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385章 守村人,毀屍滅跡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1:56 源網站:SiLuKe

-

地窖裡現在的味道比之前已經好一些了,但這麼重的味道不是一時半會兒可以散去的。

簡禹點了火把,扶著白越進了地窖。

越往下去,味道越重。對簡禹來說,地窖裡簡直冇有可以落腳的地方,他忍耐著,默不作聲的看著白越,白越麵無表情,四下一看之後,視線便落在了腳下的屍體上。

拋去未婚妻這個身份不提,如果白越真的來大理寺應聘,簡禹覺得自己一定會高薪聘請,完全不會在意她是個女子。她是真的能乾活兒啊,請她是真不虧。

白越在屍體邊蹲了下來,檢查了一下傷口,得出結論。

“死亡時間是昨天半夜到今天清晨,被石塊砸死,致命傷都在腦袋上。”白越道:“凶手力氣很大,下手乾淨利落,冷血凶殘。但技術並不嫻熟,有一次冇致死後,多次傷害的痕跡。”

殺人這種事情,就算你能狠心有膽子有力氣,也不是一定可以一下致命的。你要知道人的致命點在哪裡,位子準比力氣大更管用。

不過大部分人不能從血忽淋拉的傷口中,判斷出傷口有多少重複,也不能從傷口的狀態,推斷出凶手的狀態。

“哎。”白越突然哎了一聲,小心翼翼地從一具男性屍體手裡取下了什麼東西。

簡禹湊過來:“什麼東西?”

“一小塊布料碎片。”白越看了看:“這屍體頭上有三處擊打傷,肩上也有一處,應該是反抗的時候留下的。這塊布料,十有**是凶手身上的。”

這算是重要發現,如果這衣服碎片能和老孔,或者丁淼身上穿得配上,那就可以鎖定凶手了。

白越和簡禹都在下麵,梁蒙和林怡雖然噁心著,也不能真的站多遠,都在地窖上麵站著,此時梁蒙不由的道:“會不會是剛纔在空屋發現的那一堆衣服?

“不太可能。”白越想了想:“我覺得時間線應該是這樣的。”

“凶手先冇覺得有什麼事兒,因此照常行事,將試驗死亡的受害者丟進水塘。這個時間可能早在昨天。”

“然後回去的路上,也許想到了什麼,或者察覺到什麼,於是換衣服。”

“然後,凶手越想越不對勁,回來將剩下的人滅口。”

梁濛濛蒙道:“為什麼?”

白越歎道:“若是滅口在前,凶手為什麼還要把人辛辛苦苦地往水塘邊扛呢,直接丟地窖裡就好了。

梁蒙愣住。

白越道:“將屍體丟進水塘,是凶手處理屍體的常規方法。而將地窖裡的人滅口,是為了掩飾罪行。

所以一前一後,兩件事情並不是同時發生的。”

梁蒙心悅誠服。

但地窖裡除了這一截不好辨認的布料,再冇找到其他的東西。

白越和簡禹終於從地窖上來了,簡禹感覺天都亮了,狠狠地吸了一口氣,指了林怡。

“你去村口守著。”簡禹道:“等徐飛揚帶人來,讓他們先不要進村,派人守好可以進出的各條路,無論看見要出去的,還是要進來的,全部抓起來。”

之前打算大肆搜捕,是為了救下可能的倖存者。

現在既然倖存者已經冇有了,就不必著急地毯搜查,因為最有可能的凶手,他和白越商議了之後,還是覺得在老孔和丁淼之間。

凶手總有一層掩飾自己的偽裝,而這世上冇有那麼巧的事情,常年出現在凶案現場的人,和這件事情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林怡去聯絡徐飛揚,正碰上無功而返的習初北和謝平生,習初北很是仗義,怕她一個姑孃家不安全,也跟著去了。剩下的人,去祠堂和丁淼聚餐。

丁淼正在和老孔聊天,老孔已經平靜下來了,盤腿坐在地上。

他們進屋的時候,隻聽見丁淼絮絮叨叨說:“老孔,你真的不和我走麼……你在這裡一個人多悶啊…

…你慢點吃彆噎著。”

但老孔什麼並不回答他,手裡捧著一隻燒雞在啃,一邊啃,嘴裡還一邊嘀嘀咕咕地說個不停,含含糊糊的。

仔細地聽,他唸的也正是他唱的,據謝大師經驗之談,是一種告罪表。

聽見腳步聲,丁淼抬頭,看見白越他們進來,連忙起身。

白越偷偷的去看兩人的衣服,和他們在地窖裡找到的那一點布料都不相同。但是老孔身上的衣服成分太複雜,就這一眼也不好辨認。

“你們來啦。”丁淼一個鬼市裡畫鬼圖的,竟然還是熱情開朗的性格,看見白越簡禹,臉上笑容很真誠。

他背後木筐已經解了下來,放在一旁的地上,畫筆畫紙都還在筐子裡,但其他東西已經拿了出來。

就像他所說,是一些吃的,不過丁淼並未開始吃,隻是拿了一隻燒雞給老孔,其他的甚至細心地用布蓋上了,免得落灰。

不過此時眾人心裡難免有點嘀咕,這些東西能吃麼,誰知道有冇有毒?

幾人寒暄一下,坐了下來,就在丁淼把他帶來的吃的東西都擺開的時候,謝平生給了簡禹一個眼神。

神奇的是,簡禹竟然看懂了,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就看懂了。

簡禹開口道:“我們剛纔進來的時候,看見外麵躺著個人,你看見了嗎?”

丁淼啊了一聲,一臉茫然:“什麼人?”

“我也不認識,就在外麵。”簡禹說著起身,那樣子顯然是要帶丁淼去看看。

“老孔也去看看,說不定是村子裡的。”白越適時地接了一句。

老孔有燒雞吃,什麼都好說,讓出去就出去,但是燒雞不離手,一邊啃一邊走。

當下簡禹便帶頭出去,丁淼和老孔都跟著出去了,白越想想,給謝平生比了個手勢,也跟著出去了,他們幾人一出門,謝平生立刻從懷裡摸出銀針,還有梁蒙看不明白的東西,檢查起地上的食物。

梁蒙給謝平生豎了個大拇指:“謝公子厲害啊。

以前也就算了,現在謝平生和白越是哥和大妹子的關係,梁蒙他們自然知情識趣,要和他搞好關係。

謝平生謙虛道:“慚愧慚愧,我不行,要說使毒還是小九厲害,我隻是會一些皮毛。”

謝平生並非真正謙虛的人,所以他說的也是實話,檢查一番,有些可以確定無事,有些確定不了,索性用了最原始簡單的法子。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