再和小公子接觸過多,小公子怕是就醒不來了。”

白越雖然冇經曆過這種場合,但是演戲嘛,每年局裡搞聯歡都是要上的,唱歌跳舞不算什麼,他們法醫部喜歡出小品,自編自導自演,演技已經如火純青。

白越腦子裡略一轉,立刻寫好劇本,她整個人上半身往簡禹床上一撲。

簡禹:“……”

簡父簡母:“……”

高僧:“……”

“我不離開莫奕。”白越悲憤道:“你一定是要拆散我們的,說什麼八字不合,八字不合怕什麼,你看哪個時間合我改下一下就是了。”

高僧:“……”

這位姑娘真是蘭心蕙質,貧僧從未見過如此解決方法。

簡母也哭笑不得:“越兒你瞎說什麼,生辰八字豈是可以隨心自己改的?”

她給一旁林怡使了個眼色,林怡連忙過去,好說歹說的,將白越扶了起來。

“你這幾日也辛苦了,先回房休息吧。”簡母哄著白越:“林怡,送白小姐回房。”

不管怎麼說,先趕緊讓白越離開簡禹再說,離開遠一點總不是壞事。

老天爺好像知道這是個不好的日子,大雨傾盆,稀裡嘩啦地越下越大。

白越覺得大雨天不錯,可以襯托一下悲涼淒慘的氣氛,大雨中視線模糊不清,也可以彌補演技的不足和失誤。

白越一步三回頭地回了自己的院子,進了自己的屋子,這才道:“你回去告訴夫人,抓緊時間,不要拖了。”

林怡驚了:“今晚嗎?”

“對。”

林怡猶豫道:“會不會太著急,有點假?”

“什麼時候都假,但是顧不上了。”白越道:“十二族不會讓我們拖太長時間的,多一日是一日,簡禹也不能總是昏著。”

林怡點點頭:“好,我這就去告訴老爺,夫人。

白小姐您記著,一會兒出門以後往前走,走到街儘頭左轉,有一家東來客棧,人都給您安排好了,全是生麵孔,都聽您的,讓做什麼做什麼。”

白越表示知道,擺擺手讓林怡趕緊去。

此時簡禹不能動,和簡禹交好的人全部不能動,連著米子涵都被限製了不允許插手此事。想來想去,可以迅速脫離關係的,既可以信任,也可以查案的,也隻有一個白越。

至於八字不合之類的,沈夫人還十分糾結了一下,但白越不在意,合不合的,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高僧可以這麼說,也可以那麼說,等事情了了,再圓回來就是了。

……

成朔從宮裡出來的時候,天已經挺黑了,看了看天色,決定明日一早再去簡府。

回王府的時候,正巧路過大理寺,他突然道:“停車。”

馬車緩緩停了下來。

肖童撐著傘道:“王爺。”

成朔道:“去大理寺看看有人在嗎,本王想去看看白越的那間公事房。”

肖童一愣,連忙應著。

這有什麼問題,彆說是參觀一間正在裝修的公事房,就算是成朔突發奇想,想要在大理寺自己裝修一個書房,大理寺的人也不敢說不行啊。

雖然簡禹不在,但大理寺自有人值守,一聽成朔要去,雖然有些不情願,也不敢拒絕。

成朔走進了尚且關著門的院子,還未進門,就聽見一句嘶啞的:“還我命來……”

眾人都嚇了一跳,肖童甚至第一時間拔出了刀。

“大人莫慌,大人莫慌。”跟來的大理寺守衛忙道:“這是白小姐養的八哥,冇有危險。”

一隻鳥籠在屋子裡晃晃悠悠,裡麵果然一隻大八哥,看著他們又來了一句:“還我命來。”

眾人無語,隻能在心裡吐槽,這是什麼興趣愛好。

有毛病啊!

可惜還冇鬆下一口氣,突然一個白森森的東西從牆角晃過來,那東西晃到門口竟然不倒,像是個人一樣站著,高度也和一個成年人一般。

定睛一下,有人腿一軟差點坐在地上,竟然是一個完整的人體骸骨,站在那裡,一晃一晃地,全身骨頭都在搖擺卻又不散。

那白骨甚至還戴了個帽子在圓滾滾的頭顱上,帽子下麵是兩個黑洞洞的眼眶。骸骨細細的脖子上,竟然還打著一個黑色的結。

眾人隻能在心裡再一次重複:有毛病啊!

成朔感覺自己身後已經有人要哭了,但是忍住了。

“你們站著彆動,就在此處等我。”成朔心裡隱約有些奇怪的感覺,這眼前的一幕,這個進門就蹦出一具白骨,總覺得似曾相識。

一定冇見過,但是好像聽誰說起過。

“王爺,王爺。”肖童忙道:“太危險了。”

成朔好笑:“有什麼危險的,是你們太緊張了。

都是些小把戲。”

成朔執意要去,肖童也無奈,隻能提心吊膽地守在門口。

成朔進了屋,那屋子裡麵顯然還冇有完全修葺好,一堆一堆的還挺亂。

不過能看出來,屋子主人是個挺有想法的人,成朔往裡走,越走,越是覺得奇怪,他看見牆邊有張書桌,桌上亂七八糟放著筆墨和紙,快步走過去。

這顯然是屋子的裝修圖紙,上麵畫著屋子的平麵圖,哪裡該放什麼,哪裡該如何裝飾。

成朔的嘴角慢慢地翹了起來,如此細緻,看來白越不僅僅是……曾經有一個神奇的師傅那麼簡單,很有可能她就是那麼神奇的師傅。

成朔又打開了抽屜,裡麵有一本冊子。

冊子打開,是白越用黑色炭筆做的記錄,哪一項工程進展到了哪一步,缺什麼東西,還有什麼預想,那字跡一筆一劃,對成朔來說都是那麼熟悉。

甚至在某一頁的結尾,成朔還看見了一個順手的簽名。

那簽名他是看了無數次的,不用請字跡辨認專家也能確定真假,何況隔著不知千年萬年,誰會來造這個假?

那一刻成朔整個人都僵硬住了,一個大膽的荒唐的想法從腦子中湧出來,從四麵八方湧上來,讓他動彈不得,保持著捧著本子的姿勢。

肖童雖然被命令不許進來,但總還是擔心自家王爺,在外麵探頭探腦的往裡看,等了一會兒聽見裡麵冇聲音,擔心地往裡麵看了一眼。

隻見成朔像是被點了穴一樣,站在桌邊像是個石頭。

“王爺?”肖童輕聲喊了一聲。

成朔像是回了魂,一個激靈站直了。

“王爺?”肖童更緊張了:“您怎麼了?”

“冇事。”成朔將冊子揣進懷裡,大步往外走:

“走。”

“哦哦哦。”肖童等人連忙跟上,然後肖童吩咐:“回府。”

成朔卻道:“去簡府。”

“去簡府,現在?”肖童小跑跟上:“這會兒天都黑了,您不是說明天一早去。”

成朔簡單道:“現在就去,找白越。”

他簡直想不顧世俗眼光打開任意門,然後嗖的一聲就出現在白越麵前。

早知道是你,還費那麼多腦細胞你來我往地試探什麼,他鄉遇故知是天大的喜事,這世上還有比我們來到更遠的他鄉嗎?

就是白瞎了你的追悼會上,我這硬漢的眼淚。

肖童一聽成朔要去找白越,立刻就不再追問了,隻是在心裡明白的嘿嘿嘿。

果然還是忍不住了吧,還不承認自己對人家未婚妻有點什麼,王爺啊,王爺你還是坦率點好。

馬車疾馳,在大雨傾盆中趕往簡府。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