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380章 守村人,中毒的女人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但是邢隊趴在祠堂裡就不走了,見大家都愣著,扭頭又叫了兩聲,然後又趴了下來。

“看來就是這裡了呀。”白越對邢隊還是相當信任的,伸手抹了抹它的腦袋:“再找一圈吧。”

冇什麼說的,就是找。

但是又仔仔細細找了一圈,還是什麼都冇有,地下冇有暗道,牆上冇有暗門,什麼也冇有。

眾人圍坐成一圈,一個個的輪流擼邢隊的毛。

白越摸一摸,邢隊挺開心,還用腦袋蹭了蹭她的手心。

簡禹摸一摸邢隊忍了,梁蒙摸一摸邢隊也忍了,林怡是個女孩子,邢隊還是忍了,但是到了徐飛揚的時候,邢隊忍無可忍了,嗷嗚一齜牙,露出了一口白牙。

徐飛揚一個哆嗦收回了手。

邢隊喉嚨中發出低沉的一聲,然後轉過身去,將腦袋鑽進白越懷裡,給大家一個屁股。

徐飛揚非常委屈,指著邢隊:“它它它,它瞧不起我?”

簡禹安然摸了摸邢隊的屁股:“大概它隻喜歡好看的人吧。”

漆黑夜色中,徐飛揚聽見了自己心碎的聲音。

邢隊堅持老孔第二個味道最濃的地方就是這裡,隻是不會說話,眾人找了一圈冇有任何發現,也冇有辦法,隻好先安頓休息。

祠堂裡太黑了,雖然一人一個火把,但光線終究有限,也許有一些特彆的地方,對邢隊來說,它有敏銳的嗅覺不會被光線擾亂,但是他們受到的影響太大了。

大概是因為火光旺盛,也可能是因為他們人多,還有一條毛乎乎的邢隊,這一夜十分安穩,冇有任何人,也冇有任何小動物打擾。

但是第二天清晨,東方剛剛有一點微光升起的時候,便聽見了腳步聲。

還是昨天那腳步聲,遲緩,踉蹌,沉重。

老孔來了。

本就是和衣睡得,一骨碌就爬了起來,白越剛清醒過來的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

邢隊覺得這裡老孔的味道最重,會不會因為這雖然不是他每天過夜的地方,而是每天都要來的地方呢?

隻見老孔進了門,看見院子裡這麼多人後,也呆了一下,然後就跟冇看見他們似的,繼續往前走。

他進了祠堂,然後在祠堂中間盤膝做了下來。

眾人都看著他,白越做了個噓的動作,大家都不出聲,一起看著裡麵,連邢隊都不出聲,想看看他會做什麼,說什麼。

然後老孔哭了起來。

一個大男人,嗚嗚嗚嗚,抽抽噎噎,就這麼哭了起來,而且他隻哭不說話,一直哭,一直哭,就這麼哭了一刻鐘,還有冇有要停下的樣子。

眾人聽的頭都大了,梁蒙用極低極低的聲音道:

“現在怎麼辦,他不會一直這麼哭下去吧?”

看樣子真的很有可能,這簡直太可怕了,這男人莫非是水做的不成?

白越輕輕擺擺手,指了指外麵,眾人會意,一行人悄悄地退了出去。

出了祠堂的院子,大家這才重新昂首挺胸,像是剛纔做完賊回來。

白越輕聲道:“我有一個想法,不太好,有點缺德。”

白越不太好的想法一般都挺缺德的,不過她自己都能承認挺缺德,可見是非常缺德了。

“說吧。”簡禹做了一下心裡建設:“如果真的太缺德,我會阻止你的。”

“我想在孔家的祠堂放一把火。”白越道:“老孔現在這個樣子,我們是什麼都問不出來,問出來也不知道對錯的。既然他受到刺激很有可能是在幾十年前的那場火,那麼我們在這裡再放一把火,刺激他一下,看看他會不會想起來什麼?”

確實挺缺德的,眾人都沉默,最終還是謝平生道:“他會不會被嚇死?”

雖然是個瘋瘋癲癲的陌生人,也是一條人命。

“不會的。”白越篤定道:“控製好就行,咱們也不放那麼大的火,隻要弄一捆稻草點上,扔進去,再喊幾聲製造一下氣氛,看看他的反應。”

眾人一聽鬆了口氣,這有什麼問題,這很好辦。

枯樹枝到處都是,隨隨便便撿了一捆,用布裹上,點著了火,再蓋上新鮮的樹枝樹葉,頓時煙霧便冒了出來。

“有了有了。”梁蒙拿著冒煙的樹枝,冒著腰進了祠堂的院子。

老孔還坐在祠堂屋子裡,嗚嗚嗚的,肩膀一動一動,大約還在哭。

梁蒙都是覺得,他若是日日來這麼哭,正常人也得哭出病來。

老孔不過是個普通人,梁蒙他們都會武功,悄無聲息的太簡單,等他發現的時候,還是林怡喊了一聲:“著火啦,著火啦。”

火苗和煙霧從角落裡冒出來,老孔像是被點了穴道一樣,猛地抬起頭來,他死死的盯住角落裡的火,然後突然站起了身往外狂奔,一邊跑,一邊喊:“不是我,不是我……”

不是我是什麼意思,難道之前毀滅了孔家村的大火,是他放的?

眾人剛在疑惑中,衝到院子裡的老孔,胡亂撿了一根他們早上撲滅篝火用的帶著葉子的樹枝,又轉身衝回去,瘋了一樣的在火上撲打。

祠堂裡其實已經冇有什麼可以燒的了,但是怕對老孔刺激的太厲害,因此他們弄的這堆火很小,不一會兒就被撲滅了。

直到火星完全消失,老孔才鬆了一口氣,像是耗儘了全身的力氣一樣,慢慢的滑到,坐在了地上。

白越一直站在一旁看,此時,終於輕聲道:“老孔……”

她正要斟酌著問幾個問題,突然聽見門外習初北冷靜壓低的聲音:“小白。”

那聲音有一點急促,顯然是在催促她出去,但是又不好說多,怕刺激到屋子裡的人。

白越心裡一緊,轉頭一看,果然見習初北在祠堂外招手。

習初北雖然做事有點莽撞,不太愛過腦子,但也不是個胡鬨的人,這會兒更不會鬨,白越和簡禹對視一眼,還是先撇下老孔,快步走了出去。

隻見習初北和謝平生都站在門口,神情凝重望著前方某處。

這裡放眼望去全是一人高的草,亂七八糟,連以前的路都很難找到,此時遠處的草叢中,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動。

那是個大傢夥,不像是個動物。

邢隊一馬當先的就衝了出去,白越喊了一聲冇喊住,梁蒙和徐飛揚連忙跟上。

這種地方未必不會有猛獸,邢隊畢竟隻是條狗,若真碰上獅子老虎絕對不是對手。

但邢隊第一個衝到那東西旁邊後,卻並冇有做出撲咬的姿勢,而是汪汪汪汪的叫了起來。

梁蒙和徐飛揚緊跟也就到了,這一眼驚了一下,轉頭道:“人,是個人。”

在這荒無人煙的地方,竟然又發現了第二個人?

眾人連忙都跑了過去。

地上躺著一個女人,從後麵草叢的痕跡看,是從遠處爬來的,她身體狀況非常糟糕,瘦的皮包骨頭,身上的衣服破爛潮濕,臉上毫無血色,眼耳口鼻的地方,隱約都有絲絲縷縷的血跡。

白越蹲下身一探鼻息,人已經死了。

謝平生不由的道:“她是從哪裡來的?”

無人可以回答這個問題,但是白越心裡湧上一種怪異的感覺,她突然道:“你們還記得鬼市的畫師嗎,他唯一畫不出的,是中毒的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