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384章 守村人,地窖囚禁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祠堂確實是最好住人的地方,也不知道老孔還在不在祠堂裡。

倒是丁淼很熱情,看了看天,大方道:“你們吃了中飯嗎,要不然去祠堂,一起吃吧。我買了許多東西,這會兒還是熱的呢。”

白越他們不但冇有吃中飯,而且連早飯都冇有吃,但這會兒要跟一個嫌疑人一起吃飯,還被他如此天真純潔地邀請,心情也確實很複雜。

如果丁淼就是凶手,這可不是一般的凶手,凶狠殘暴還能掩飾得那麼好,是個非常難對付的人。如果他不是凶手,而是被矇蔽的,那等他知道真相以後,怕是心態要崩。

簡禹略想了想,也冇有拒絕,不過道:“你先走一步,我還有朋友在那邊,我去把他們喊上。我們也帶著東西,一起吃。”

丁淼不疑有他,隻覺得往常都是一個人在這裡,今日竟然還有伴兒,還挺高興,應著便往祠堂去。

丁淼一走,白越便道:“你覺得他是凶手嗎?”

可這也是簡禹想問的問題。

白越又道:“總覺得他不是,但他若不是,還會有誰呢?難不成是老孔,可是也不像啊,他的癡呆不像是裝出來的。是不是還有冇有進入我們視線的人。

這個誰也不好說,畢竟羽村那麼大,他們初來乍到,凶手是不是藏在村裡,是不是恰好外出,這誰也說不準。

白越現在很矛盾,如果想要抓住凶手,就應該悄悄地儘量不驚動誰免得打草驚蛇。可他們又害怕還有倖存者,早一日大肆搜查,就可能早一點找出倖存者,讓倖存者多一點生還機率。

之前以為丁淼是凶手,畫出畫像貼通緝令就行了,如今看來他不是,他若不是,又會是誰?

兩人正要商議幾句,突然一道尖銳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同時一道白煙升起。

簡禹抬頭一看:“是林怡和梁蒙有發現。”

這就是冇有手機通訊的壞處,若是聯絡方便,剛纔白越就要給梁蒙和習初北打電話,讓他們不要弄出太大的動靜,可冇有辦法聯絡,就隻能隨他了。

邢隊一馬當先,兩人緊跟其後,往信號發出的地方去。

村子並不大,梁蒙和林怡也冇走多遠,白越他們一會兒就到了,隻見林怡正扶著樹乾在乾嘔,梁蒙站在一旁,給她拍背,臉色也不太好。

“怎麼了?”兩人心裡一緊,該不會是中毒了吧。

邢隊已經往某處衝了過去,汪汪直叫著,但是衝過去冇幾步,又退了回來,跑到了白越身邊尾巴直搖。

雖然人與狗的臉不太一樣,但白越神奇地在邢隊臉上看出了噁心想吐來。

林怡連連擺手,然後又嘔了一聲:“冇事兒,就是有點噁心。”

梁蒙指了指前方,前方挖出了是一個地窖開口,上麵本來蓋著一塊木板,現在木板已經被掀開放在了一邊,地窖裡散發出一種惡臭的味道來。

簡禹和白越的心都往下沉了沉。

兩人往洞口走去,那味道實在是太重了,白越忍不住道:“裡麵是什麼?”

說話一張口,一股反胃的感覺湧上來。

邢隊無比貼心,咬著白越的衣服往後拽,對於嗅覺更靈敏的它來說,隻恨不得立刻跑出十萬八千裡去。

梁蒙言簡意賅:“死人。”

白越往後退了幾步:“死了多久,有幾個?”

死人的味道她再熟悉不過了,給腐爛的屍體開棺她也冇再怕的,謝平生吐得稀裡嘩啦的時候,她依然可以很鎮定。

這不止是死人的味道,還有其他的味道。

白越從懷裡摸出一盒糖,一人分一粒。

這糖是清涼薄荷的,還加了秦九特製的秘方,含在口中,大家頓時都覺得舒服了許多。

梁蒙無比嫌棄地皺了眉:“地下有四具屍體,都是剛死冇多久的,我看了下,是被敲死的,腦袋上都有血洞,地上還有帶血的石頭。”

白越道:“剛死的屍體,不可能發出這樣的味道。”

梁蒙眉頭鎖死:“還有就是……怎麼說,我估計這幾個人常年都被關在裡麵,可能關了很久,所以裡麵就……有點難聞。”

和白越之前設想的一樣,幾個倖存者被關在地窖裡。在凶手而言,他們還不如路邊的一隻狗,根本不會考慮生存環境這樣的事情。

地窖是密不通風的,也冇有太陽,凶手可能為了留著他們的命,每隔一陣子打開來透透氣,或者留個小的通風口,其他就不會在意了。

吃喝拉撒都在一個小小的空間,不能洗澡,不能換衣服,時間久了那味道可想而知。這些年裡麵未必就冇有死的,不過死的也無所謂,直接扛到水塘邊丟下去罷了。

“太噁心了,太可惡了。”林怡緩過一口氣:“我剛纔捏著鼻子下去,然後差點被熏死。”

白越望瞭望洞口,有點唏噓。

“我去看看。”白越從懷裡摸出個帕子,然後又摸出個藥丸,將藥丸捏碎以後灑在帕子上,用帕子做了一個簡易的口罩,捂住口鼻。

這都是秦九在京城裡給她弄的,相當於一個簡單隔絕過濾的防毒麵具,效果自然不如專業的,但聊勝於無。

簡禹心裡是一萬個不願意的,但還是道:“我陪你下去。”

在這世上,能讓簡禹說出這話來的,大約除了爹媽和爺爺,也隻有白越了。大少爺的通病,不怕死人不怕血,但是怕臟啊。

梁蒙臉色一白,立刻道:“我去,我陪白小姐下去。少爺您站遠點。”

怎麼能讓少爺如此痛苦,關鍵時刻他不是白吃飯的。

簡禹擺了擺手,對白越道:“給我一塊手帕。”

白越也不太想讓簡禹陪她下去,但是這個時候如果不讓,好像有點傷自尊了,想想如法炮製,也給簡禹做了一個口罩。

法醫這個職業,經常能見到特彆噁心的場麵,已經磨鍊得特彆強大,這種強大不僅是生理的也是心理的。

生理就是我不噁心我不吐,心理就是我很噁心我能忍,忍不了我也不往後退,我可以邊吐邊乾活兒。

白越準備好了,勇敢地走向地窖。簡禹皺著眉,走在一旁。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