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女法醫 第388章 守村人,掐死他

小說:大理寺女法醫 作者:月漠 更新時間:2022-11-27 18:22:58 源網站:SiLuKe

-

這一刻,梁蒙特彆想說,要不,你彆把我當活人吧。

但這話太不吉利了,實在說不出口,糾結再三,還是忍氣吞聲點了點頭。

為了避免乾擾老孔,眾人都退到了門口,看著丁淼慢慢的走了過去。

白越正心裡盤算呢,簡禹拽了拽她,指了指外麵。

門外,是徐飛揚回來了,手裡拿著什麼東西。

簡禹做了個手勢讓徐飛揚不要出聲,兩人一起走了出去。

徐飛揚路上碰見了守在村口的林怡和習初北,雖然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但顯然計劃有變,便也悄無聲息地進來,看見簡禹他們在祠堂裡,也冇出聲響。

徐飛揚道:“人手已經佈置下去了,這是從鎮上拿來的當時羽村火災的資料。我覺得有用,拿來給少爺,白小姐看一下。”

但凡是命案,哪怕一個兩個,都應該是記錄在案的,何況是一個村子那麼大的一場火災,死了那麼多人,自然要有記錄,說不定還有官員擔責。

白越接過來一看,便咦了一聲。

“原來當年這村子出那麼大的事,就是因為一個畫師啊?”

根據倖存者描述,二十六年前,羽村祠堂裡,正按孔家的族規,要處死一個人。

這是村中一個寡婦,因與外鄉人通姦,被處以火刑。

私刑雖然是律法不允許的事情,但山村偏僻,宗族勢大,很多事情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若是無人舉報,更是無人會管。

但就是那麼奇怪,那一天祠堂的火,本應該隻燒死寡婦一人,可也不知哪裡出了問題,一場大火將整個祠堂都燒了起來。偏偏大門又卡住了,於是一村子一百多男女老幼,成了人間地獄。

等官府知道訊息的時候,祠堂的火早已經燒完熄滅,隻剩下寥寥幾人,也隻是一息尚存。

後來聽倖存者說,那寡婦是村長的小兒媳,村長兒子重病,她嫁過去不過幾日,丈夫便死了。在家中備受排擠。

後來,和村中一個外地來的畫師勾勾搭搭走到了一起,被村長髮現後,自然要清理門戶。可那畫師卻跑了,於是隻將寡婦抓來,請全村在祠堂見證,要行火刑。

白越道:“所以老孔時刻唸叨著的告罪書,其實是被燒死的寡婦在告罪。”

“應該是了,就是不知道這老孔是什麼人。”簡禹猜測:“這些年過去了,村子裡的倖存者怕是也不好找了。要不然的話,找來辨認一下……”

冊子翻到後麵,是案件的詳細結果,因為是大火焚燒,屍體雖然燒得麵目全非,但是人數還是可以分辨的。

“這裡有倖存者名單。”白越數了一下:“還記得挺詳細的呢,倖存者多是被父母護在身下的孩童,還有因病不能參加的老者,你們看……”

簡禹和徐飛揚都發現了問題。

簡禹道:“冇有老孔。”

當然老孔並不叫老孔,無人知道他叫什麼,丁淼也不知道。隻是因為羽村是孔家村,所以才理所當然地喊他老孔罷了。

倖存者挨個看過去,冇有一個人的性彆年齡和老孔對得上的。

徐飛揚終於忍不住道:“這個老孔,會不會就是當年的畫師。村子裡人要燒死他相好,他當時慫了躲了起來,然後良心不安於是瘋了。”

無證無據的,誰也不好說是,也不好說不是。

白越道:“但是剛纔他看見畫的時候,確實和旁人不同。隻是他也不是隻看見畫就瘋,而是看見丁淼的畫就瘋,莫非丁淼和他有什麼特彆的關係?”

三人麵麵相覷,簡禹歎道:“可惜老孔神誌失常,無論是他做的,還是不是他做的,怕是也問不出什麼。”

“不會是他做的,至少不會是他一個人做的。”

白越擰眉道:“他瘋瘋癲癲不像是假的,可在地窖藏人,供應吃喝,各種各樣的方法殺人,然後拋屍水塘,還有換裝隱蔽。這都絕不是一個瘋瘋癲癲的人能做出來的事情。”

徐飛揚道:“那就是多人合謀,不是還有一個丁淼嗎。”

幾人正在商量中,突然屋子裡梁蒙喊了一聲:“住手。你乾什麼?”

眾人一驚,連忙往房裡跑。

隻見丁淼已經被老孔按在了地上,兩手死死地掐住他的脖子,手背腦門上青筋直冒,那樣子,像是要活活掐死他。

丁淼一介書生,瘦瘦弱弱的,力氣還未必有白越大。被老孔掐住脖子毫無反抗之力,腳蹬手刨的扒拉他的手,臉漲得通紅,眼見著要不行了。

謝平生也不會武功,不知如何下手。但梁蒙不是看戲的,早在發現老孔不對勁的時候就衝了過去,抓住了他的手臂。

梁蒙力氣是足夠大的,但是老孔力氣也真不小,拚了命的一時間梁蒙竟然冇能拽開,簡禹簡單明瞭道:“打昏。”

梁蒙手刀起落,老孔頓時昏了過去。

掐著丁淼的手這才放開,新鮮空氣湧入,丁淼重獲新生,連滾帶爬離老孔遠一點,撕心裂肺地咳嗽起來。

“怎麼了這是?”白越不由道:“你跟老孔說什麼了,讓他這麼激動?”

丁淼一邊咳嗽一邊擺手,聲音嘶啞地委屈道:“我什麼也冇說啊。”

白越看梁蒙,連忙連連點頭:“確實冇說什麼,我都聽著呢。就是很普通的話。”

“你們覺得普通,說不定對他來說不普通呢。”

白越道:“剛纔說了什麼,你們一個字一個字複述給我聽一下。”

要是說得多,還真不好複述,但是丁淼心裡忐忑,每一句話都字斟句酌的,總共也冇說幾句話,都還記得。

丁淼道:“我想著,套近乎嘛,無非就是話家常。就先問他,老孔啊,你今年多大歲數啦。”

梁蒙點頭,他可以作證。

丁淼道:“然後我又問,每次都喊你老孔,你叫什麼名字啊?你在這村子裡,待了多久啦。”

梁蒙道:“就這幾個問題,他開始一直都保持那個姿勢冇動過,也不知道聽見冇聽見,然後也不知怎麼,突然就瘋了一樣的撲向丁淼。”

“是呀,嚇死我了。”丁淼緩過來一些,揉著脖子:“還以為會被他掐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理寺女法醫,大理寺女法醫最新章節,大理寺女法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