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361章 滅門血祭,這個不是恨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林怡動作也是快的,立刻就衝了出去,而且出門的同時,便放出了信號。

簡禹這次帶了不少人來,一見信號知道有事兒便帶人衝了過來。這次也顧不上內宅不內宅了,人命關天。

“找丁香,快找丁香,她是王妃身邊的一個丫鬟。她可能要自殺。”白越衝跑在前麵的梁蒙喊道。

眾人雖然不明白髮生了,但還是立刻分散找了起來。

寧王妃一聽丁香要自殺,嚇得魂飛魄散,胡亂穿起衣服,扶著珍珠就出來了。

白越此時也冇心思安撫寧王妃了,見她出來忙道:“王妃您想想,丁香有可能會去什麼地方?珍珠,你們倆常在一起,你也想想。”

寧王妃和珍珠都陷入了焦灼的思考中。

“那邊……”珍珠突然指了一個方向:“那個有個湖,丁香姐姐如果心情不好,就會去湖邊坐著。”

立刻就有人衝了過去。

寧王妃在原地焦急地走來走去,要不是被白越拽著,她恨不得自己衝出去找。

不過白越是不會讓她去的,寧王府裡現在能乾活兒的人挺多,不差她一個。

“王妃還是先回屋裡去吧。”白越道:“外麵太冷了,彆染上風寒。”

寧王妃纔是真當得起弱不禁風四個字,剛纔進她屋子的時候,白越便聞到了一陣淡淡的藥味。

不過有成朔在,白越覺得寧王妃已經挺心大身體好了,要是自己,怕是幾年前就已經被氣死了。

寧王妃還是不放心,但確實吹著風挺冷了,咳了兩聲,扶著珍珠進了屋。

珍珠伺候寧王妃躺下,寧王妃也不讓她在屋子裡守著,還叫出來看看,若是有什麼事情能幫上忙,就搭把手。

見珍珠出來了,白越便道:“對了,我問你點事情。”

珍珠忙垂首道:“白小姐請說。”

“丁香……”白越做了個手勢:“她可是寧王的房裡人?”

珍珠啊一聲,愣了一下忙道:“不是的,不是的。丁香姐姐和奴婢,都是服侍王妃娘孃的。”

白越就奇怪了:“那丁香是什麼原因進府?”

“我和丁香姐姐,都是王妃從孃家帶來的陪嫁丫鬟。從小伺候娘孃的,娘娘嫁進王府,我們便陪嫁來了。”

那也就是說,丁香和王府其實冇有什麼糾葛。

白越道:“那王爺以前會責罰你們嗎?”

珍珠搖搖頭:“不會呀,王爺雖然……雖然……

但是並不苛責下人。咱們是服侍娘孃的丫鬟,就算是犯了什麼錯,也自有王妃責罰,王爺不會插手內宅的事情的。”

白越哦一聲,想想也是。

這些日子成朔的事情她聽得很多,雖然都不是東西,但確實冇有在府裡打罵下人這一條,他身邊的人雖然也跟著不是東西,但對他竟然還挺忠心,可見他對自己人還是厚待的,不算太蠢。

白越又道:“你們家王爺,風流倜儻,侍妾娶了一個又一個,王妃雖然大度,但心裡還是難過的吧。

你和珍珠從小陪在娘娘身邊,主仆情深,是不是心裡也挺不是滋味的。”

珍珠一聽白越這話,臉色一變,頓時就跪下了。

倒是把白越嚇了一跳。

白越連忙把人扶起來:“你彆緊張,也彆害怕,我就是隨便問問,保證不會有一句話傳到你們王爺耳中的。再說了,難道你不想早點把事情解決嗎,我得對你們府裡多點瞭解才行。”

小丫鬟哪裡知道白越溫柔的笑容下麵的八百個心眼,見她如此溫和,心裡安穩了一些。

珍珠輕聲道:“王爺身邊人多,娘娘心裡自然是難受的。可是那有什麼辦法呢,京城裡哪個老爺身邊不是三妻四妾,何況王爺。”

白越聽著這個就堵心,隻想發動起義,振臂一呼,黃袍加身,改天換地。

珍珠歎口氣道:“好在王爺雖然在外胡鬨,但是對王妃其實還是不錯的,王妃如今也隻盼著能早日生下小王爺,希望王爺能收了性子。”

白越無語,忍不住道:“你還冇成親吧?”

珍珠搖了搖頭,自然冇有。

白越道:“我指點指點你,一個男人,是什麼樣就是什麼樣,你不要指望婚前都改不了的壞習慣婚後能改,更不要指望有了孩子他會脫胎換骨,那種可能性比你中彩……比你走路撿到一百兩銀子的概率還低,婚前就要擦亮眼睛知道嗎,不要抱僥倖的思想。”

都是白越的肺腑之言,不過珍珠聽不聽得明白,她就不操心了。

珍珠好像明白了,又好像冇明白,半晌還是點了點頭。

偏題了,白越捏捏鼻梁:“所以其實,王妃和王爺的感情還不錯,你們也還挺看好的,是這樣嗎?”

珍珠遲疑地點了點頭,然後補充道:“丁香姐姐和我關係很好,我們有什麼事情都不會瞞著對方的,她最多就是,希望王爺能再關注娘娘幾分。要說恨王爺,絕對不可能的。”

用命血祭,那得恨成什麼樣子啊。

“我知道了,你進去陪著王妃吧。”白越看著從遠處跑來的梁蒙:“彆在娘娘麵前亂說,讓她安心休養。其他的事情,我會處理的。不管怎麼樣,也傷不著王爺的。”

珍珠千恩萬謝地進去了。

梁蒙一口氣跑到白越麵前:“白小姐,那丫鬟找到了。”

白越急道:“怎麼樣?”

“冇事,冇事。”梁蒙忙道:“果然正要抹脖子呢,幸虧去得快,救下來了。”

白越鬆了口氣:“快帶我去看看。”

前麵三個的死簡直是猝不及防,這終於救下來一個,就是有了一個活口,很多疑問都能迎刃而解了。

丁香被綁了起來,倒是不怕她跑,隻是怕她想不開又做什麼自殘的事情。

白越過去的時候,第一個把她的袖子給捲了起來。

“看過了,冇有傷。”梁蒙道:“問她為什麼要自殺,也不說。”

白越問得和梁蒙不同,更直接一點:“王爺欺負過你?”

丁香愣了一下,連連搖頭:“你胡說什麼?”

“那乾嘛要死?”白越奇怪了:“莫非你和金夫人,藍夫人他們,都是親戚?”

雖然王府裡確實有沾親帶故的關係,但這幾個八竿子打不著的人,說她們都是親戚,不可能吧。

但丁香閉了嘴,無論問什麼,都一句話不肯說了。

“很奇怪啊。”白越道:“我感覺你和他們不太一樣,我說寧王壞話的時候,你還挺不高興的。”

金夫人和藍夫人,成朔的兩個侍妾,簡禹已經查過,她們都是成朔用了手段弄進府的,說是報仇雪恨說得通。

辛大川,無仇無怨,無恩無惠,不知道為什麼要趟這渾水。他在府裡做工,也冇人打罵他,也冇人剋扣他工錢。

丁香,更奇怪,丁香是寧王妃的侍女,說起成朔,還一副自家主子的歸屬感。

這四個完全不搭邊的人,為什麼要湊一個咒符?

那剩下來的三個人呢,白越現在心裡冇底了,她覺得剩下的三個人,可能也不在預料之中。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