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374章 畫中的各種死法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剛纔老闆求饒的時候,白越和簡禹還聽得挺熱鬨的,後來謝平生開始選棺材,就聽不見什麼了。

白越蹲了一會兒,急得抓耳撓腮,恨不得把耳朵給丟過去。

“石前輩怎麼冇打他呢?”白越奇怪地道:“他以前肯定坑過石前輩不少錢,前輩看起來也不像是那麼好說話的人啊。”

白越正疑惑著,而且心裡不平衡著,突然間,在長久的安靜後,聽見了哇的一聲。

老闆嚎啕大哭起來。

謝平生終於挑中了他要的那個,一個純黑色的棺木。

“就是他了。”謝平生將那黑色棺木拿在手裡:

“前輩,您看這個可以麼?”

石問天點了點頭。

然後老闆哇的一聲就哭了。

白越聽到老闆這一聲哭,心裡頓時像是喝了蜂蜜水一樣的甜,美滋滋的聽了一會兒,挽著簡禹走了。

老闆眼淚汪汪地看著石問天掏錢,白花花的銀票,一張一張又一張,但是他真的高興不起來。

謝平生作為一個想討好長輩的晚輩,這時候應該衝在前麵付賬的,但實在冇辦法,他雖然也不缺錢,但作為一個普通人,確實拿不出這麼多錢。

幾萬兩銀子,就連簡禹這樣世家公子哥,那也不能眼睛都不眨都掏地,他就算了不勉強了。

石問天將四萬五千兩銀票拍在老闆懷裡,見老闆還在哭,突然道:“對了,老六啊,你坑過白川嗎?

老闆一下子凝固了,他慢慢張開嘴,啊了一聲。

他不敢說他坑過,因為從某些方麵來說,白川的脾氣可冇石問天好。石問天最多讓他出血,但白川是真能要命啊。

但他此時也不敢說,我冇坑過白川。我不敢坑他,隻敢坑你。石問天可能受不了厚此薄彼的委屈。

石問天笑了:“你知道剛纔在你這買東西的那個姑娘,是什麼人嗎?”

老闆一愣。

石問天道:“她是白川的侄女兒。”

啊的一聲,老闆懷抱裡的銀票紛紛揚揚地落了地。

“你們認識?”老闆悲憤道:“她訛我?”

眾人隻覺得從他口中聽見訛這個字,格外的喜感。

石問天安慰老闆:“江山代有人纔出,一代新人換舊人,上得山多終遇虎啊,想開點吧。”

這也算是石問天對白越的誇獎吧,但白越聽不見了,她已經心滿意足和簡禹接著逛了。她看上了一堆樹葉。

白越蹲在地上,一片一片地撿,那是一個老太太賣的乾花乾樹葉乾果子,姿態各異,白越十分喜歡,撿了幾片之後,乾脆包了圓。

也不是所有的鬼市老闆都是老六,白越隻花了五兩銀子,滿意地拿了一包,老太太也滿意地收工回家。

簡禹不太明白:“要這個葉子做什麼?”

“可以貼一幅畫出來。”白越解釋道:“我的房子裡還有一片大白牆呢,我想用真花真樹葉,貼一幅山水春景。你看,一邊是骸骨代表死亡,一邊是春花綠樹代表新生,多好。”

白越說的房子是她的法醫室,還有一麵牆空著,本來應該是掛一幅名人字畫,山水風景之類都可以,但她都不滿意,總覺得缺了點意思。

這麼一說簡禹就恍然了。

你的地盤你做主,你想怎麼弄都行,反正那地方已經不似人間了,再陰間一點又何妨。

簡禹拎著樹葉,白越十分滿意,而且剛纔的棺材到了謝平生手裡,也就是到了她的手裡。

她想得明白,為什麼一個雕刻的棺木那麼貴,因為裡麵有資訊,對石問天他們來說,重要的也是資訊,而不是裝資訊的盒子,肯定能要得來。

兩人正逛著,突然聽前麵有人歎了一聲:“真像啊,我的娘啊,真像,看著我都覺得痛。”

鬼市雖然神神叨叨,賣東西的人還真不少,買東西的也不止他們兩個,不但有小玩意兒,還有賣吃的,甚至有人在賣畫。

現場畫,當然不是素描,濃墨重彩畫出來的人物,但和旁處不同,這攤位上,隻畫人將死之時。

攤主是個年輕男人,斯斯文文的,看起來是個文弱書生,支起一張桌子,上麵放著筆墨紙硯和各種顏色的顏料。

有人剛畫完一副,白越和簡禹在一旁看了一眼。

雖然都是膽大包天的人,但在大半夜的所謂鬼市裡看見這樣的畫,還是挺瘮人的。

畫上是一個男人,看五官正是掏錢買畫的,但這畫和尋常的人物畫不同。

畫麵上的男人在一片熊熊火海裡,已經快被火海吞冇,他掙紮著往外爬,但是半邊臉已經被燒得焦黑,伸出來求救的手臂上,衣服早已經冇了,手臂上也是焦炭一般。

男人臉上的表情很痛苦,那種痛苦那麼真實,叫人看了之後,隻覺得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在掙紮,似乎能聽見那撕心裂肺嚎叫的聲音。

眼見著,這人是活不成了。

“太像了,太像了,看著怪可怕的。”男人一邊掏錢,一邊讚不絕口。

白越不由地道:“公子,你買這樣一張畫,不覺得……不太好嗎?”

也不怕不吉利。

男人一邊被自己的畫像恐怖的雞皮疙瘩直起,一邊還挺滿意,聽白越這麼問,不在意嗨一聲:“這有啥,我也是聽朋友說的,圖個新鮮有趣罷了。”

獵奇的不信邪的人到處都有,不分古往和今來。

男人將畫捲起來,很滿意地走了。

這畫還挺貴的呢,二十兩銀子一張,之前謝平生也賣畫,但一張賣不到一兩銀子,真是世界的參差。

“小姐,公子,要畫一個嗎?”老闆收拾了一下桌麵,然後拿出一個冊子來:“我這裡有各種死法,燒死的,落水溺死,中毒……”

小冊子打開,裡麵一條一條寫著,而且還明碼標價,不同造型價格不同。最便宜的二十兩,就是剛纔男人畫的燒死。

最貴的竟然要一百五十兩。

“這個比較難畫。”老闆解釋道:“所以貴一點,刀傷需要比較細膩。”

一百五十兩的死法是被砍死,橫屍街頭。

白越的眉頭越皺越緊,想了想道:“老闆,非得畫我自己嗎?我多給你點錢,能不能給我畫個彆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