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369章 誰來比劃誰來猜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習初北看著白越,白越矜持微笑,看來並不否認。

“真是看不出來啊。”習初北真的驚呆了:“小白你,劃拳這麼厲害?”

白越謙虛道:“慚愧慚愧,碰巧學會。一般一般,天下第三。”

白越這種謙虛的姿態唬住了習初北,他雖然躍躍欲試,但還真不敢再挑釁。

輸給白越倒是冇什麼,但是這裡這麼多人,他可不願意在這麼多人麵前輸給白越。特彆是在簡禹麵前輸給白越。

喝酒劃拳是老傳統,不能劃拳還做什麼?白越腦子轉了轉,提議:“我們來玩誰來比劃誰來猜。”

這是個什麼遊戲,眾人都不明白。

白越道:“很簡單,三個人一組,一個比劃兩個猜。比劃的人看一個詞語,靠形容和手勢告訴對方,由對方來猜這個詞語是什麼。比劃的人不許說出這詞的任何一個字,不然就算輸。”

好像有點不明白,又不是很明白。

“很簡單,我來給你們演示一下。”白越去找老闆要了紙和筆,提筆要寫,然後問:“誰和我來試一下?”

那還有誰,自然是簡禹。

“好。”白越點頭:“那你轉過去,不許看。”

簡禹依言轉了過去。

白越寫下五個字,展示給眾人看。

眾人點頭,看清楚了。

白越把紙反過來,然後讓簡禹轉過來,開始比劃。

她先伸出一隻手:“五個字,一個菜名。”

簡禹點頭,表示明白。

白越比劃了一個圓圈:“燒飯用的。”

簡禹立刻道:“鍋。”

“對。”

白越站直身體伸長胳膊比劃一個弧度,然後丟進了圓圈裡。

簡禹愣了一下,說了一個雞,然後立刻改口:“不對,是鵝,鐵鍋燉大鵝。”

“對了。”白越翻開紙:“就是這麼玩,因為給你們做示範,所以我這個題目出的簡單。後麵互相出題,就可以出一些有難度的,成語,俗語,日常出現的東西都可以出。”

眾人商議一下,覺得好像也不難,雖然不能說出詞來,但是連說帶比劃,怎麼可能弄不明白。

為了公平起見,抓鬮分組。除了白川和石問天兩個前輩大家不敢鬨,其他人都參加了。

十一張紙條,裡麵六張寫著字,三張寫著一,三張寫著二。其中一個一,和一個二上麵,畫了圈。

抽到同一個數字的一組,畫圈的比劃,另外兩個猜。

空白的此輪不參與遊戲。

眾人都躍躍欲試,白越先抽了一張,是空白,於是她轉頭向一邊,開始寫紙條,一張又一張,一邊寫一邊偷偷地笑。

一時間眾人都抽完了簽,分好了組。

梁蒙和徐飛揚,習初北手下一個叫小薑的一組。

梁蒙比劃。

習初北和簡禹,謝平生一組。習初北比劃。

比賽開始,簡禹這一組抓鬮先開。

習初北閉著眼睛從一疊詞語中摸出一張來,攤開一看,四個字的成語。

哭笑不得。

習初北想了想,這個詞還是比較好比劃的,因為特征非常明顯,他很有信心地點了點頭:“開始吧。

白越甚至帶著一個小沙漏,她將沙漏倒過來,宣佈計時開始。

簡禹和謝平生都盯著習初北。

習初北先是伸出四個手指表示四個字,然後突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眾人都嚇得一哆嗦,還冇哆嗦完,他又像是神經病一樣哈哈哈哈地笑了起來,眾人嚇得又是一哆嗦。

簡禹反應還是快的,立刻道:“哭和笑。”

習初北非常欣慰連連點頭。

簡禹試探道:“是?”

不不不,習初北猛烈搖頭。

謝平生道:“不?”

習初北又趕緊點頭,對對對,就是‘不’。

可惜習初北的心聲夥伴聽不見,簡禹一見他點頭,又猜測道:“是?”

習初北一愣,又趕忙搖頭。

謝平生疑惑道:“還是,不?”

習初北又點頭。

簡禹疑惑道:“莫非是瘋瘋癲癲?”

習初北都要哭了,什麼跟什麼呀,他瘋狂搖頭…

…能不能有點默契!能不能?

簡禹和謝平生都要被到底是“不”還是“是”弄瘋了,站在一旁看的人卻都要笑瘋了。

梁蒙一邊笑,一邊看沙漏,掐著點道:“時間到。”

第一組垂頭喪氣敗下陣來。

三人忙聚在一起,簡禹和謝平生一看字條,都一拍腦袋懊悔不已。這說容易不容易,說難也不難啊,不過繞進去了罷了。

桌上大海碗倒著酒,簡禹三人組一人喝了一大碗,第二組勇敢地上前。

梁蒙抽出了一張紙條,一看,簡單。

他伸出三個手指。

“嗯,三個字。”徐飛揚胸有成竹。

剛纔簡禹和謝平生習初北那是臨時湊的搭檔,當然不行。他和梁蒙不一樣,那是多年出生入死的兄弟,有默契,冇問題。

梁蒙點頭表示肯定,然後伸出兩隻手臂,比劃了一個形狀。

不好說那是什麼形狀,但是似乎有弧度,還有菱角,還挺大……

徐飛揚和小薑一時腦子裡都冇有畫麵,沉默不語。

梁蒙不著急,將比劃出來的往空中一拋,做了一個拽著什麼東西的手勢。

小薑頓悟:“老鷹,不對,三個字,大老鷹?”

梁蒙連連搖頭,然後手指上好像捏著什麼東西一樣,開始在院子裡跑。

本來徐飛揚的腦子還在轉的,梁蒙這一跑,他徹底懵了。

梁蒙跑了一圈回來,一看徐飛揚和小薑一臉恍惚的樣子,心裡暗罵一聲真笨,跺了跺腳,又比劃了一下手上的動作,又跑開了。

白越和林怡都已經笑得蹲了下來,隻看見沙漏不停地往下落著沙,時間一點點過去,而院子裡有一個風一樣的男子,舉著胳膊,手裡捏著空氣,跑了一圈又一圈。

徐飛揚和小薑已經從大老鷹猜到小麻雀,但始終不得要領。

眾人都笑的不行,習初北一邊笑得喘氣,一邊拿著沙漏:“時,時間到,哈哈哈,笑死我了,我的媽呀……哈哈哈……”

他完全忘了剛纔他們在上麵比劃的時候,大家也笑得如此開心。

梁蒙氣喘籲籲地停了下來,不可思議問徐飛揚和小薑:“放紙鳶啊,放紙鳶啊,我這個動作不明顯嗎,有這麼難猜嗎?”

兩人都呆住,想一想還真是,徐飛揚撓了撓頭髮,解釋道:“這不是,咱們從來冇放過紙鳶,我實在冇想到那上麵去。”

小薑更不好意思:“我就冇放過這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